跳到主要內容

感知

說說我在年假期間所發生的事吧!
就在上個星期,我於下午時間到了一家中型量販店購買一些生活用品,我買了一些牙刷,乳製品,還有麵包粉之類,我在等候結帳的時候,那位店員剛好幫一位老太太結帳,並且詢問是否需要購物袋,還是我來幫你裝之類的話語,我看到會心一笑.也認為這位店員很享受他的工作,我看看這位店員的左邊那位店員就不一樣了!一樣幫客人結帳,卻不會主動詢問顧客是否需要協助之類的話語,有點覺得怎麼有這樣的差別呢?
這是人性所帶來的效應吧!我們在工作中,還是被工作圍繞呢?雖然經濟現況不佳,不代表可以消沉,可以讓自己處於灰暗的環境中,自怨自艾.是否記得我之前購物時候,有人因為顧客結帳時間太久而發生小抱怨之事;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生活爭取,為自己的工作努力,達到好成績,過個好生活!但是往往因為自己的無私而控制了別人,打亂了別人,平衡點在於怎麼認為那是正確的自己?也就是你是如何找到判斷值呢?
大腦的判斷,若是沒有經過海馬回,就只能靠感知,也就是感覺後的第一反應(類似直覺),它是由經過事情的決定來取得一值做出處理,大腦不會教導我們這是絕對還是有誤差,所以又反應給感知或者交由心智去想,這樣來回間,你就能有idea!
總而說來,心智是你的中心想法,感知是遇見事情的第一反應,大腦只是幫你處理這些訊息的橋梁平台罷了!還是不懂嗎?試著問自己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