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效率平衡

回到了平衡主題,我想到我在過年期間到了中部廟宇附近走走所發生的事.
我在中部廟宇結束參拜後回到市中心,到了一家餐廳用餐,這家餐廳生意很好,過年休假期間還是有營業,客人絡繹不絕的來,我在餐廳外看見了許多排隊等著外帶的客人,由於他沒有動線規劃,許多客人不清楚如果要內用是要怎麼點餐?不久後,我聽見一位店員說要內用就到裡面坐著,我們會點餐,我就跟著其他客人到餐廳內坐著點餐,我坐在一個樓梯間角落,我把身上的背包放在椅子上看著沒有價格的菜單,看看別人都點些什麼,我聽到別人都點些台北都吃的到基本小吃,在我想要點餐的同時,店員的態度,我有點想不透怎麼會這樣子?她很大聲的説你要吃什麼,直接說給我聽,我就看著那位店員一次點著兩桌以上的客人餐點,我在看到那位店員在上菜的時候,是把餐點直接用力放在餐桌上,同時也聽到價格,我就二話不說拿起背包直接走出門外.
同樣類似的事發生也在昨天,我與我母親前往夜市走走,由於還是假日且又是正用餐時間,所以人潮眾多,我們選擇了一家小吃店,同樣的,動線不清楚,所以客人在餐廳外守候,到了有位子,由於餐廳屬於狹長型,所以必須走在客人兩邊,點餐的時候,價格不是很親民,只好點了基本小吃,餐點來時,就發現與其他客人併桌.用餐完畢後我們也結帳後離開.
這兩者的同處在哪?在於店家的服務狀態沒有完全與客人間達成平衡.如果到了一家餐廳用餐,看見店員這樣子,請問你真的點的下去嗎?即使有名家報導,不代表服務態度那可以拿捏得宜,我們忙碌的時候,往往太注意當下所發生的狀況,卻忘了調節身體大腦的呼吸狀態,導致不會注意細節.你在打工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在主管教導你如何使用機器結帳的時候,你會忘了打上客人的金錢部份或者忘了說聲謝謝光臨.
大腦不能一心二用,因為太複雜的運算大腦會反應不及,然而導致遲緩狀態,就像電腦的運算速度會慢個二十秒.忙碌的現代人卻把時間當成四十八小時似的,永遠都不夠;讓時間變快好像可以解決當下問題,所以人要回到未來看看,但是現在還是現在,想想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