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我與他

實在很抱歉!已經7天沒有寫新文章,原因是這樣的,我為了自己的單車又更新一些設備,才導致都沒有更新自己的blog!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上次說到不要用太悲觀的情緒去挑起生活的不愉快或你當下看到的現實面,現在我再用案例來說明自我中心與別人思想的平衡應對!
露得絲剛剛與她男朋友分手,獨自坐在餐廳外的涼椅上,她默默啜泣,在剛下班餐廳夜晚.故事源由-在下午一點多時,她男朋友打電話至她工作餐廳,告知她,我們關係有些分裂化,不像以前那麼甜蜜,那麼需要人陪,我們兩個人未來的路會不同,你很難會持續會跟著我!
分手的事,男朋友沒有直接說出口,卻已傷害露得絲的心,她的情緒!她聽完後告知男朋友說,沒有關係,我現在還在工作,我下班後再打給你好嗎?露得絲的說話語氣有些疲憊,又有些必須假裝堅強!一副真的無所謂式樣!她掛完電話後又回到工作崗位上,身旁同事似乎看不出來究竟發生什麼事?可能是情緒掩蓋很好吧!
晚上的餐廳客人依舊絡繹上門觀顧,露得絲的情緒還是隱藏的很好!不過到了快下班時候,真的有些按耐不住,同事見狀問候,你怎麼了?她依舊說的沒事!但還是有些疲憊!到最後,回到下班時候,她哭了!同事都從前門走了!一位最後走的店長在後門巡視看見了露得絲!問她說,你怎麼在這裡呢?有什麼傷心事?可以與我分享嗎?露得絲說下午我男朋友打電話說,我們之間有很大問題,你我是走不同的路!這樣下去沒有結果!她慢慢解釋給店長了解,眼淚還是依舊流下來!店長聽了就與她解釋這男女的問題!
我就說到這,我們在自我中心界限往往是與別人互相溝通的,這一部份可以連結他人情緒,造成真情感染化,讓這種無形的氛圍在當下環境周遭蔓延,如果自我情緒可以很清楚受到控制,感染力自然會明顯下降,不會造成二度傷害!(自我與別人),像這位露得絲,她的情緒控制得宜,在工作上沒有影響用餐的客人,讓客人感覺緊繃,會有食不下嚥情形發生,但往往若是無法適度控制,客人情緒在用餐上會有低迷的感受,這種感受影響大腦傳導神經的速度,就有無法放鬆情緒用餐!
每個人都應該注意,我們情緒感染力從自我中心為一個基準線,無法連接他人思想造成不能和鳴,思想受限力就會大打折扣,這種平衡關係,我在下篇會說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