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語中共衡

回到之前所說的自我中心與別人思想,這兩者關聯一直分佈在我們周遭生活上,還記得我提到的公司的一位員工嗎?他很喜歡玩手機,但是也能好好操作機器,雖然我們公司最近訂單不多,他也是泰若自然,沒有很大的情緒起伏變化!
訂單不多,導致我們公司有了變化:我們變的比較放鬆,比較自然,不會好好做事,所以我們同事用壞了機器的模板,遭上級責備,因此招開會議,要求我們必須要戰戰兢兢,不能太過了無其事.這裡提到一個觀念:情緒是被這樣之下感染的!
我們圍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大環境的景氣差遇,我們不得向現實低頭,表達我們對現在社會殘酷的認知!不過可不能因此被呈服,上級的壓力,我們不能想像,但是我們也必須了解這種共融的情緒包圍.根據我看過了許多公司的研究報告,在現在職場環境的氣氛,往往可以感染每個人的工作態度,這個工作態度影響了他個人的本身情緒,也很容易將這負面分子帶回給家人"分享",我們為什麼感受的能力這麼大?難道不外乎只是情緒因子?還是自身的壓力一直反應在外在的表情上?我們會看人說話,言理得體,不傷害他人的利益優先,看人說話的目的,在於我們可以對他人所表達的情緒,言語及方式產生共伴效應,這種介於自我中心與別人思想的平衡方式非常恰當,合理得宜,但是不會看人的說話者,往往會顯出類似於自閉的情緒狀態,我提到之前還在研究的那位自閉症兒童,他不會看人說話,或者他對他人說話的方式了無情緒,以至面對周遭生活環境的氛圍往往了無反應,這可能是當下的問題或者無出者其他的問題,我還在慢慢考察中!總之在這種情緒負面下,壓力不言可瑜!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