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狀態

今天到一家日式豬排餐廳用餐,一到餐廳感覺整體裝潢不錯,又到二樓看看,也還好,我所點的餐點當然就是所謂的日式豬排餐,先不要講求味道如何,我先說他們的服務生的感覺,服務有整體性,都說歡迎光臨某某餐廳,為你安排到哪個位子用餐,就點餐了,也很快點完.
接下來就等著上菜,餐點蠻精緻的,味道也不錯,但是我看到那些服務生有說有笑的,給人總不太好,當然那些服務生可能需要加強的是微笑!不知道是我們的文化,還是每個國家都是這樣?
我記得,在台灣所碰到的外國人也是跟我們一樣,永遠都是那張臉,陌生的臉,也是環境使然吧!所以人不愛笑,不愛與人發生摩擦,寧願在家,也不願與人接觸,還是事實本來就這樣?我不清楚,至少我看到的狀態是這樣...
笑是一天,哭也是一天,何不選擇笑呢?至少你聽過這句話!人卻好像做不到似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