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8的文章

美麗意義

若要說這世界有什麼事發生,大概就是最平常不過的一天吧!街道上滿是化完妝的各類型美女,各樣子的帥哥,若要說美沒有什麼界線,還是什麼定義之類的,大概就是自欺欺人吧!過去我多次提到美醜這問題,我也曾強調,在我們心中,美醜「其實」早就有一定的跡象,只是我們無法具體去「描述」它的樣子,但對於那種樣子,相信我們都有所以然的輪廓,心理學家也常常提到,擇偶的條件,外型不是不重要,但可能會是優先考量的跡象。

隨筆(十一)

每當我打開一份空白文件時,當我要思考這篇是應該要寫小說的故事情節好呢?還是我的心情隨筆,我都沒有想法。對於那篇小說而言,我暫時給它一個名稱,且還是英文的:The Three,中文叫什麼名字,其實還是沒有想法,寫小說,對我而言是一種新的嘗試,我也沒有打算是否讓這篇順利出書,或是像其他那種暢銷小說家一樣,可以賣到缺貨,甚至改編成電影。《哈利波特》的魅力在於大人可以沈浸在魔法世界的氛圍中,利用魔法怎麼學習當個小麻瓜,體驗人生的不可思議。而這一篇的小說當初只是想去證明我可以試著寫小說,可能不怎麼通順,但我會努力讓它去完成,所以一開始,我就沒有打算寫短篇集,或是一本故事集,而是三部曲,甚至是長篇小說一樣,沒有結局。小說的靈感是什麼,大概就是對於自然的在乎吧!還有動物的權利,人類的慾望佔盡了很大的版面,每一個人都是自私的,因此,這篇故事,沒有誰對誰錯。

尋覓意義

當我看到「生命意義」這幾個字時,又免不了想起我的那篇文章:意義論。而不管寫了多少關於意義的字眼的相關文章,都免不了又要提起我對於意義上的解釋。是這樣的,最近在增進效率期間,我想找到一個可以讓我有效率的程式,且價格可以接受,不過在這樣的轉換過程中,我總是心灰意冷,因為不如我期待,又不如我認為那樣可以接受。在高效與低效之間這樣的心態要有一個更高期待的想法,簡直是打自己的耳光。

奮戰(續五)

「怎麼辦?」海娜也不知道在問誰,看見四處飄散的冰塊就這樣到處開枝散葉。
「什麼怎麼辦?」一個聲音冒了出來,原來是伊瓦。

奮戰(續四)

艾特看著雷已經完全變了個人,心想是否真的把過錯留在自己身上?他看著雷的背影以及首領的背影,伊瓦摸著受傷的肩膀,他跪著看著他們兩個,不發一語。

奮戰(續三)

「你還好吧?」在那一刻,圖書館員工看到時,趕緊上前攙扶她。

艾蓮娜以為可以記得一切,至少是有系統地的一切,被困在「這裏」,卻什麼也無法想起當中的一切,幸好,幸運女神從來沒有拋棄她,只是要她自己去找尋出路而已......

給地球的一段話

不管是不是世界地球日的前一天,前一個星期,這整個月,還是平日的一天,外面的垃圾桶永遠都是「滿」的;也不管我想要做些什麼改變,苦口婆心,又灰心喪志地不想去打開文件,開始打起文章來,我的部落格人氣永遠也不會有什麼大幅變化,成為有「影響力」的人氣作家。

隨筆(十)

二次大戰打完了,意味著戰爭結束了,可惜還沒。美國忙得很,除了應付國際事務之外,就是不願意眼睜睜看著人權失去了鬥志,失去了意義,可惜,美國除了坐穩老大哥的位子之外,美國在英國、與俄國的「集合」之下,宣布「聯合國」的成立。今天,聯合國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因為他們就是為了世界和平而奮鬥,但所謂的人權,人性之道真的就是這麼一回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