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8的文章

自己(續二)

那隻老鷹停在一棵樹頂上,往下瞧了一眼。牠看見艾維茲、海娜與洛爾在走著。然後又飛走了。

意義塔(續)

看著空白的牆面,心裏應該有什麼想法才是,可是並沒有,正確來說,也不是保持空白狀態,而是不知道怎麼去形容?這種感受,是很奇妙嗎?也不是,是很特殊嗎?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招架感嗎?通通都不是。我無法用文字去形容,圖像也不足以表達我想要「表達」的感覺,我只能說很奇怪——但也不是奇怪兩字可以形容。

意義塔

在〈承認〉的觀點中,我提到了刻板印象。長久以來的這個問題,我不是第一個討論的人,心理學家始終不能解決這個問題——的原因是,連他們自己也是這樣。黑人會找白人的比例不會去找黑人的比例來得低,亞洲人熟悉的臉孔到哪裡都被誤認為你不是日本人就是韓國人,頂多就是華人,而我們這些亞洲面孔中要吸引歐美臉孔的五官,可是何其難。我在夏威夷學校時,我所觀察到就是這樣,我們「只」會去找「熟悉」,而不是陌生,沒有人會去接近真正陌生的東西,然而,所謂的疙瘩還是藏在心中,只是我們不願意「承認」。

自己(續)

「這附近哪裡有水?」海娜問道。
「我不知道,你這是個好問題。」艾維茲看著自己的身體。
「你這是問廢話嗎?」
「我還是很臭嗎?」
「我不知道,你認為怪物口水加上這個可以洗去你的惡臭?」
「大概不行。」
「那就對了!」
「往前走吧!」洛爾說。
「至少往後是不對的。」洛爾繼續說。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作品

當我看著韓國電視頻道,特別是我身處在韓國時,才知道,我的想法一點也沒有錯。韓國電視頻道——廣告播送著改善人們生活的一點一滴的系列產品時,我也才認為我們多麽需要改變,改變人應該變得更好的日子。我不知道韓國人怎麼想,尤其是身處在南韓,看著南韓年輕人努力「競爭」,卻笑得苦哈哈。如果你真的能夠思索韓國人的生活情況,你大概也知道我在說什麼。

承認吧!

承認吧!我們都有這個問題。當我在學校觀察來來往往的「學生們」,我只看到我過去看過的情況,你會看到類似相近的人們坐在一起,你會看到感情比較熱絡且有熟悉感的人坐在一起,承認吧!我們都有這個常常見到的問題。

來(續五)

「你醒了啊?」一盆水潑在魯納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