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8的文章

來(續四)

虹一個人坐在樹下,嘴巴叼著一枝草,看著前方。

追快樂

我以為自己能夠有多快樂,但其實一點也不——在我自己的推文上,也曾經這樣說過,只是很不明確,受限於字數的緣故,我想,我有必要把事情說得很完整,但同時,我也知道,我可能會偏離主題,或是與原本的意思脫離,但來到夏威夷這麼久,與我第一次第一腳踏上這土地的情感,根本就是兩回事。

Buy "Something"

我買東西算是很「理性」,不會隨意購買一件目前特價中的商品。如果我「真的」需要,我一定會考慮很久,做足功課,花了三四個小時在網路上搜尋相關使用報告、優缺點等等可能的任何資訊,然後仔細思索我目前的使用情況,應該「運用」在什麽地方,價格是否讓人滿意?整體是否適用於這個價格,然後我「跳出來」仔細想想,如果真的少了它,我的生活還會有什麼影響?

來(續三)

「……」艾蓮娜痛得站不起來,雖然她一直很想努力掙脫這環境,這困境。
「你先別.....」泰神告訴她。
「我要!你別管!」艾蓮娜大聲叱喝。
「你以為你是誰?」
「我是艾蓮娜・艾格・米尼斯。」
「拜託!現在不是搞笑的時候!」泰神一直要艾蓮娜留在原地。
「讓我去!拜託!」
「不可能!我不可能讓你去送死!」泰神堅決。

來(續二)

「剛剛怎麼回事?」喬問艾蓮娜。
「你說什麼?」艾蓮娜不了解。
「……」喬吞了一下口水,「你說那個!」還沒等到喬繼續開口說話,艾蓮娜就先開口。

一心的標準

想著自己應該要有什麼成就,不過在這裡,幾乎自不量力,還真是笑死人。不過,仔細,仔細看看英文成績單,想想裡面的文法五花八門,我們也該想想語文之外的意義?或許不是語言本身的問題,或者非要挑人語病。我在這裡點餐時,十個至少有八個聽不懂我想表達的意思,不管我努力怎麼發音,他們就是一臉茫然。可是在學校裡與老師對話時,他們其實都明白我想表達的意思,難道這裡也有「歧視」?當然,亞洲人欺負亞洲人不是新鮮事,一副自以為是的模樣,就已經把一種對錯分得清清楚楚。

食物世界

看著 CNN 頻道對各種議題發表「自己」的看法之後,然後關掉電視。靜下心來,想一想,這些議題跟我們有何關係?我看著台灣新聞時,各種泛政治化的話題之後,驚覺這些其實跟我沒有什麽多大的關係,如果你一個人住在山林中,沒有電,沒有自來水可以使用,甚至沒有手機,沒有地址,你根本不必關心這些跟你「息息相關」的任何討論。

來(續)

艾特被帶到首領的房舍,首領這時候在跟舞孃們玩在一起,就只是在逗弄彼此而已,戰士敲打布簾,首領聽到外面的聲響,「等。」首領要他等一下,並且吩咐那些舞孃們退下,那些三四個舞孃快步地從門口跑了出來,艾特看見舞孃的性感模樣,還是忍不住想多看幾眼,伊瓦看著艾特,「你對她們有興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