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8的文章

未(續二)

艾蓮娜跟在喬的身後,泰神卻老神在在,勇士走在前頭,勇士告訴喬,那裡的環境已經變了許多,已經不是她想像的樣子,喬回應說,她更想去看看具體情況了!勇士告訴她小心點,我們沒有多餘的人力可以保護你,喬說沒關係,我知道怎麼保護我自己。

Everything(part 9)

吃到很飽是怎麼樣的一個感覺,當你身處在歐式自助餐裡努力想把自己「撐飽」是怎麼樣的一個感覺?我很認真的問,也請你很認真的回答?滿桌的豐富料理:壽司、生魚片、冷盤、熱炒、港式燒賣、燉飯、比薩、生菜沙拉、各種糕點、冰淇淋、各種飲料,酒精類飲料任你喝到醉茫茫,你會享受那「吃飽」的感覺嗎?

Everything(part 8)

我們是一體的;不過,很多人從來沒有想過,最多想到的就是家人、親近的朋友,之後,就沒了!你或許會去幫忙陌生人的車禍,你或許會幫忙撿起路人掉落的物品,但僅止於此,沒了!我們是一體的,可說明著我們的血緣,不是濃於水,但起碼有部分相連,而問題是——哪一部份?

Everything(part 7)

我們都忘了我們有多麽快樂——曾經那樣的快樂,如今,現在的快樂變得很短暫,我們寧願專注在我們的負面的階段——把某種負面的念頭轉為快樂的某個階段,現在問問你自己——的快樂還存在嗎?

未(續)

艾蓮娜一踏上最後一步,看見的果然不一樣。
「奇怪?這裡......我有到過這裡?」艾蓮娜彷彿來到人間仙境。
鳥語花香,彷彿這裡就是隱藏版的世外桃源。艾蓮娜看見一草一木,聞得到芳香,更聞得到這裡的清新。

不知不覺地,時間已經過了一大半,陽光炙熱,陽光照射在艾蓮娜的臉上,讓艾蓮娜感到一股熱意,眼睛張開,艾蓮娜揉揉眼睛,醒來看了一下身旁,鳥語花香,沒有什麼變化。泰神依然睡得香甜,在沒有時間的這個「當下」,其實已經快來到了中午十二點。

Everything(part 6)

我們應該重新談談性別:從一切的根本了解性別,這是個很嚴肅的話題,不過我們向來不受重視,如果從佛教的觀點來討論性別,可能認為只有男眾與女眾的分別,但我想討論的不只是男女這樣的簡單的二分法,在這個第三性已被承認的世界中,我們還是帶有男女的二分法來看待性別角色。

Everything(part 5)

該談談錢了!我的薪資是兩萬六千元,比起過去的兩萬二出頭,我又不定時會加班,因此,就算我的薪資有三萬五千元,面對過去一兩年來的房價,我想要跟這些房仲業者說:對不起,我買不起,甚至他們還回我一句:起碼你拿一下傳單,看看也好。台灣的房價,只有升的空間,沒有降的餘地,就算砍的一二十萬的籌碼,我還是買不起。動輒幾千萬的房價,只能買到二到三十坪面積的房子,還不見得有電梯,有大樓管理委員會,或是社區型的住宅,如果你看到很低價的房子,甚至只有半價,對不起,那一定是在郊區,甚至在山區,而不會是鄰近交通還算方便的都市裡。
讓我們畫個地圖吧!城市的中心一定是房價高,機能好,交通方便,你要買的東西,出了門,轉個角就能輕鬆買到,好一點的旁邊就是超商,再好一點隔壁就是大型連鎖超市,甚至是大賣場,走了幾步可能就有郵局、銀行、診所或是書店、甚至還有政府機關,捷運或地鐵可能幾乎就在身邊,遠一點,花個幾分鐘,才到家,再遠一點可能要二十分鐘以上才能到家(像我家),如果你家住在山區,那麼你的交通首先就是考量:如果你臨時要出門,可能到山腳下,甚至最近的超商,然後再爬上山,這樣就花費了二十幾分鐘,因此,把這個城市概念放大來看,你可以說,現在的都市機能看重的就是交通與房價的等比性。
我記得在美國的波士頓的郊區,由集中的區域專門販賣應有的商品,例如有星巴克進駐、7-11、甜甜圈業者、髮廊、健康保健食品業者、咖啡館、銀行、藥局等等,就在一條街上,但是遠離這「鬧區」的範圍的人,大有人在,所以美國以車代步不稀奇,看每一個人人手一車,哪管是大車小車,還是機車,一律平等對待,更重要的是空氣污染以及造成過多的車輛「堆積」,總讓我想不透:這會不會太耗費資源了?或者說共享汽車的服務會流行,不是沒有原因。
台灣的總統薪資快五十萬元,除了上台扮演檯面上的角色,好像沒有做事能力,行政院長好像不管選誰,都會聽到下台,或是改組的聲浪,從來沒停過。不管是旗下的各類部長、小職員,薪資不比他們這些高階官員高,但是做事的不是這些以上官員,而是真正在寫進文書報告裡的職員。檯面上講得很光鮮亮麗,可以改善國家建設,增加大規模的工作機會,對這些失業者當然是不錯,可是,背鋼筋水泥的是工人,在豔陽下工作的也是他們,他們的薪資竟然比這些「官員」還低,在室內工作,還有冷氣吹,有水喝,那為什麼要求像是高溫假這樣的請求都認為有待商榷?
我不是不贊成這些假的形成,也不是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