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7的文章

神祇的翻譯員

新年,快樂嗎?我們現在看到的祝福話,聽起來很順耳嗎?看起來,因為,不會有人祝你新年不快樂,不會有人祝你新年心想不事成,國不泰民不安,更不會直接像美國人所言,祝你斷一條腿。為什麼我們要說這些「吉祥話」呢?我還是沒有頭緒。

操作習慣

科技帶給人們美好,在我手邊的 iPhone 十年前也才剛剛發表,在我們享受科技帶來的快速時,其實我們一部分也被套牢。人們適應科技的速度很快,因此,當這種「玩具」發表時,我們一方面拿著好奇的放大鏡仔細看看這個玩意有何新功能的同時,一方面也想在這玩具身上了解這東西到底哪裏「好玩」了?

變(續二)

彎角猛獸對準了那群族人,長老仍在想辦法度過這場危機。首先,牠射出身上的雷射光朝著那群族人,族人們則是手拿著長槍與弓,準備奮力一搏。長老看著天空,開始飄著雨,或許是因為氣候變化,也或許是因為天黑之後的雲層太厚,導致這場雨不是很清楚。

變(續)

當一行人正在觀看當下的同時,突然聽到一聲慘叫:「啊!」所有的族人回頭一看,那不是他們的村落發生的聲音嗎?長老心想事情真的要發生了!喬低頭看著那具白骨,「這是......?」她看見那具白骨旁邊似乎有什麼痕跡,但她猜想不出那是什麼......

在我寫〈人的問題〉的時候,我寫了很多人的問題,像是最基本關於這社會的關注產生的問題,如果要我繼續寫人的問題,那麼這肯定能夠寫出一本《人的問題》的書籍,而非幾篇文章就能搞定。我喜歡找問題,抓問題,從小到大找出問題的根源,而非原因,請記住:我不是一個因果論的人,因為你如果要用因果論來解決「人的問題」,那你這前提就錯了!

我們監視我們

看著螢幕監視器在我的頭上,說真的,還認為有點奇怪,應該這麼說好了!我們從前是過著沒有監視器的生活,你走到哪裡,都不會有人知道你的行蹤,包括中央政府,地方官員;現在,我們走在台北市街頭,你就能看到監視器畫面在盯著你瞧。

辰看著那具已經腐爛的獨角猛獸的屍體,轉頭看著那少年,還有自己的妹妹。其他的族人,像是勇士們也看著牠,其他的婦人閃避,並且遮住自己小孩的眼睛,以免看到這種不潔的景象。

密(續五)

艾蓮娜到處走走看看,想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額頭上的焰火變得逐漸式微,突然之間,一股力量好像注入她的大腦,她摸著頭,很痛,她暫停一下腳步,然後宛如一場「時光遊戲」般進入她的想法,時間拉到二零一七年的現在,她被一頭怪物追趕,她在逛購物中心,走在樓層,那頭怪物衝了出來,往艾蓮娜的方向追去,她還不知情,只是聽到背後有吼聲,她往後一看,一頭多眼猛獸,她感覺似曾相識,她努力往前跑,到腳踩高跟鞋,跑不快,所幸乾脆把高跟鞋脫了,然後跑進了樓梯間,其他路人紛紛嚇傻了!趕緊閃避,她往下跑,從五樓往一樓跑去,那頭怪物一直追著不放,在一個轉角,一個穿著部落服飾的人出現在樓梯間,心想到底怎麼回事,他不說話,只是拿起一把弓從樓梯間的縫隙瞄準,正當牠快要追上那個族人以及艾蓮娜的時候,箭射出,就在多眼猛獸跳起來往族人的方向,剛好命中紅心,倒臥在一旁,一個快遞剛好從樓梯口出現,準備要往一樓的同時,看見這兩個人,還以為這是個角色扮演遊戲,「嗨!」然後就從一樓門口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