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6的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續)

等待了約三秒鐘的時間,心電圖開始顯示出你的心跳,從五十六跳到七十八,但是還沒有恢復意識,你還在潛意識夢境中。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延(續四)

隔天早晨,艾蓮娜睡在神使的懷裡,看起來就像父女一樣,柴火幾乎也熄了,昨日神使抱著一起痛哭,那種失去的感覺全部蜂擁而至,讓人難以掙脫,過去幾個星期以來,經過了紛亂、殺害以及摧殘,幾乎把這個大地弄得一蹋糊塗,簡直就像廢墟多年一樣,宛如從來沒有人居住在這裡,簡直是鬼城一片,內心累積的壓力情感一直無處釋放,狂亂,生氣好像全部蜂擁而上,告訴自己準備迎接「發瘋」的時代......

延(續三)

傳說獸飛到了艾蓮娜的肩膀上,彎著頭看著她。艾蓮娜感覺到一切又回到了夢境之中,她把那個小女孩當成自己的妹妹般照顧,雖然她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她也聽不懂她所說的文字,但她們兩個彷彿上輩子是連結在一起的好姐妹,她也有一些心底的話想告訴她,然而,一切已經太遲了。河岸上的水流還在流動,雖然部分已經遭遇到冰層的襲擊而結成冰,但她也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樣——這與她在洞穴之中遇到的情形如初一徹,和她看到的情況。

延(續二)

下游的冰原不斷流動,碰到堅韌的、巨大的石塊就會順著縫隙侵入,直到佔滿了整個石塊,水對這層力量是最好的幫助,因此,水源的幫助下幾乎讓這整片土地要變成冰川,不過目前還看不出什麽跡象......

我手依然不斷刻畫時間,想一想這個時刻,人們在從事什麽活動?行車間上的乘客不是看著手機內容,就是與人交談,火車上的乘客不是在補眠,就是在看自己的手機,吃著自己的食物,與人對談,火車駕駛不是看著前方路況,就是與每一車站的播報員進行通話。路旁的人們,路邊攤上的攤販靜靜等待客人上門,有生意的忙著自己的生意,沒生意總是盼望生意大好。店家忙著自己的生意,服務生忙著送餐給客人;便利商店的店員不是補貨就是結帳,公園內的人們來來往往,有商人,有觀光客,有本地人,有小孩在追跑,白日的公園充滿歡樂聲,熱鬧聲,以及各種過客,夜晚時的公園充滿寧靜,沈靜以及一些不安,當然還有遊民在自己的「窩」上睡覺,不管他們在哪,總是找住所、找食物,還有找人交談,要一些「溫暖」。

The Learning Road

愛像什麽?是否如歌詞所說,像星期天的早晨,像擁抱著風,像紫色的夢幻,像說話的眼睛?其實我一點也不知道,一個沒有談過戀愛的人好像沒資格說愛像什麽,或者是說愛應該是什麽?看過我過去寫的關於愛的理論中,也有人認為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然而,沒看過的人,也認為愛是無法用文字去形容的。

樂觀本身

夜太黑,所以人們才會在它來臨前打開燈火,就連白天也不例外——這是為了做好一切的準備,然而,有了燈火也不代表帶來了希望,因為魔鬼總是將火吹滅,帶來了厄運、疾病、禍害以及各種人間災難。信徒們總認為這是遷怒上帝的緣故,是人類自作自受,然而,無神論者,或者科學主義實用至上的我們,也總認為人類的日子——遲早會來到。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