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圖片來源:HOEJANG KIM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


為什麽?這一定是你第一個問題,或者是說你感興趣的問題,或者說你不想提問的問題,我通通給你的答案都是統一的「官方答案」,我不想再解釋一堆只會看到文字的註釋就開始胡亂批評的那些網友,因為如果要尋求一個認同,那麼我只要說這非常好,這是我想要的,這是值得推薦的文章等等,而如果你寫的是反話——是真的反話,你馬上招來一推留言轟炸,相信我!因為我也嘗試過。(我也不記得是哪一篇留言,反正已經刪除)

現在這個世界——如同我在上一篇所寫的〈遲早的事〉當中,如果人類「非要」分成兩派,我「保證」絕對會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但我們希望不會,因為「聯合國」在努力地防止這樣的事件發生,美國也更不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但他們(五大常任理事國)沒有把話說死,因此,這類事情會發生嗎?有可能。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寫著一篇留言還要招來批判,而且這種批判是直接斷章取義的批判,因為你不了解我,所以不要用當下的這些文字來試著比喻我的想法,況且,現在這個世界已經「瘋了」,所談的道德機制,遲早也會再進一步的失控,我真不敢想見我們的未來世界是否還會處於道德僅有的規範現實中。

我還抱持著希望嗎?我不知道,你談的希望,應該說你們這些大人物所共同談的希望早已經破滅,我早就不抱任何希望。當勞工抱怨薪資太少,當機車族抱怨停車位不夠,當我們這些員工抱怨福利不夠充分,當醫護人員抱怨工時太長,當學生抱怨壓力太大,當教職員工抱怨現在的學生很難管教,當老闆抱怨都找不到好的人才,當企劃抱怨沒有好的提案,當這個世界開始抱怨垃圾太多,污染太過嚴重,融冰速度太快,我們快要有經濟危機,難民危機,還有更多難民危機時,我們就應該希望別人來「拯救」我們嗎?

反難民,反穆斯林,反力抗我們的極端時,我們的世界只會處於一個緊繃狀態,現在這個世界就是處於一個快要爆裂的氣球當中,只要有一個微小的「抱怨」再度出現時,我們肯定會開戰!誰願意當下一個抱怨者呢?沒有誰願意與否,因為你早已跳入火坑。


我們現在的能力卻開始「抱怨」,思考不是抱怨本身,而是抱怨以外的不利我之事。


唉!我也會抱怨,我抱怨我的文章寥寥可數,讀者不夠多,行銷能力不夠,人民不夠反省,現在這個社會只看見對的一面,錯的一面,卻不想想對錯以外的那一面。當我們力圖講求對錯,當我們力推誰是今年的大贏家,當我們求得榮耀寶座時,那只是顯得愚蠢的意義。我說過,我根本不在乎誰是今年的百大風雲人物,頭號人物,諾貝爾獎得主,普立茲獎得主,還是什麼之類,你拿了獎項之後,改變世界之後,你所講的「和平」就是這世界「看起來」很和平?大錯特錯的言論。

戰爭還是在打,北韓不會有一天徹底覺悟,要與南韓統一,塞普勒斯不會有一天成為沒有「北賽普勒斯」的完整國家,台灣要不怕中國勢力,你得要先說服中國的領導人才行。如果要搬上政治勢力,每一個人握有的權力都很大,但就怕握不緊手中的那條繩子,讓它成為脫韁野馬。

是的!歐洲現在的人民很「不喜歡」外來的移民,但這是反應歐洲人民的現況嗎?我是說真的每一個歐洲家庭都不喜歡一個外來家庭來跟我們搶飯碗的那些民眾嗎?我們要戒慎恐懼,擔心他們身上有炸藥,要與我們同歸於盡嗎?每一個穆斯林的臉上有寫著我是恐怖份子,我是極端份子,我是壞蛋,我要殺了你們嗎?請記住,請不要以偏概全,請不要認為是的,美國的穆斯林、歐洲的穆斯林,什葉派與遜尼派就像是一見到面就會吵架的兄弟,你與你家人都會吵架了!我們為什麼會和好?因為家人的感情,因為你還抱持著樂觀的心態。

請不要把以上的話「斷章取義」說:什葉派與遜尼派就像是一見到面就會吵架的兄弟,「所以」,我們才要反穆斯林。這是很錯誤的習慣,我總是習慣把原因說在前頭,因為我認為的因可能就是導致我們產出的另一個「因」。但我同時也認為沒有所謂的「因果關係」,因此,我現在談到的因果,只是這樣的因,才有這樣的「因」,也就是那樣的果。

事情是環環相扣的,當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我也在抱怨,這世界只會一直抱怨下去!世界當然不會變得更好!這是你我熟知的「名言」,可是現在產生的行為本身並不會讓抱怨的正當性變得很合理化。我過去談你可以抱怨,但你必須有作為;現在卻變成,你像是為了抱怨而抱怨,因為吵得最大聲的不但有糖吃,還能獲得媒體關注;這個網友在寫過去的經歷,那個網友在半開玩笑的表示意見,這個網友在幫腔,我寫的留言意見卻變成你只看到事情的一部分,不是全部。

因為我本身不喜歡把「話」寫完(如果我真的要寫,我情願把空間留在我的部落格,況且我還會越寫越多),人類最有深度的能力是思考,我們現在的能力卻開始「抱怨」,思考不是抱怨本身,而是抱怨以外的不利我之事。

看著現在這個社會每一個人產生的文明事物,都讓我不禁好奇,我們現在的文明產物,是我們真的熱切期盼的社會產物嗎?台北的街頭,紐約的街頭,舊金山的街道,泰國的鄉村,中國的人來人往,每一個人都關注自己的事物——所相關的事物,你真的想過以外的連接事物嗎?

穿著衣物的人民走來走去,肌肉牽動的線條,人們的眼睛在看著前方的交通號誌,每一個人身上的穿著,文明拉動我們的社會規範,我常常好奇著人們若是赤裸走在街道的意象會是什麽?我們有可能關注我們的人物本身,還是事情本身?當人踏動的那一步,我們不會注意到人類行為產生的動作,只關注到走路本身的行為反射,這就是我們的「遲鈍」,白話文就是當你在結帳時,你不會看著對方的眼睛,心裡卻想著這些商品總共要付多少錢?

溝通也是如此,這就是我們的遲鈍,因此,現在人類將反應透過行為反射出來的我們的行為本身(包括抱怨),我們就能知道我們的人類是無法與意識連接出我們的思考模式,也就是說想要說什麽,就說什麼。

新聞媒體學會批判,美國的主流媒體難道不會有意識的選邊站嗎?道德難道可以說在用字遣詞方面難道就不會有所顧慮嗎?我不相信,新聞是「人」做出來的,只要這個人不管是哪一派,不管他/她選擇站在哪一派,也不管他/她願意「妥協」哪一派,也不管他/她理應當認為是哪一派,帶一點「主流」色彩沒有什麽不對——發表在傳媒經濟學期刊《Journal of Media Economics》的報導:卡茲達斯・柯吉達斯(Cagdas Agirdas)採用超過兩百四十個月份以及九十九份報紙,發現出保守派所刊登的一成七四的失業率會多於若是由民主黨總統領導,非共和黨時,(我對數字沒有什麼興趣,但我願意提出來,歡迎你上網查),相對於自由派的報紙的效應之下(是一成二八),在停止報導之後,數字分別為百分之三點五與一點一,媒體會有選擇性壟斷報導,但我只僅止於這樣的新聞見解,不能概括全部,不過我還是能略窺一二,畢竟媒體的公平性實在很讓每一個人說服「有理」。(你也能被說服嗎?當證據攤在陽光下。)

我實在不想提什麽證據,畢竟你看我的部落格,你大概也知道我的來源就是已經出現在各大新聞媒體所提出的「研究發現」,但真正這個世界不是要「研究發現」,而是取一個平衡的世界界限,抱怨的世界,這社會的人民不會有多大的進步。每一個人認真改進自己的 app 時,總要有一個人選擇性的贊助他/她,問題是你願不願意當第一個?每一個人都要被尊重,每一個人也都在談尊重、人權等人道危機的字眼,然而,這世界的作為卻不是讓我失望,而是社會的人民不夠「團結」的冰火真的可以相容。

我還在癡心妄想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沒有改變時間的能力,我無法真正透視我在某一天的現實模樣。畢竟,我只能活在我看見的活著的當下,但人們的反省思考能力,不是被負面新聞或是正面新聞包圍時,我們的大腦也快失去「生存」的能力。


當你要抱怨時,你就抱怨吧!反正天天吵著糖吃,天天就吃到糖(至少啦!),你也跟著爆紅,這樣的意義,已經會讓我寫的上一篇文章「真正實現」......(我總是強調我並不是悲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