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0

躍(續四)

圖片來源:Rebecca Siegel

雷拖著艾特,然後把他藏著一個草叢堆裡,看著他,並且對他說:「你要乖乖待在這裡!記住,不准發聲!」雷對他擺出了禁止出聲的手勢,然後回頭看看那群追殺他們的人。雷把唯一手中僅有的武器——三叉戟——拿在手上,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既然要這樣,我就不如從命!」


「你他媽的!」雷大聲喊著,往後方衝了過去,首先,一支三叉戟往他旁邊揮舞,他閃了一下,接著大刀揮舞,往族人砍去,後來又來一個三叉戟射向他,他又左躲右閃,把手上的三叉戟刺中那個族人的胸膛,拔起之後,再揮舞往另一個族人砍去。

經過五到十分鐘的會戰,族人們有些已經倒臥在地,而有些則是站不起身,雷身上也佈滿了傷痕,這些不是遭到劃傷,就是被樹叢的枝葉割傷,當然,還有族人們的血跡也潑濺在他身上。

「玩夠了嗎?呼......呼......呼......」雷握著三叉戟氣喘吁吁。

首領從這部族群中走了出來,笑笑看著他。

「早知道就殺了你!」

首領走了過來,用一個迴旋踢把他打倒在地,「好!我的。」這在之中,也順手撿起雷的三叉戟擺在雷的脖子上,「就是我的。」

「什麽你的?」雷不屑。

雷握著三叉戟的首部,然後跳起身,反轉直接指著首領的頸部,用力刺下去。

首領來不及反應,眼神瞪著大大的,直接倒地,當場斃命。

「我說到做到!白痴。」雷看著首領。

雷拔出三叉戟,然後走往艾特的藏身之處,把艾特的身影找出來,而這時,會戰尚未結束,那個巨大的吼叫聲又響徹雲霄,「又是什麼?」雷想一下,然後繼續把艾特的身軀挖出來,等在艾特的臉露出來時,一個黑影籠罩在艾特的正上方,雷的後方。

雷等了一下,不敢往後看,因為他認為後方不尋常。

這時候,那個黑影越來越近,原來是一個腳印要壓在他們的身上,雷趕緊往後拉,那個腳印往下壓的同時,及時救出。

可是,另一隻腳印也同樣往雷與艾特身上壓去,這時候,雷趕緊拖著艾特,跑回原來的村落。

那個巨大的怪物,扭轉身體,往雷與艾特的方向走去,而正當牠要轉向時,附近的樹幹因為受到撞擊,也往雷與艾特的方向倒去,甚至樹幹以滾落的方式往雷與艾特方向掃去。

雷認為事情不太妙,他蹲著身體,讓樹幹撞擊其他樹幹,他可以從樹幹下方脫身,這時候那隻巨大怪物的腳印用力往雷與艾特的方向壓去,這時候雷趕緊趴下身子,看看是否能用上方的樹幹抵擋那層攻擊。

樹幹被一分為二,壓得雷喘不過氣。「嗯...呼...呼....」雷用力忍住呼吸。

「這是什麼......」雷心想。

當雷感覺腹部要被壓迫時,心裏感到很難受時,那根樹幹從中間斷裂,迫使雷趕緊起身,並且抓起艾特,往前方跑去。

雷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這是什麼.....」雷看到之後,說不話來,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隻史無前例的巨大身形。

距離前方的部落,不到一百公尺,那隻巨大的怪物用力將身上的角往雷的方向刺去,雷感覺有東西靠近,趕緊偏離軌道,往其他的方向跑去。

雷衝向那部落的中間空地處,那隻怪物衝了出來,雷看了一下後方,但手上的三叉戟已經遺落在樹叢,他沒有時間回去撿,他趕緊衝向伊瓦,伊瓦依然躺落在那裡,這時候,他看了一下伊瓦,伊瓦的眼神空洞,沒有交集,雷真是不相信伊瓦怎麼變成這樣,不過他沒有時間想這個,怎麼對付後面的那隻怪物才行。

那隻怪物不肯罷手,跨過了伊瓦的身軀,往雷的方向衝去,而這時候雷已經把艾特遺留在伊瓦的身旁,畢竟艾特在伊瓦的旁邊看起來就是比較嬌小。

這個部落還有其他族人,族人們看著眼前的這隻怪物,不覺得有什麽需要特別緊張,而其中一個族人拿起那個大型盾牌,以中央位置對準那隻怪物,繼續念著一段話,其他族人們也上前跟著這樣做。

那隻怪物竟然「安靜」了下來,雷轉身看著那隻巨大的怪物竟然沒有跟上前來,感到又吃驚又不敢置信。一個族人則是斜眼轉頭看著他,而正當他們在唸著「咒語」的同時......接著一個大型的盾牌往雷的臉龐打去,雷打倒在地。


小狐狸趕緊要搶救傑克,讓他恢復原來的模樣,但是總不順遂。首領想一想,這隻動物總不太妙,他趕緊跑了回去,這時候,小狐狸正好要執行最後幾個步驟,把剩下的蟲卵清除乾淨。

在小狐狸碰巧撞見首領的同時,傑克還有點昏昏欲睡,小狐狸認為快要成功了,首領認為這是反叛,畢竟狐狸是很神聖的職業工作,不准亂來,更不准不尊重首領。首領衝了過去,用一個大手掌想要抓住狐狸的臉,小狐狸不讓他得逞,這時候後面一隻尾巴往首領的方向打去,首領用另一隻手抓著那隻尾巴,想要好好教訓牠。小狐狸沒這麼容易屈服,第二條尾巴,同樣把首領的臉龐打去,首領的臉龐被尾巴的鬃毛弄得很不舒服,用力甩了牠,這時候,小狐狸露出十二條尾巴,口中念念有詞,小狐狸的眼睛變成了深紅色,對準首領,首領來不及反應,眼睛變成了深紅色,慢慢變成了全黑色,然後倒臥在地。

同時,首領的手也鬆開,放開了小狐狸,小狐狸轉頭一看,首領大概就範了——至少要一段時間才會「甦醒」,趁這個時間之內,更要趕快完成剩下的工作。

小狐狸趕緊跑到傑克身旁,並且斜眼看著後方的首領。「嗯......」牠心想。接著,小狐狸露出十二條尾巴,全部對準了傑克的額頭,並且開始念一段「咒語」。十二條尾巴的頂端各有一個符號,算是象形文字吧!十二個符號開始微微發亮,全部壓在傑克的額頭上,使傑克開始感到不適,「你幹什麼,好痛啊!」

「你等一下,要忍住啊!老兄。」
「什麼?」傑克沒聽清楚。

突然,傑克的額頭噴出血來,帶著白光,等一會兒,傑克倒了下來,小狐狸看了傑克一下說:「真是下蠱容易請蠱難。」

首領的手微微顫抖,似乎想要往小狐狸的身上抓,小狐狸在露出十二條尾巴以後,其中一條感覺不對勁,往首領的手掌壓去。

小狐狸轉頭一看,「你還沒死啊!臭老頭!」

小狐狸突然發狂似的,往首領的方向衝去,用力咬著首領的手掌,首領卻沒反應。傑克想要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情況時,發現前面好像不太對勁。

他突然驚覺,「不對,那隻動物在幹什麼?」趕緊起身,衝了過去,一把抱住小狐狸,「喂!你在幹嘛?」小狐狸面露兇光瞪著他。

小狐狸的眼睛泛著深紅色,他想完蛋了!該不會用開始要施壓別人了,傑克想辦法不要盯著牠的雙眼,同時,要想辦法讓牠安靜下來!「喂!是我!醒一醒!」傑克大聲喊。

裡面的動靜,讓外面的人覺得不對,其中一人也趕緊往裡面查看。那個人看見傑克在與那隻狐狸對抗,首領卻倒在一邊,族人想了一下,他趕緊拿著三叉戟往小狐狸的身邊打去,小狐狸被打向一邊的同時,也同時跑過去看著首領。

「為?」
「牠。」
「叛之。」

「嗯。」那個族人聽到首領這樣說,趕緊衝上前去,要殺死這隻小狐狸,傑克認為不對勁,趕緊握住三叉戟的首部,差點刺中傑克的腹部,「嗯......」傑克用力握著三叉戟。


族人用力使力,傑克受不了了,用力把三叉戟一甩,甩破了牆壁,使屋子的牆壁露出一個洞。傑克的腹部露出血來,小狐狸從那個破洞逃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