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躍(續二)

圖片來源:Natalia Medd 

看著眼前的餐點,海娜幾乎吃得所剩無幾,洛爾卻是剩菜、剩飯一堆,至少有四分之一左右沒有吃完,連碗盤也隨處亂擺。


「吃飽啦?」海娜問。
洛爾點頭。「我也是。」海娜跟著回答。

「接下來該出發了吧?」

「好。」洛爾起身,把身上的衣服整理一下,然後走到後方拿起外套穿上。海娜也起身,然後走到了門口,看一看門外,大部分的族人都在自己的家裡「乘涼」,只有幾位族人在外面活動,「應該是那裡吧?」海娜想一下長老的家的位置。

「好了嗎?」海娜回頭看了一下洛爾。
「嗯?」海娜沒有看見他。
「我在這!」洛爾在海娜的另一邊等著。
「原來你......」海娜有點嚇到。

海娜與洛爾兩個人走出了屋內,往長老的位置移動,這時候,有一隻老鷹從天而降,大大的雙翅遮蔽了天空的視線,飛到了一端的樹頭上,往下查看。海娜感覺上方有東西遮蔽,往上看了一下,「這是什麽動物啊?」海娜心想。洛爾也跟著抬頭看了一下,這時候,又有不速之客竄出:暗紫色的獨角猛獸群。

這些異常的獨角猛獸,有一隻還是受傷而變種的獨角猛獸。這幾隻往前看了一下,每隻的眼睛目露兇光,海娜與洛爾在走往長老的家中,這幾隻開始往前狂奔,試圖要攻擊這兩個人。

而當那隻鷹飛過天空,獨角猛獸冒出頭來,要前進攻擊時,洛爾感覺不太對勁,往後一看,就看見只隻暗色的怪物朝著他們而來。「!」洛爾認為不太妙,雙手托著海娜的雙肩往樹林的方向滾去,海娜來不及反應,「什麽!」海娜心想,就被洛爾環抱,滾落到一旁的樹幹。

被救一命的海娜突然感覺不好意思,臉還紅了起來,洛爾轉頭看了一下海娜:「你沒事吧?」,「我沒事。」海娜急促地回答,看了一下洛爾還沒有多大的反應。

在外面活動的族人感覺不太對勁時,也紛紛跑回家中拿起自身的武器對抗這些怪物。洛爾則是起身想找找這些怪物的蹤影,他回頭查看時,卻發現一隻怪物都沒有。

「怎麼回事?」洛爾認為怎麼會這樣,怎麼可能憑空消失?而那些族人也正好要到「場地」追打這些怪物時,也才驚覺那些怪物怎麼突然不見了!?

長老走出了屋外,看了一下狀況:「nrd6wn #%&Mw5R^Gq5。」

「MR^en8e6m?」一個族人問長老。
「MT(E46m9e6?」另一個族人也跟著問長老。

洛爾見到了長老,上前走了過去想問長老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MT*e4m8o6r4e5n。」長老向洛爾解釋。
「你是說......石頭?」洛爾想辦法要理解長老的話。
「真的是石頭?」

長老點頭。

洛爾走到了海娜身旁告訴她,「我們要了解那石頭發生的原因。」

「什麽石頭?」海娜不解。
「這個嗎?」海娜隨手撿起樹幹旁的一顆石頭,質問是這個造成的嗎?

洛爾直接把她手上的石頭撥掉,告訴她:「我們先離開這裡,我更有理由相信凱茵絲一定在這裡。」

「嗯?」海娜被洛爾扶起身,一直想知道原因。



艾維茲吃飽喝足之餘,站了起來,感謝這家人的款待,她走出屋內,往剛剛那家人指的方向走去,這中間經過一片小樹林,她能夠看見樹林後方的村莊情況。

走出了樹林,看到一片「空地」,就看見長老、族人們在聊著什麼話語,表情心生疑慮。

「發生了什麽事?」艾維茲心想。

她走近了長老,問問長老到底發生了什麽事?長老以為她是我族的姑娘,長老向她解釋,艾維茲卻一知半解,一直搖頭。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們族的人。這件衣服是一個婦人給我穿的。」艾維茲向長老說明。
「UE^met 86ew4n57。」長老繼續說。
「嗯?」艾維茲瞪大眼睛。

長老看著艾維茲的眼睛才驚覺不對勁,這女孩有種能夠控制那「東西」的力量,一直拒絕她的疑問。

其他族人則認為這個人一定有敵意,要對長老不善,更上前抵抗她的要求,一些族人們拿著長槍阻擋艾維茲的追問,「NE$%me!」族人大聲斥喝。

「不是,我不是這樣,我沒有惡意,我不是你們的『異類』!」艾維茲趕緊解釋。

那些人根本聽不進艾維茲的言論,因為他們聽不懂,那些族人把艾維茲往樹幹的範圍逼,艾維茲越是想要了解到底發生什麽事,因為他們其實是很「友善」的。



在一旁的洛爾與海娜聽到了吵雜的聲音,上前查看,洛爾走了過去,海娜則是在一旁等候。洛爾看見一群族人在驅趕一個女孩。

「等一下!到底怎麼回事?」洛爾問長老。

長老沒有回答。

「你告訴我,好嗎?」洛爾問長老。
「MRnr68e45nr68w6n。」長老向洛爾回答。
「我相信這背後一定有什麽原因!不要因為什麽錯誤就害了一個人。」洛爾向長老解釋。

艾維茲聽到洛爾的言語,問:「你知道他的意思?」

「我不知道......等一下!你會說英文?」洛爾感覺不對。
「我不是他們族人。」
「那你身上這套服裝......」
「先不要解釋,你趕快向他解釋,我是因為被人攻擊才變成這樣。」
「被誰攻擊?」洛爾問。
「你先不要追問,趕快解釋!」艾維茲被逼出樹幹旁,一腳已經跨進樹幹中,好像被排擠地不知道要怎麼才能追出線索。

「我求求你,她是出於無奈的,才變成這樣,絕對不是要害你們村落的!相信我!」洛爾握著長老的手,請求長老能夠放艾維茲一馬。

洛爾看著長老的眼睛,「我也是外人,可是我也是因為你們才認識你們的情懷,我會站在你們這邊的!」

「KN$%N!」長老擺出了甩手的姿勢,那群族人才停下腳步。

族人往後退到了長老身旁,艾維茲則是轉頭往回走,「謝謝你!」艾維茲向洛爾答謝。

「不會。」洛爾回答。

「到底發生什麽事?」洛爾問艾維茲。
「是這樣的,我逃離一群人的攻擊,結果被石頭的碎片擊中,就變成這樣了!」
「怎麼樣?」洛爾不解。
「你看我的眼睛。」
「果然不尋常,黃色的模樣,我從來沒有見過。」
「這對你造成什麽影響?」
「視覺『異常」清楚,好像可以看透某些東西似的,我還沒抓住訣竅。」艾維茲笑笑。
「對了,我是洛爾。」
「我是艾維茲,」
「艾維茲,很特別的名字。」
「謝謝!」

這時候海娜走了過來,看見遠方的情形化解了不少,所以上前查看情況。

「老兄,你『英雄救美』之後,怎麼忘記還有一個人嗎?」海娜嘲諷。
「我是海娜,是他的『女朋友』。」海娜向艾維茲開玩笑。
「不是!不是!這個女孩不是我的女朋友。」洛爾趕緊解釋。
「是是是,我是他的女性朋友。」
「這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洛爾很想責罵她,但還是忍住。
「哈哈哈!你們兩個還真像!」艾維茲笑著看著他們倆個。
「這不有趣。」
「好啦。」艾維茲收起笑容。
「你怎麼會來這裡?你的家人呢?」洛爾問。

「我還有一個姊姊,她被一隻鷹抓走了之後,了無消息,我還在找尋她的下落。」艾維茲的語氣聽起來既肯定又無奈。

「一隻鷹能夠抓走一個女孩嗎?」洛爾聽到不敢置信。
「這就發生在我的眼前!」艾維茲信誓旦旦地表示。
「那隻鷹肯定很壯碩。」
「你的姊姊是什麽名字?」海娜問。
「艾蓮娜。」
「我們會幫你找到她的!我保證!」海娜給艾維茲點信心。

「你保證?我們到這裡也是來找人的!連自己的份內事還沒有完成,你還要幫忙?」洛爾認為要先找凱茵絲為優先。

「你們找誰?」
「是我的同事,凱茵絲。」洛爾回答。
「我會留意的,謝謝你們。」
「你身上這套衣服很適合你!」洛爾看看艾維茲的衣服。
「頗有女戰士的風采!」
「是嗎?」艾維茲不覺得。
「對了!要你能幫我留意一隻白色的貓就更棒了!牠叫泰神。」
「貓?」海娜質疑。
「對!牠幫我許多次,牠也被抓走了!」
「被那隻鷹嗎?」
「不是,一個我不認識的部落。」
「還有其他的部落?」
「這裡應該不只那幾個,我不知道。」艾維茲想了一下。
「我知道了!包在我身上!」海娜拍胸脯保證。
「你也要搶功勞?」洛爾認為這真的是不對時機。
「不是,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你忘了這次的意義嗎?」
「不就是找凱茵絲嗎?」
「找到呢?接著回家嗎?那多無聊啊!」
「能夠幫別人忙,這是能夠在我們能力範圍之內,有何不可?」
「是啊!你最好自己承擔。」
「我...可...以...」海娜慢慢地告訴洛爾。
「我總認為這沒比想像中簡單。」洛爾告訴海娜。
「我也相信......所以才需要『朋友』啊!」海娜使眼色對艾維茲瞧。
「她?」
「嗯?」艾維茲瞪大眼睛。
「我們會照顧你的!」海娜對艾維茲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