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偽意義(六)

圖片來源:Galaxia Chen
很簡單,只要能夠打開一扇門就可以了,不管那扇門是什麽。既然你的目的是上廁所,那麼門後面總有人居住吧?或者是說我沒有說鑰匙上有顏色,能夠讓你快速地找到配對顏色,重新打開門,就會更快些,或者我沒有說鑰匙上有什麽印記或者門上有什麼符號,你總會找到吧?這就是人類給的「意義」,因為在問題之內,你會被套上「意義」,意義之外,你不會想到以後意義,意義是分兩方面的,甚是多方面的,因此,我們也沒有辦法說,門之後還有另一扇門,或者是說,其實門只有一扇,只是在稱呼著一千的門上。


因此,不是那層意義只有我們要解釋,我們各方面現存的都要解釋,不是我們認為的就是現有渴望的,雖然人類只很想要美好的現象。鑰匙配對讓我們大腦能夠知道連結的成功,可是連結之後多方面成功不是要配對那麼簡單,因為神經元很多很多,因此,大腦的反應才會有個「快速捷徑」更模擬配對過程,所以人類才有了最佳判斷力,更也因此走偏路。

如果連結不是順暢的,那麼這樣的連結更容易打結,但大腦又偏偏固定某些連結。我們這麼看吧!當古人影響我們夠「深遠」時,我們的整體細胞團都已經幾乎被打結,這不是刻板印象的錯,也不是偏見的錯,而是在呼應連結過程中,「很自然」地造成的問題(我不是說我們的「想像力」很豐富地驚人嗎?)。上帝不管存不存在,祂看起來都像是「存在」,你哪管釋迦佛陀還是某一位神祇或先知的呼應,我們順應地相信是「存在」,歷史古書告訴我們佛的由來,先知的故事,或者宗教的盛典,讓我們相信某種力量在催生現在的某種淵源,可是不能就這樣信以為真地認為我們的存在我們眼睛或者曆書能夠呼喚的!或許說詛咒也一回事,或許說墓陵更不應該被「盜取」,可是我們看到的文物到底是想見證我們真有過去的歷史,還是現在存在的歷史不像是真正的歷史?

時間關乎歷史,所以現在的歷史可以說是我們現在相信的「歷史」,但請記住,歷史是有未來式的,歷史是能夠呼應我們現在存在已久的一種部分,但不是我們能夠現知了解的時間軸,如果一個歷史在不知不覺被切換了,我們可能還沒有感覺時空旅人曾經來過這裡?畢竟,這世界這麼地「巨大」,你怎麼知道未來的「他/她」不會出現?而我們相信我們還存在過?

因此,你現在已有的存在,看起來根本不太是存在,所做的呼應不像是呼應,只是反應時間而生的真正歷史現在。所以,得知的歷史軌跡只是順應時間潮流,你根本沒有很大的力氣能夠把海浪用逆向的方式反推,也無法將颶風用順時針的方向旋轉,更無法改變潮汐的變化,也無法讓風平衡你的方向。


歷史是能夠呼應我們現在存在已久的一種部分,但不是我們能夠現知了解的時間軸,如果一個歷史在不知不覺被切換了,我們可能還沒有感覺時空旅人曾經來過這裡?


所以,順水推舟的結果就是我們注定地要這麼做:以毒攻毒,以眼還眼,以恐懼對抗內心的恐懼,以不安還以不安,以悲憤為力量,以樂觀為泉源,以危機為轉機,以觸發作為反省,以錯誤為動力,以效率為前提,以經濟為成長,以自由為光芒,以未來為榜樣,以願景為目標,這樣做的目的——之出來的意義,有什麽最佳意義嗎?

我可以說這難道不是個最佳「偽意義」嗎?還是我們這世界的平衡發展只是衝著「大眾」為依歸的?(你把少數人放在哪裡了?)

你們認知的大眾,我們認知的「大眾」,世界認知的大眾,法規以及任何存在的現有律法只是為了當存有的禁止條款而設立,但事實上卻是當十誡問世時,我們的禁止不是在禁止存在以內,而是在禁止存在以外的那層貼上的意義。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