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ilovebutter

喬走到一半時,回頭看了一下原來的屋內情形,隱隱約約能夠看見裡面有人,只是不清楚他/她在做什麼。「你在做什麼?」喬大喊。凱茵絲彷彿聽到是喬的聲音,但聽不清楚,不過她猜想大概是她吧!「我在換衣服。」凱茵絲在屋內回答。


「快一點!」
「知道啦!」

凱茵絲趕緊穿好衣服,拉了拉袖口,捲起褲管,穿好鞋子,走出屋內。喬看到凱茵絲滿心欣慰的模樣,「我們還有要事要辦呢!」喬告訴凱茵絲。

喬走到門口,敲了敲門外的牆壁,問可否會見長老?長老一個人在裡面看著四周,無所事事。

長老點頭,喬先走了進去,凱茵絲在後跟著。

「ne6bw8ei4LVUj59b)IJP*%#J86。」長老起身,他還沒有等到喬說話,就先開口。
「ne6b6u,jj986bj9sd8i8svrib。」喬回答他。
「mt6b7wp3j5bnw。」長老笑笑對著他們說,之後就轉頭坐回原來的位置上。

「走吧!」喬轉頭對著凱茵絲說。
「這麼快?」凱茵絲不解。
「你們不是有事要聊聊嗎?」凱茵絲接著問。
「問完啦!看來他不願意與我們分享。」喬回答。
「所以......只好我們自己去找了!」喬想了一下。
「長老有秘密?」
「不是秘密,只是不想『公開』。」
「你看這村落這麼小,如果什麽事都要知道,那麼我們肯定會避諱某些事。」喬繼續說。
「嗯......」凱茵絲想了一下,「跟那個石頭有關嗎?」
「我不知道,應該是。」
「好啦!等到那裡,你心中的疑惑應該會有答案。」
「我總認為這沒有這麼單純。」凱茵絲想到長老的表情,滿臉疑竇。

喬走出了長老的屋內,看了看方向,「走吧!」轉頭看了一下凱茵絲。


喬大概知道那個被襲擊的部落,雖然她們兩個已經為時已晚,但或許有些「線索」也不一定。喬幾乎「輕裝」走進了叢林裡,凱茵絲在後頭跟著,喬已經來過這「國家」很多次,心中早有「地圖」烙印在她腦海裡,這裡的部落種類繁多,有友善的,當然也有「極端」的,也有趨於兩者之間的,當然也有神秘的,總之這是個特別的「世外桃源」,如果沒有「地圖」,最好不要獨自前往探險,以免你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喬看了看這附近周遭,大量的灌木林環繞,到處還有野草野花,各處的漿果,不知名的昆蟲,各類生物,不是好奇看著她們,就是各自做自己的事。一隻奇特的小猴子瞪著大眼看著凱茵絲。凱茵絲亮麗的外型,很容易吸引「別人」的注意,就連其他物種也沒看過這樣的女子。

凱茵絲根本沒注意那隻小猴子,標準的「男性化」,家裡的碗盤瓢盆幾乎擺了很久才洗,家中環境也不整潔,一個人居住在這樣的小窩,也難怪她一直沒有長久的戀愛關係。

「你結婚了嗎?」喬問凱茵絲。
「啊?」凱茵絲根本沒注意到喬的發問。
「我是說你應該沒結婚吧?看你的無名指沒有戒指。」
「喔!我單身。」凱茵絲邊看邊回答。
「我可以介紹我兒子給你認識。」喬有點幽默似的問她。
「你兒子?」
「他幾歲啊?」
「比你小。」喬說。

「剛從大學畢業,主修環境學系,很喜歡研究植物。」喬繼續說。

「我現在沒空投入感情,所以......謝謝你的好意。」凱茵絲腦中只想到怎麼在這間研究所「生存」,她沒有心思想到其他領域。

「這麼快就拒絕啦?你又沒有見過他?」

「你知道我才剛來這裡沒多久,還沒步上軌道呢!怎麼可能談戀愛?況且,這裡還規定禁止有辦公室戀情,因為會干擾研究成果。」凱茵絲說。

「他又不是『這裡』的人!」喬說。
「我還不知道會不會被開除呢!」凱茵絲想到自己有幾次差點惹出大麻煩,就怕被資遣。
「我幫你說話!」喬堅定地說。
「好.....」凱茵絲有點小聲地說。
「什麼?」喬聽不大清楚。

那隻小猴子遊蕩在另一邊的樹枝上,其他的猴子也在看著她們。喬從皮夾中拿出他兒子的照片,雖然是黑白的,凱茵絲也還是忍不住靠近喬。

「長得很斯文啊!」凱茵絲一眼看見她兒子的照片忍不住說。
「回去之後,幫妳認識吧?」
「喔。」凱茵絲又變回不想理會的表情。

那隻小猴子從樹幹慢慢遊蕩在下方,接近喬,迅速地把喬手中的照片給搶走。「喂!」喬來不及反應,回頭看著那隻小猴子爬回樹上,然後看著照片,左看右看,咬一咬照片,其他猴子也看見那隻小猴子,也跑過去搶走牠的照片,那隻小猴子追了上去,其中一隻猴子把照片給咬碎了,咬著剛好是照片裡的人的頸部。喬看著牠們幾個又好氣又好笑。其中照片的一角掉落了下來,剛好是身體部位,喬彎下腰撿起照片,「無頭照。」喬看著照片說。

那張照片被喬丟棄,喬繼續往前走,凱茵絲也撿了起來,看了看說:「呵呵!」


接近午夜時分,三個人酒足飯飽之餘,從酒吧裡走了出來,薩克看了看手錶:「十一點三十八分」,「我們該回去了吧?」

「去哪?」浿坦認為那裡不安全。
「那裡不是已經『毀滅』了嗎?」傑瑞絲說。
「我們會合的地點。」

薩克伸手招了招計程車,薩克先送傑瑞絲、浿坦上車,薩克則是打開前門,坐上了前座。

薩克跟司機說了一個地點之後,就開車前往。

那輛計程車開到了薩克知道的地點之後,浿坦從車窗往上看了看,「這不是她原來的地方嗎?」

「你怎麼知道這裡?」浿坦問。
「你無意中脫口而出。」
「有嗎?」浿坦根本不記得。

「這不是重點,下車吧!」薩克給了司機錢,然後下了車,打開後座,浿坦先下車,傑瑞絲在後。

「進去吧!」薩克些微感受戶外的天氣不是很好,毛毛雨在飄,外面的天空看起來很漆黑,就連夜晚的黑看起來也有些陰暗,讓人有絲絲恐懼。薩克、浿坦、傑瑞絲三個人走往算是「避風港」的住所,這裡當然不是浿坦的家,只是一個臨時的棲身之所。

那個婦人見到浿坦,然後走往自己的「臥室」,那個婦人算是這裡的「房東」,看浿坦一個女人好像在逃離什麽東西,暫時給她居住,也住了很久時間。

浿坦拿出了鑰匙,看了自己的門,走了進去,傑瑞絲跟在後,薩克最後一個。他關好門,浿坦打開了燈,傑瑞絲則是坐在床上,薩克坐在一旁的扶手椅,浿坦看了看戶外。

「你在看什麼?」薩克問。
「我們何時要回去?」
「回去哪裡?是那裡,我還要考慮怎麼進去。」薩克說。
「裡面應該還有我們要的東西。」
「說不定 BZ 也在裡面。」浿坦繼續說。
「我累了!我要沖個澡。」傑瑞絲說。

傑瑞絲起身,想走進浴室,但這裡沒有浴室,這裡是公共浴室,沒有獨立浴室可以使用。

「喔!出去後,直走右轉到底。」浿坦說。

傑瑞絲走出房門之後,浿坦也跟著走出房門,不時回頭看了看薩克,幾分酒意下肚之後,連浿坦也對薩克有「性趣」。但她不敢多想,就怕他們兩個真的無法復合。而薩克有注意到浿坦看著他,走出了房門,然後在走廊上一把抓起浿坦抱在懷中擁吻了起來。傑瑞絲早已到了浴室,她根本沒注意到。

浿坦推開他,「我不能這樣。」

「抱歉!」薩克鬆開手,然後倖倖然地走到了房門,坐回原來的位置。

浿坦看著他,雖然想走過去告訴他什麼,但還是作罷。

浿坦也走到了浴室,這裡是男女分開,所以不必擔心春光外洩。傑瑞絲正好要走進淋浴間,看到浿坦:「你也來啦!」

「嗯。」浿坦想到那一吻,實在不知道怎麼開口下一句。
「你怎麼了?」傑瑞絲聽到那語氣不對勁。
「沒有,只是累了吧!跟你一樣。」
傑瑞絲走進了淋浴間,浿坦則是慢慢走了進去。

兩個女人在經過大約十分鐘的梳洗之後,傑瑞絲走了出來,來到鏡子前,看了看自己的臉部。

沒多久,浿坦也走了出來,看到了傑瑞絲,浿坦幾乎不敢看傑瑞絲一眼。

「你怎麼啦?」
「沒有!」浿坦大聲回嘴。
「你不曾這樣子!」
「我哪有!」浿坦否認。
「我也知道你對薩克有興趣......」傑瑞絲隨後說出這句。
「!」浿坦聽到大為震驚。
「沒有!沒有!沒有!我沒有!」浿坦趕緊否認。
「你剛剛已經說了出來......」
「哪裡?」浿坦想不起來。
「在酒吧上......」
「天哪!」浿坦一臉尷尬模樣寫在臉上。
「難怪他會知道這裡!」
「早知道就不喝這麼多了!」浿坦繼續說。

「你放心,我不會生氣,我跟他幾乎沒有什麼『感情』關係,我們已經分手了!我沒有想跟他復合。」傑瑞絲平心說。

「我們兩個只是『好朋友』!」傑瑞絲笑笑對著浿坦說。
「我以為你會生氣......」
「我氣什麼?」

「他是我『前」男友。」傑瑞絲在「前」口音說得很重。
「其實我對他也沒有興趣......大概酒喝多了吧!」浿坦感到心裡舒坦。
「你跟他相處之後,你會發現他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
「你說得對!過去我跟他在一起工作時,他蠻想有『支配權』的。」

「一下要我做那個,一下要我調這個,我有自己的方式,我才不想聽他的分配呢!」浿坦想到過去的工作情形。

「你們兩個個性不適合,我也是。」傑瑞絲轉頭看著浿坦說。

「......」

兩個人走回原來的房間,一進房門,就看見薩克在扶手椅上睡著了。


「不知道有哪個女人會喜歡這樣的男人?」浿坦看了看薩克滿臉頹廢樣,一臉鬍鬚,頭髮看起來幾天沒洗的樣子,雖然身材健壯,但私下也有邋遢的一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