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6的文章

情(續四)

艾維茲往前走,看著前方。前方都是荒煙蔓草,樹林高聳,她心裡所想的除了是那隻白色的貓以外,當然還有她的姊姊。姊姊離這裡很遠,這是個廣大的叢林,想要找到彼此,可能還需要時間以外,最需要的就是運氣。

情(續三)

接近晚餐時分,洛爾與海娜坐在一起,卻不看著彼此,只是望著眼前的火堆不斷燃燒。熊熊火焰燃燒的木柴聲,批哩啪拉地不斷催促著,好像時間在這個時節凝住了。族人在火堆面前不是聊天,就是在自己的屋外旁整理家園。長老也看著他們,而神媒與神使則是在自己的屋內禱告,念經,希望自己部族可以長久永存。

偽意義(四)

這種填補意義的方式有用嗎?我是說在意義之中才能放在我們想要的意義能夠知道我們合理做出每一步有最佳方針嗎?世界強人這麼多,聰穎過人的天才這麼多,為何不能解決一個個數學悖論問題?人類相對矛盾之下的各種碰撞,看來我們能夠放上的意義也大多是科學家對於當前給個合理說法,證明我們的世界是一個隱身在冰山下的世界真正面貌。

偽意義(三)

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尤其在這個需要強烈認識自己的年代中,各個自我激勵的書籍念念不休,我們也言猶在耳,「be yourself」的真正意義的前提之下,我們只是想「勇敢」做自己,然而,這根本不可能辦到,因為要勇敢,網路上的「神經病」那麼多(請原諒我寫得這麼直接),我們就算不斷鼓勵自己,總有人要看你出糗,就算你非常堅毅,非常有韌性,但也可能被打倒,因此,這好像也不是「做自己」本身這樣單純,我反而想問,自己與別人之中的自己的立足點在哪個意義上?

情(續二)

「現在真不是時候!」元神心想,牠邊跑邊喘,雖然雪的深度幾乎不像牠之前走過的那樣深厚;相反地,還有融化的跡象,但不代表「春天」要來了!

情(續)

明達葉從樓梯間逃了出來,一打開「逃生出口」的大門之後,回頭看了一下,「呼!」明達葉嘆了一口氣,隨即她脫去制服,丟在一旁的垃圾箱,然後快步逃離這裡。

偽意義(二)

大腦裡的神經細胞,是需要樹突,由突觸去溝通的,如果溝通不良,那麼大腦就會亂了順序,大腦沒有了秩序,這樣要從混沌走到秩序,是根本不可能的。生命的起源不也就這樣嗎?單細胞生物與多細胞的生物的不同,是因為我們有專門的「獨特」細胞(我知道其他動物也有),如肌肉細胞或者骨骼細胞,我們之所以也那麼獨特,不是因為上帝派來的,而是我們的天性的某一部份在生命路程之中是獲得上帝青睞的原因,我們的愛可勝於彼此的忌恨,我們是真的很願意放下個人仇見,為了完成當時糾葛而有的利益。相信人類是真的不同,不是因為獨一無二,而是在這樣的演進旅程之中,我們真的見證了歷史。

偽意義(一)

這世界變化很快,看看現在的人們,我們變化很多。這人們學習得也很快,看看我們手中現在所握有的:講求高效率的學習方法,並且在短時間內,一次大量獲得所需要的資訊,如今到來,我們又學到了什麽?

喬走到一半時,回頭看了一下原來的屋內情形,隱隱約約能夠看見裡面有人,只是不清楚他/她在做什麼。「你在做什麼?」喬大喊。凱茵絲彷彿聽到是喬的聲音,但聽不清楚,不過她猜想大概是她吧!「我在換衣服。」凱茵絲在屋內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