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動(續五)

圖片來源:alexanderromero

姊姊抱起妹妹,拼命地狂奔,跑回村莊內,要找巫醫治療。一路上大喊巫醫在哪?他現在在哪一棟房舍治病?或者又問他在哪一棟?族人們看見了受傷的女孩,嚇得不敢多看,但也有些族人熱心地指著巫醫在哪一棟房舍。「xghbs!」姊姊向他們致謝。


姊姊跑進一棟房舍,當時巫醫正好為一個類似感冒症狀的族人治病,並且向病人說明怎麼後續的照顧方法。姊姊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衝了進去,開口就說請幫幫我的妹妹!她被怪物給咬傷了!請趕快救救她!少年也在後面跟隨,看著這兩對姐妹、巫醫,還有這群家人。

巫醫點頭,並且拿著身邊的草藥搗成碎狀,鋪在妹妹的小腿處,妹妹痛得大喊!當姊姊把妹妹放在地上時,巫醫小心仔細看著她的傷口究竟是被何種怪物給咬傷。巫醫看著妹妹的臉部,妹妹還在忍耐,上一次她也是因為受到怪物追擊而受傷,這一次她又再一次被怪物給咬傷,真是禍不單行,不過她也在這一次存活了下來。姊姊看著妹妹逐漸平息下來,感到很安慰,她可不想失去這一個唯一的家人。

當然治療還沒有結束,這只是個開始,巫醫開始念起一段咒語,「sbrkml784enb6W% W%NW% )^%JW$Q BMI:_+B&*w。」接著,巫醫閉起眼睛,把一隻手按壓在妹妹的小腿受傷處,「nr765bwymr8ws 7i。」他又唸了一段咒語,妹妹上半身突然開始起身,整個身體往外擴張,姊姊看到不可思議,以為要發生什麽事,想要按壓著妹妹,突然伸出手來,想要制止妹妹的活動,不過卻被巫醫一攤手阻止。

過了約一兩分鐘,妹妹又倒下,姊姊看到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連忙叫著:「晏!晏!晏!」妹妹無回應。又等待了一些時間,妹妹突然驚醒,起身往旁邊的地面吐了一地不知名的嘔吐物,顏色帶有深綠與深紅之間的東西,裡面彷彿還有生物在蠕動,姊姊看著很驚呼連連,連忙問巫醫,她目前怎麼樣?

巫醫告訴辰,他說她還是需要身體休養,不適合活動。姊姊聽到了這句話,心懷感謝,連忙握住巫醫的雙手,「xghbs!xghbs!」辰不斷點頭示意。

巫醫轉頭看了一下晏的傷勢,認為這怪物可不是普通的怪物,認為你們要小心點才行。說完之後,他就走出屋內,往下一站的族人繼續「治病」。

姊姊看了一下妹妹的傷口,還是化膿帶著血水,只是沒有那麼紅腫。姊姊問妹妹你感覺如何?她說還好,沒有那麼痛了,謝謝你,姊姊。少年慢慢走了過去,略顯自責地看著妹妹。

「FJME%Nrk75hb4。」妹妹告訴他這不是他的錯。
「ne7e4。」少年還是有點不怎麼高興。
「nf8b5w7iwbn7。」少年在她身邊坐下,妹妹則是抬頭看著他,摸著他的臉說。
「treb5e6n7e7。」少年認為應該要做些什麼才好,說完這句之後,他立刻跑出屋內,到戶外採些漿果給妹妹享用。

「NE%N!」姊姊與妹妹來不及阻止。

少年立刻跑到了這叢林附近,看看哪裡有漿果可以採收。少年看啊看,叢林的一處的確有鮮紅色的漿果,也有深藍色的漿果,還有橙色的漿果,少年東抓一點,西抓一點,直到他認為足夠為止。少年把漿果擁在懷中,帶回去給妹妹享用。一隻怪物在「暗處」中觀察著少年,牠要準備發動一擊......

他走著走著,看到前面的村落快到了,那一隻怪物趁這時候往前跑過去,從他的側面飛撲上去,不但撞倒了他,還弄得他滿身是傷與泥土。漿果倒了滿地,他則是倒臥地面,沒有清醒。那一隻怪物見狀是好時機,衝了上去;這時候,少年醒了,痛得幾乎爬不起來;那一隻怪物張開大口,咬了過去,少年回頭看見一隻大嘴巴,馬上蹲下身子,那一隻怪物撞擊到樹幹,痛得搖搖頭。少年看見了那隻怪物似曾相識;牠回頭,目漏兇光瞪著他,「mr6nq!」少年心想那不是獨角猛獸嗎?何時會攻擊族人了?

他趕緊跑回村落求救,畢竟他赤手空拳根本沒有辦法對付牠。


姊姊心想,那個少年怎麼還沒有回來,對著妹妹說你等一下,我出去一下。妹妹點頭。姊姊把妹妹慢慢放穩,辰走了出去,東看西看,怎麼沒有看見那少年的蹤影,這時候,等待了一下,就看見少年從叢林跑了出來!少年很驚慌的模樣,姊姊只是看到他跑出來的樣子。

姊姊跑了過去,想問你怎麼這麼久,到底發生什麽事?而後面的獨角猛獸也從叢林跑了出來,想要找尋那少年的蹤跡,東看西看。姊姊問少年到底發生什麼事?少年指著後面,姊姊就看見那一隻暗紫色的獨角猛獸,慢慢貼近那他們兩個人。

姊姊認為不對勁,趕緊回頭握著少年的手,跑往妹妹的處所,要把妹妹帶走,以面再受一次傷害。

獨角猛獸看見那兩個人在跑,也跟著跑了過去,少年回頭看見獨角猛獸已經追了上來,認定要快一點才行。其他族人們若是經過戶外的空地,也認為不太妙,跑回家拿武器襲擊這一隻怪物。

姊姊一進到屋內,看見妹妹躺在板子上,趕快叫她起來,妹妹不知道發生什麽事,姊姊趕緊說明又有怪物追著他們,要趕快逃離這裡才行。少年回頭看了一下,那隻怪物離他們越來越近,姊姊趕緊抓住妹妹的手回頭跑,但是已經來不及,獨角猛獸衝破了門口,把少年、姊妹兩個人推到各地,那群家人也害怕地不敢輕舉妄動......


就這樣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夜晚。喬與凱茵絲兩個人在半夢半醒之間的睡夢中清醒。陽光灑落在凱茵絲的眼角中,縫隙之中的陽光看起來特別耀眼,映照在凱茵絲的臉上的許多一格格影子,但她不自覺。睡眼惺忪地從喬的一旁醒來。凱茵絲揉揉眼睛,看著屋外,許多族人早已在外面活動,凱茵絲打著赤腳,走出屋內查看。一群孩子在踢著用樹皮編織的「足球」,凱茵絲根本沒有什麽運動細胞,只能看看他們,轉頭看了一下其他族人的活動,一如往常,他們彷彿忘記了怪物的攻擊,也許是「嶄新」的一天吧!凱茵絲又轉了頭看了看左方,長老不知道在跟族人們講著凱茵絲聽不懂的話,「唉!這是什麽樣的開始啊?」凱茵絲心想。

她回頭,看了看喬是否醒了。她一進門就看見喬剛好醒了,然後正在著裝,準備出發。

「這麼快?」凱茵絲問。
「你想要留在這裡當他們的新娘嗎?」喬回頭對凱茵絲說。
「嗯......我可不想。」凱茵絲想了一下回答。
「快點了!等一下去找長老談一些話,吃完早餐就出發了!」喬趕緊對她說。
「喔。」
「我先過去了!」喬幾乎準備好了行李,因為也幾乎沒有什麼「行李」,部分已經在多眼猛獸的攻擊下被摧毀殆盡,只剩下零星少數的東西,至少記事本還在。

「你們還要談什麼?」凱茵絲問。
「你先換衫吧!」喬對凱茵斯說。

喬拿著行李,走出屋內,到長老的房舍去,只留下獨自的凱茵絲在換衣服。這裡幾乎沒有隱私可以遮蔽,所以她也只是穿起一件外衣加上鞋子,還有薄外套。


凱茵絲看了看屋內,「唉!何時才能回家呢?」她心想。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