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的另一半

圖片來源:David Zellaby 

承認吧!承認你愛吃吧!當我們看到琳琅滿目的食物餐點在我們眼前時,除了拍照「紀念」之外,你還有什麽舉動?想著怎麼吃?想著這可愛的、這精緻的,這費人功夫的餐點,真是叫人垂心肝,捨不咬下一口,你看鮮嫩欲滴的草莓糖霜,附著上動人的鮮奶油上,配上草莓切片,還有與牛奶結合的粉紅色果肉醬,每一口泡芙,每一口蛋糕,每一口派,這樣的甜點怎麼捨得讓人說不?


愛吃的人絕對不會選擇這麼做,甚至他/她會想出好點子來保存它,可能會放在冰箱冷藏,趁著還沒達到室溫溫度一致時,切下一塊蛋糕,咬下一口,或者可能放在冷凍庫,這樣吃起來的滋味簡直就是草莓冰淇淋,你可以試著把蛋塔、或者軟綿綿的內餡之類的甜點放進冷凍庫,然後你預估大約兩到三小時的結凍時間,但還未結冰前,拿下來品嚐,這簡直是人間極品!

會吃的人,或者懂得會吃的人,那舌頭簡直很挑惕,要通過他們的味蕾,除了要色香味俱全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忽略了食物的基本味道:該辣的食物就要辣得過火,但又不能掩蓋辣椒的真滋味,而要麻的食物,如大紅袍花椒,要麻中帶辣,辣中更有層次,不能馬上攻心,會讓身體無法承受辣的味覺。甜的食物,不能只有甜,那舌頭是可以嚐到甜以外的味道的,而所謂的味覺圖,有人說那根本是錯的!而我卻一再說那不是錯,而是錯的一半!

當然無關對錯這麼簡單認知,就以甜的食物來說,沒有人認為草莓是苦的,除非你去摘一片草莓葉放進口中,每天嚼,也不會吃出甜來,就算會,也多半與你的唾液與草莓葉的汁液在結合,融入你的味覺中。

人多半是草食動物,很少是純肉食動物,因為大口吃肉,那根本在吃肌肉蛋白分子的氨基酸,所獲得的營養,也多半是「能量」性質的,嚐不出真正的味道來。沒錯,青蛙肉與雞肉很像,豬肉與牛肉很像,與羊肉很像,因為把所有的肉蛋白結合之後,你根本吃不出豬肉、牛肉與雞肉的個別口感,而連素食本身來看,所謂的素肉也不是真正的豆類與蒟蒻之類的製品,人要吃出真正的差異,這不是你掛上「美食專家」就可以辦到的。

現在的美食專家為何這麼挑嘴?原因在於我們真的很「享受吃」的過程,你上班要喝杯咖啡,中餐需要餐點補充能量或熱量,下午茶又不免肚子哇哇叫,點心、餅乾與零食,你可能有空趁著去洗手間的時候,就去買一包來解解饞,沒有人怪你,更不會有人埋怨你,他們只會指責你,為何他們沒有份?

吃著吃著,人的味覺就產生了變化,大腦的反應是在吃,但是是你本身在吃的緣故,請記住大腦本身不認識食物,是你才認識,你了解你的存在,你活著為了吃,為了生存,為了不要被老闆退件、被老闆責罵,甚至要抱著自己的「盒子」離開辦公室,你都會想辦法存活,因為你的目的就是為了戰鬥而努力寫文案,提高精神,你可能甚至喝了一堆能量飲料,就是為了讓自己走火入魔。

人類唯一意識到自己的代價,原來是發現我們有在吃這個動作,這是大腦與嘴巴,還有意識的共同體,你在吃就意味著你能了解「吃」這件事,否則我們上街,怎麼老是見到與吃相關的產業?便利商店有賣吃的,你轉角的雜貨店也有幾毛錢的小點心,即使你是流浪漢,你都要克服要找廚餘吃的心態,補充飢餓感,哪管那有老鼠居住,哪管那裡噁心至極,你都會有一套生存法則,那就是「怎麼吃」。

所以這很重要,怎麼吃,不單單只是為什麽吃,而是怎麼吃的過程中,我們真正學習怎麼吃的心理,來建構我們吃的健全,沒有人一出生就會做麵包的,猿人也不是會把玉米磨成粉,做成玉米餅來享用,很多食物——其本身就是該食材的樣子,猿人知道怎麼做漢堡嗎?或者他們會知道肉排還要沾取醬汁吃?

即使他們知道蜂蜜沾取肉排很甜蜜,他們大概也不會天天吃,因為那真的很「膩」,蜂蜜的甜度,不是每一個人可以接受的,且還會認為那「甜度適中」。熊適合吃的甜度,不適合每一個人種,更不可能適合每一個物種。因此,我們大概都有一個基本的味覺守則在遵守,那就是剛好的酸甜苦辣。


食物的明星光環,就像八卦一樣,不會膩。


沒有人會直接把胡椒果實直接當草莓咬一口之後吃下肚。或者每天吃鳳梨、柑橘之類的水果,還不會反感。我們都有基本的食物指針來當我們的中繼站,因此多半我們知道食物什麽樣的味道會剛好(這裡的重點不是份量,而是「味道」),這種味道指引我們在甜的味覺中,如果太甜,那麼就會有一種死甜,好像在吃著巧克力之後的甜味,只有想喝水的衝動,化解味蕾上的乾澀。而太鹹,就有一種死鹹,這種鹹味好像嘴巴只吃著鹽巴的味道,喪失了真正食物給我們的美好。

大腦很清楚,這種煞車在哪裡,因為我們的大腦上的味蕾分子與舌頭上的味蕾分子,緊密結合,神經傳導物質所分泌的每一處味覺感,就像跳動的多層節奏,容易起波瀾,浮現在我們的腦海中,不會散去。為什麽?因為吃就單單這個動作本身,我們的感官要全部用上,視覺的美味,聽覺的脆響,嗅覺的提升,再加上的味覺的攪動,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是感覺的昇華,沒有感覺在大腦翻滾,你怎麼會享受到食物給你真正的感受是前所未有的?

所以「怎麼」吃很重要,不單單只是吃本身這麼簡單。所以人很樂意單個美食專家,這也是我們樂此不疲的原因,因為就單單喝一杯咖啡而言,我們還要「用心感受」咖啡的香氣,但也可惜的是,一杯真正的好的咖啡是不應該有過多的添加的,或者是說,黑咖啡的濃厚苦味,是應該讓我們這種被咖啡因灌滿全身的人了解,喝的咖啡是在品嚐咖啡的每一分味道,而不是停留在下肚之後的味道。

會喝水的人,可能喝下一杯冰山融化的水與山泉水,除了感受溫度之外,大概感受不到水之間的差別。你喝了一杯濾水器過濾的水,以及喝下了一杯由飲水機煮沸過的水,大概也感受不到哪裡去(我是說,大腦對於這種的水的見解是平均的)。因此,不管你喝下了什麽,大腦要感受的味道遠遠不如吃下去的感受,這也是我們喜愛吃甚於喝的原因。

當然,喝水是會喝到撐的,喝無過濾的果汁,甚至喝石油(我假設石油可以喝),除了濃稠程度不一之外,大腦幾乎感受不到有多大的差異,因為你把這種很濃稠的汁液放進你的嘴巴中,然後等待三十秒到一分鐘,你只會感覺它已經與你的唾液已經融合,就跟我提到吃的草莓葉一樣的例子,因此我才會說,食物的純正滋味,我們只是一種與口水結合的味道,並非真正該有的味道。

或許印度人嗜辣,美國人嗜甜,或是哪一國家的人民喜愛那種與我們與眾不同的味道,但並不代表我們生來的味道適合在那個指針刻度上,或者是說我們的味覺可以非常發達,可以挑戰極限,往更辣、更甜、更鹹或是更酸的食物邁進。即便我們嚐遍山珍海味,即便我們很願意壯膽,即便我們總認為酸梅、人肉之類的食物,我們還願意放進自己的嘴,但我們也應該深刻了解吃與食物的結合,不是我們的心理認知這麼結合的過程,還有我們對於自己思索的一大反思。

現代的人多半是為了吃,街友沒有挑惕食物的權利,所以我們還是認為吃本身沒有什麽「教養」可言,如果你只是認為吃只是為了三餐基本供需這麼簡單的概念。打翻的牛奶、,滿缸的可樂以及各種可以浸泡在裡面的汁液,我們一點都不「浪費」,發揮了大愛的精神,勇於追求實驗精神,就只為了為了讓牛奶滋潤肌膚,可樂產生噴泉,巧克力來潤膚,有沒有功效,我不知道,但我一直知道的是當食物浸透我們身體時,我們都以為食物是真神,是萬能,是不能沒有「祂」,像神一樣備受崇拜與尊敬,但也從這些堆積成高山的食物讓我們得知,我們還是只能放棄一部份的食物,因為我們的高山必須放在最新鮮的上層,才能被看見,你放在下層,甚至裡面,誰會知道裡面有顆鑽石或珍珠呢?


唉!我們是嫁給了食物,不是一個真正我們有共同生命的人,即便你的另一半也愛食物,但多半他/她與食物的合照沒有你們兩個單獨且不含食物的合照多。食物的明星光環,就像八卦一樣,不會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