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知(續五)

圖片來源:Jess

洛爾回頭看著自己的「百寶箱」就這樣「淹沒」在冰層中,海娜看著他,認為這樣的人實在很爆笑,又很悲哀。


「往前看吧!它是回不來了!」海娜半開玩笑地表示。
「是啊!回不來了!你倒說得輕鬆。」洛爾不想理會她。
「不然你要怎樣呢?」

「我......」洛爾強勢想說什麼,卻說不上來。
「你就是想拿回來是吧?」

海娜回頭走回去,那些冰層漸漸地蔓延,快要觸碰到海娜的鞋子。

「你看看,這種東西,你對付得了嗎?」海娜指著那些冰層,對著洛爾說。
「......」洛爾答不出來。

「你的重點不是這些東西吧?」海娜又走到了洛爾身邊。
「往前找到凱茵絲最重要吧?」海娜看著洛爾。
「算是吧!但裡面的東西能夠幫助我們很多。」
「你不能自己做一個嗎?」
「我不會。」
「好吧!我也不會。」
「原來,你也不會......」洛爾說得小聲。
「你說什麼?」
「現在要往哪個方向走?」

洛爾拿出插在背後的地圖,放在海娜的面前,「往這裡走。」洛爾指著十點鐘的方向。

「我們現在在這,根據太陽下照射的影子長度,我們的位置沒錯。」
「嗯。」

那冰層還在蔓延,碰觸到樹木,像是吞噬一樣,一點一滴侵蝕樹木本身,還有周圍的雜草。

他們兩個走了大約一個小時的路程,隱約看見前面有村落,「你看,大概就是這裡了!」洛爾指著地圖以及看著村落的大概位置,海娜看著地圖,也看著村落的位置。

「你說對了!」
「我們去問問看他們。」

洛爾把地圖插回原來的背後,然後往前走去,海娜在後方跟著。洛爾看見村落的人們稀稀疏疏,想說怎麼這裡的人這麼少?

「請問......你有沒有見過一個綁著馬尾,略帶有金黃髮色的女子來過這裡?」
「ghsb57ebrtneTY$5?」一個勇士在磨著自己的木頭尖端,保養自己的武器。
「你說什麼?」

「ghsb57ebrtneTY$5?」他再重複一次。

「不是,你有沒有見過頭髮有金黃色的女子,綁著馬尾?」洛爾邊說邊擺出動作給那名勇士看。
「ghjDFhdfghTY$5?」勇士還是搖頭。

洛爾氣瘋了!急忙想解釋,但他真的不會說血陽紅文。

海娜看著他,總認為又好氣又好笑。
「先生,拜託!你只是白費口水罷了!」
「你有什麽辦法嗎?」洛爾轉頭看著她。

「喔,很簡單,先不要問,先了解他們再說。」
「這樣?」
「沒錯。」
「請問你在做什麼?」海娜對著那名勇士說。
「JDTHe5ysdghnsg。」
「這是做什麼用的?」
「DFJt8dfbgn。」

洛爾在一旁看著她,認為這女孩怎麼這麼厲害。

「你聽得懂嗎?」
「嗯,聽不懂,至少你願意聽他們說話。」
「你不要不懂裝懂,好嗎?」
「我哪有,這是禮貌。」
「你不是說要先找到凱茵絲,是重點嗎?」
「但我可不叫你直接闖入別人家要見到她。」
「你這樣子,誰會幫你?」海娜繼續說。
「他們會。」海娜指著那名勇士。

那名勇士看著他們,一頭霧水的樣子,同樣對他們點頭微笑。

「你可以帶我見見你們的主者嗎?」

勇士指著其中一棟房舍。

「那就是嗎?謝謝啊!」

海娜對他點頭致謝,洛爾看著海娜與那名勇士有點不敢相信的樣子寫在臉上。海娜走往前,看著房舍周遭,「這間看起來很不一樣。」海娜心想。洛爾跟在後頭,不明白他在看什麼。

房舍沒有「門」,只有一個像是「門」的東西阻擋外面與裡面的差別。
「請問......我想請你幫個忙......」海娜敲敲牆壁,對著裡面的人說。

裡面的人走了出來,但不是長老,而是勇士的主者。

那個人身材魁梧,體格壯碩,看著前面的那兩個人彷彿像個青少年一樣。

「khjnft6gyTY$5?」
「請問......你們是否有見過其他的人士來過這裡?」海娜問。
「dfgdvr45nHFH,DRTU78b46vj。」
「是這樣的,我想找到她,因為她是我們的朋友。」

那個人指著外面的另一棟房舍。

「你是說,可以找到她是嗎?」
那個人走到的門口,指著剛剛同樣的房舍給他們看。

海娜跟在後頭看著他,洛爾也看著他。

「走!說不定就有我們要的答案。」
「走?他說什麼,你又不知道。」
「那不是重點。」

海娜與洛爾走到了那棟房舍,在經過的路程中間,聽見一群人走草叢裡走了出來,提著一個他們從來沒看見的動物屍體。海娜轉頭看見了一群勇士高興著唱著歌,提著動物屍體,看著很驚奇。洛爾則是一臉驚呆,從來沒看見過這種生物。

「那是什麼東西?」海娜問洛爾。
「我不知道,我也是頭一次看見。」

一個像豪豬的動物,被五花大綁提到了一個空地前。所有的勇士、婦女、小孩這時紛紛走了出來。海娜與洛爾看見了這麼多人,真的意想不到。

「他們都待在裡面?」
「難怪看起來很稀疏。」

那個動物,全身有刺,有獠牙,還有角,顏色呈現藍色與棕色混合而成,眼睛怪兇猛。海娜看著那隻動物不寒而慄,「牠隨時想要吃掉我一樣。」海娜心想。

海娜敲敲門,向裡面的人請安問好。
洛爾看著她,裡面的人慢慢走了出來,看著他們兩個。

「HJEVVW34ebgbren6?」
「你好,我們是這裡參訪的,了解你們文化的,你願意收留我們一晚嗎?」
「dndtnn。」
「他說什麼?」洛爾忍不住插話。
「你先別說話。」
「我很喜歡你們的建築風格,可以帶我們認識一下嗎?」海娜轉頭對著長老說。

長老起身邀請這兩個人到旁邊的角落坐下。

「這裡嗎?」洛爾問。
「謝謝!」洛爾隨即坐了下來。
「MFtdtjr8nern,dvkidfb74budfhne4。」
「lynby957j7bsdftl,vdgnsfh,r88r。」長老繼續說。
「雖然我不是很了解......你所說的,但我感激不盡。」洛爾雙手合十表達致謝。

一位婦女在門口端了兩杯不知道是什麽東西的飲料送進長老的面前。

長老擺出喝下去的動作,要他們喝下。

「這......什麼?」洛爾問。
「很特別的顏色。」海娜看著杯子裡的類似茶葉的淡黃色又略帶有一點綠色葉片在旋轉。
「謝謝你。」海娜說完之後一口喝下。
「甜甜的。」海娜仔細品嚐。
「有嗎?」洛爾喝下之後,感覺幾乎沒有什麽味道。
「這是什麼?」海娜問。
「fnbfre5nroen>。」
「嗯,雖然我不是很了解,但很謝謝你的招待。」
「對了!你有見過這樣類似的女孩嗎?」海娜轉頭向洛爾要凱茵絲的照片然後給長老看。

長老拿起照片,看了一下說:「nthg。」

「沒有嗎?」海娜小心看著長老的表情問。
他搖頭。

「那......謝謝你。」

洛爾起身想看看其他地方,海娜轉頭看著他。「你幹嘛?」

「找凱茵絲啊!」
「你不覺得你很沒有禮貌?」
「沒有。」

長老起身看著兩個人,出示「推」的動作給兩個人到外面。

長老指著其中一棟房舍,「fgnsbw6b。」

「走吧!」洛爾說。
「等一下!」海娜制止洛爾往前走。
「他好像要我們去那棟房子。」
「應該不是,他們是要我離開到其他地方找住處。」
「你胡說!他明明不是指.....好香喔!」海娜聞到剛剛看到那動被燒烤出來的味道。
「我可以享用嗎?」海娜轉頭對著長老問。

他只是笑啊笑。


「那我就不客氣了!」海娜走過去,看著許多族人坐在一個火堆前烤著肉排,洛爾也看著他們,「你確定要這樣嗎?」他邊走邊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