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Beverly

一隻多眼猛獸倒臥在他們大家的面前,經過一場激烈的戰鬥,多眼猛獸不敵這麼多人的圍攻,倒在大家的面前。姊姊看看妹妹,也看著那位少年幾乎沒有什麽傷痕,感到欣慰。


「SN$W%b5ynw34?」姊姊問那位少年。
「T)VWYghsv54(%%^)。」少年回答。
「fh^35S@$GH_FGH。」姊姊說。
「7*%r4b74b644b。」少年不解。
「$^i)@#Trt。」妹妹幫忙插話。
「tie45b7e567wv57t5。」少年搖頭,「S%Eyw45b6w34b。」他繼續說。

「RY#$V8JDFGfdgjf。」姊姊說。
「WFBDybnsd。」

那位婦女問那位姊姊:「seryser aerb?」

「drtynwrb&%rfhg。」
「_ERTGH5sdgn,RTBervkdhserb。」
「esn?」婦女認為這怎麼可能。

「DYEG6barbsfg。」姊姊很肯定地說。

多眼猛獸隔了一段時間,化為透明的血水,消失在眾人的眼前。長老在遠處看著那姐妹倆,神使與神媒也觀望著她們,相信厄運還會繼續降臨在這個村落身上,因此長老走了過去,想問問那對姐妹倆的意見。

「rhsER5e7wb4?」
「UFRTBe4b。」
「BJ$%ghw45。」
「Wfnfgkrt。」
「L^nb67vt=$%gh4h。」姊姊趕緊解釋。
「^4w5wbe。」長老點點頭。

幾位勇士看著她們,心頭又矛盾又害怕。那位婦女與小孩看著姐妹倆,讓這對姊妹感到很感心。少年則是看著遠方的樹林,他總認為災禍馬上就會降臨。


彎角猛獸看著那三個獵物,小女孩卻是老神在在,艾蓮娜心裡惶恐不安,傳說獸準備要反擊。傳說獸往上飛行,這是後彎角猛獸把彎刀往上射擊,傳說獸閃了一下,換另一個彎刀射向傳說獸,牠又再一次閃躲,這時候艾蓮娜握著小女孩的手要逃離這裡,不過小女孩的腳卻好像固定在此地,拉也拉不動,也害得讓艾連娜差點摔倒。

「你幹嘛?還留在這裡看戲?」
小女孩不答話。

「走啊!不然下一個死的是你!」
小女孩還是不為所動,反而走向彎角猛獸,「喂!你要送死也不是這樣死法!」艾蓮娜不敢走過去。

艾蓮娜想了一下,「不行!我不能讓她這樣做。」艾蓮娜跑到小女孩的面前,看著她說:「我知道你有什麼目的,但這個時刻絕對不是正確的選擇。」

另一把彎刀再一次射向傳說獸,傳說獸閃過。彎角猛獸還沒有察覺到小女孩慢慢向她靠近,不過等牠發現時,彎角猛獸準備張開大口要咬住她。小女孩伸出手碰觸到彎角猛獸的鼻腔,彎角猛獸竟然像個溫馴的熊?艾蓮娜不敢置信。

「怎麼會.....?」

但是過了約十秒鐘之後,那「法力」消失了。彎角猛獸用力跨越一步咬向小女孩,艾蓮娜見狀不對,上前抱住她,然後往旁邊倒去。

「你怎麼......?」艾蓮娜驚呼,「不是,你一定有什麼能力可以平息這場動亂。」艾蓮娜看著小女孩沒有什麼印記符號,「不對,一定有什麼......」彎角猛獸這時候衝了過來,傳說獸往下俯衝,然後用口吹氣,凍結一部份的彎角猛獸的身體,彎角猛獸被迅速凍結,艾蓮娜趁這時,趕緊抓著小女孩往外跑,凍結時間不長——其實她們也不知道——彎角猛獸這時候甩去身上的冰霧,看著前方,追了出去,整個屋子碎爛,傳說獸在後頭跟著,但還沒有結束,後頭還有一個更巨大的怪物追著彎角猛獸,以及他們三個。

「快點!」聽著腳步聲越來越倉促,艾蓮娜趕緊用盡力氣往前跑。

那一頭巨大的怪物衝破樹林跑了出來,那巨大的影子籠罩他們三個影子,艾蓮娜回頭看,看見了一個比大象還要大的怪物出現在身後,但因為太陽照射他們的影子,以至於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艾蓮娜也只能往前跑。

「媽呀!那是什麼?」艾蓮娜心想。

獨角猛獸看著那對母女,感到很高興,雖然牠喪失了牠的兄弟以及黑猩猩,但是牠還是要堅強的面對。獵人走過去摸著牠的頭部,感謝你的幫忙,獨角猛獸有點害羞,其他人士則是拿出食物給牠吃,灑落在地面餵養牠,牠看著地面的肉排、野菜,高興地吃了起來。長老也看見了外面的舉動在自己的屋舍門前。

獨角猛獸吃了有點飽,獵人問他怎麼會來到這裡?獨角猛獸當然無法「正常」回答他的問題,不過牠大致上聽得懂他的意思,牠回頭看著牠曾經走過的路線,雖然牠不是直接以步行的方式走到這裡。獵人抬頭看著獨角猛獸望向的路線,總認為那裡肯定不單純,於是向其他獵人以及長老提議,是否要到那裡查看近況。

長老做了簡單儀式,看來神明的意思是說可以,但必須小心為上。獵人連同其他幾位獵人走回原來的路線,想要了解到底發生什麽事,他們也準備好的武器,長槍、弓,以及彈弓走向那個「失落的村莊」。


跑出叢林之後,跑向一望無際的草原。艾蓮娜、小女孩以及傳說獸往前奔跑,後頭的彎角猛獸緊追不放,後頭還有一隻巨大的怪物跟著他們。

前面又有一個叢林,艾蓮娜她們幾個跑進去,彎角猛獸射出彎刀朝向她們,彎刀砍進樹木,差點傷到艾蓮娜,「呼!好險!」艾蓮娜回頭看著彎角猛獸,一手拉著小女孩。

小女孩的奔跑速度並不快,這時候因為拉扯之間,小女孩不小心摔倒,彎角猛獸這時候射出另一道彎刀朝向小女孩,艾蓮娜驚覺不妙,趕緊拉起小女孩;突然之間,彎刀像是時間凍結一樣,停在那一瞬間,原來是後頭的那巨大怪物身上的一個角刺進彎角猛獸,直接貫穿身體。

艾蓮娜一臉嚇呆,「......」她無法言語。

等待約一兩秒的時間,艾蓮娜才驚覺,快點跑才是上策。「走!逃離這裡!」艾蓮娜對小女孩說。彎角猛獸倒向地面,那隻巨大的怪物發出怒吼,讓艾蓮娜不得不摀起耳朵躲避這恐怖的聲音。


接近用餐時分,少年一個人坐在河邊,看著河邊的倒影,看來他想著那又愛又恨的弟弟了。他心頭滿是疑問:為什麼他要這樣做?為什麼不是我?身為哥哥,怎麼不能保護他?讓他送命?他看著額頭上的圖騰,那樣的印記是什麼意思?他不了解。一個充滿玄秘又好奇的符號代表什麼?他摸摸自己的圖騰,些許為凸,些許凹陷,也許他經過了這次真正的「成人禮」之後,他才了解成為一名真正的勇士所要付出的代價有多大,但這次也把弟弟送進地獄的路上,甚至讓自己的村落滅村。


他還是掉下眼淚,淚水滑過臉頰。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