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Lust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然而看著這空白的一張紙,以及空白的「頁面」等著我去填補,就讓人頭痛——雖然我知道明明是講著廢話,但卻又不得不這樣做的時候。


我現在的想法大概只有情慾兩個字可以形容吧!畢竟我是男性,有生理需求,只能看看色情影片消消火氣。然而,看著裸女在我眼前搔首弄姿,我實在沒有「反應」,因為我的心理又開始產生一堆問號:一個女性在你面前扭腰擺臀,為什麼只有「人類」覺得慾火焚身?或者我這樣問,一隻鳥在雌鳥跳來跳去,看哪一個雄鳥跳著最好——如果你是那一支雌鳥,你怎麼左看右看,其實舞姿都差不多,你大概也認為這幾隻鳥應該是很花心的那一群,所以你寧願飛走,也不願看他們跳熱舞。而人類看著穿著性感的女性,或者穿著英挺的男性,多半的印象就是擇偶的想法就如爐了,因為人「自古以來」就是為了配對而配對,多半要討好對方的歡心,於是要使出渾身解數吸引對方的注意,這大概也是人類的內心永遠跟不上自以為很理性的原因吧!

人類會勝出的原因,科學家們多半把原因歸因人類是理性的,這裡的理性是說明人類會歸因,找出原因的正確項目,然後像心智圖一樣,歸類理解,但對我而言,心智圖這類的歸類手法實在很愚昧,因為不是沒有原因,而是知道原因的背後不是只用因果圖就能看待這一切的根本。

我就說吧!我會講起廢話,人類不是看因果論是錯誤的開始,科學家依然找因果圖,解釋為什麼會發生,如何讓它發生,以及如何「預防」和「改善」它的發生。情慾為何會發生?因為人類有慾念,為何有慾念?因為人類有感覺?為何人類有感覺?因為人類的感覺是透過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碰觸之後產生的化學效用,簡單來說,人類的大腦中的那團迷霧才是解答這答案的主因,但是——重點來了——但不代表你破解了這大腦的「密碼」,你就能操控一個大腦,要他/她做什麼就做什麼。

科學家們也知道這一點,極力找尋大腦的關鍵解答,像是常常被研究的前額葉皮質,運動皮質,眼眶額葉皮質,海馬迴,腦幹,腦島,小腦,邊緣系統等等。他們知道這些是幹什麼,裡面的細胞作用是為何,於是大腦的可塑性開始加以改造,因為大腦的豆腐渣裡面的東西都長得一模一樣,前額葉的神經元與尾葉的神經元長得一樣,那為何不能調換?於是科學家會想辦法讓他們做不一樣「頭路」。當然,這不是說改就改,好比人類的習慣,這不能說換就換,總有一段適應期,於是科學家就是在做這些工作,幫助這些「神經元小孩」適應「新環境」。

你的大腦是適應了,可惜的是你的心智還沒。那心智是什麼?挖開大腦裡面沒有這個東西,你的左邊肋骨也沒有心智這東西,裡面只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器官:心臟。所以,心智不存在囉?當然不存在,你摸不到的東西就一定不存在,人類大多這麼認定——可是人類也是唯一認定那不存在的東西,一定是你盲目才看不到。所以,人類就有兩派:一是你相信你相信眼見為憑的一群,二是你相信你精神層面是讓你盲目的一群。宗教也是這樣的由來,我說我不信神,是因為我看不到,科學之中會解釋是科學裡的現象,是因為物理實驗證據而來,然而這又要需要理論來佐證,因此才會有一堆理論要證實量子是存在,原子是存在,各種微粒子會存在。但你看得到嗎?放大鏡看的粒子可以說服你你是原子組合而成的嗎?

你大概也會認為你只是一堆肌肉組織、一堆內臟、一堆血、以及一個具有兩百多根骨頭的東西而組合而成的玩意。什麼心智,什麼大腦影響人類理論在這裡通通看不到,但我們也證實,人類是很值得的研究對象,因為人類的行為實在很好笑,又愚蠢。

人類大概是唯一會穿衣服的動物吧!人類裸身不是很好?像動物一樣?人類都會把很多皮毛的動物理毛(像綿羊、貴賓狗),那人類那光溜溜的身體幹嘛要披著一套「狼皮」?現在不是狩獵季節,不需要偽裝。然而,當人類穿著衣服時,人類才知道全身赤裸是一個失去安全感的保護感覺,動物身上的皮毛褪去了,人類卻依然認為那是舒適,是涼爽,不是失去安全與信任。

這是人類的矛盾,因為人類不同於動物本身,人類裸身之後,在這社會實在不能立足,面對那水泥叢林,根本站不住腳,社會是需要團體共識——或許你會想,要是當初人類建立文明社會,要是每一個人不穿衣服,那現代社會是否就會有正當的天體營?答案是不會有,人類的部落長老們,也需要點樹皮、樹葉來遮掩身體的重要部位,因為上帝可不喜歡人類的陰部或陰莖外露,然後點燃情慾,胡搞瞎搞一番。


人類喜歡握有勝算的感覺,為什麽人類喜歡這種握有勝算的感覺?因為人類可以力求制衡點,保持最佳狀態,才不會「昏昏欲睡」。



人類通常會認為,這件事可不是正大光明在樹林裡做,因為任誰都會偷窺,這件事處理過程中通常很隱密,很低調,要是哪一對做愛時被發現時,或者公開團體性愛,人類的子孫不是數也數不完?看到別人在交媾時,你都會好奇瞪著眼睛看,自己也「寂寞難耐」要人陪。人類的感覺會勝認的原因之一,大概也是因為「同理心」吧!另外一個名詞就是鏡像神經元。因此,色情影片會讓人入迷的原因就是情慾總是源源不絕而來,我卻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們的行為。

色情業會發達的原因,大概原因就是因為人類有性的需要,為什麽有性的需求,因為情慾佔了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繁殖與擇偶。人類喜歡尤物,尤其是會你想做那件事的完美人物,因此,我們極力尋找可以與我們相配的一半,這點理性勝出,人類會運用與我們相符合但又有一點不同的個性做匹對,喜歡我們自己的人會喜歡相同自己但又一點不同的摩擦點的不同自己,因為可以讓我們努力改善自我,求得進步。簡單來說,就是人類在自己與不同自己的之間力求一個著力的平衡點,來達到「無限上綱」的地步。

慾望不會罷手,請記住這點。理性會,所以,慾望總是極端之中力求高點進步,這又讓我們看到人類在求得最進步時會採取的手段。國家強權就是在這樣的最高點中看看底下的高樓,哪一個可以與我們平起平坐?為什麽人類要這麼做?因為人類喜歡握有勝算的感覺,為什麽人類喜歡這種握有勝算的感覺?因為人類可以力求制衡點,保持最佳狀態,才不會「昏昏欲睡」。

如果事情可以因為人類的意識保持自己的最佳清醒型態不是很好?我們都喜歡在我們的操作底下能夠相信什麽該相信的事件發展,也就是說,人類喜歡無憂無慮的感覺,不喜歡一天到晚煩惱該獵捕什麽動物才好,如果在出發前還要擔憂會不會被豪豬給殺死,那麼人類大概不會跑那麼遠只為了部落們的晚餐。因此,人類的感覺一直希望在平衡的前提之下,保持「清醒」,才不會突然今天怎麼死都不知道。

這當然不是我們說了算,空難發生前的那一霎那,不是讓你知道你今天坐上了死亡班機,很多事情不能預測,連你會不會在班機遇上恐怖份子也一無所知,就算有安檢,就算有再多規模的例行性檢查,但不代表恐怖份子不會在機上操作飛機。然而,人類不是一出生就來預測我今天死亡機率有多少?而是了解我出發之後,我獲得的意念有多少?也就是轉變與應變。人類是很靈巧的動物,是因為這點人類可以轉機,可以轉換信念改變世界。進步的原因不是因為這種,而是人類的堅強信念之中,總有一些感覺在力求振作,也就是常說的直覺。

研究直覺的實驗中,科學家通常說明直覺的好壞各是什麽,好的幫助你贏得成功,壞的則是讓你嚐到失敗,而重點是不是相信不相信直覺的信念問題,而是相信問題之前的問題那會是什麽?可惜,我有兩個直覺,一是好的說服力,另一是陰險的小人,兩個都很活躍,我只能充當第三方機構來取得信任與研究。

回到情慾的討論上,人類的情慾很微妙,因為人類必須在想像之間找到可能存在的平衡點,像是有薄紗帶有蕾絲邊的內衣給人無限的遐想,但不是每一個人看見這些女性就會想做愛,或者看見這些具有健美肌肉的男性,就想要跟他做朋友,因為人類有理性。理性通常扮演著最佳要角,他會告訴你,這會不會一件華麗的糖衣?還是這只是一種表象?或者我們看見街道的型男美女們,也不會一直盯著對方瞧,但人類的目光依然很容易放在他們身上,社會的一種百態就是外貌永遠是一套裝扮出來的華麗皮膚。


別忘了,叫人會有慾念的就是若有似無的好奇感,是因為這套力量讓人類探索害怕又讓人驚險的未來,放在性愛上只是窺看自己的慾(你可以試試在是赤裸人體身上擺許多衣物,包括內衣,測試你的慾),而放在理性上,人類是大膽又小心翼翼走著每一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