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望(續)

圖片來源:Casey Fleser


「現在要怎麼做?」浿坦看著傑瑞絲,也看著牆上那已經歪斜的時鐘。

「......」傑瑞絲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著已經損毀的診所。


傑瑞絲走了一個角落,看著牆上的證書、過去的照片,還有放在架子上的藥品。傑瑞絲隨手拿起一張過去的工作照片,看了一下,薩克看到了她,也走了過去。

「那時,我們正在冷戰期,你記得嗎?」

「嗯,依舊記得,我記得導火線好像是因為處理藥物的先後秩序而起衝突。」傑瑞絲回答薩克。

「你的藥物的確處理有錯誤,我先說明這一點,我不是想跟你吵。」薩克怕她又要再次爭執這些細節。

「後來,你告訴我,如果這次的藥物能夠獲得上市,可以造福多少動物,甚至人類可以受益。」薩克繼續說。

「但因為副作用以及接二連三的噩夢,讓這計畫中止。」
「是啊!那副作用......噁心、絞痛,還有無預警的神經陣痛。」傑瑞絲想起那動物哀嚎的表情,忍不住落淚。

「我記得那次的實驗失敗造成了多少動物因而死亡,為此我們付出多大的代價?搞得最後人仰馬翻,錯誤一堆,計畫中止。」薩克回想起過往。

傑瑞絲拿起一罐藥,上面標籤寫著:「禁止與其他藥物混合一起食用。」,這時候,傑瑞絲想起:會不會是在藥物的處理過程中,有其他的添加物?

「那罐是特效藥,目前還在實驗階段,緊急時才會用到。」薩克看到傑瑞絲手中的藥物轉告她。

「你何時有這罐?」浿坦走了過去,想看看是哪種藥物。
「最近才研發出來,你記得那次的作用吧?」薩克告訴浿坦。
「我記得啊!我到現在還是很難忘。」
「我是根據那一次的配方而調製的,修改一些合成量。」
「那一次?」浿坦不明白。
「我也是。」傑瑞絲也聽到了,同樣回答這句話。
「那次的合成,減少了部分 QX 的用量,增加了 FXD 的用量。」
「多少?」傑瑞絲問。
「大約百分之二。」

「百分之二?」浿坦有點懷疑。
「還是百分之三,我真的不記得確實數量了。」薩克趕快回答。
「差距這麼多?」浿坦還是很懷疑。

「增加一個百分點,怎麼可能差距這麼大的力量?當時我正在調和配方,準備要加 QX 的用量,不過 FXD 趨近於零,我想可能不夠,所以從其他實驗室拿了一些,回來時,整個實驗室就發生變化。」

「是啊!整個實驗室像是下雪一樣。」傑瑞絲想到當時的實驗室忍不住笑了起來。
「還有其他東西嗎?」浿坦問。
「有,一個叫做 BZ 的東西。」
「那是什麼?」傑瑞絲問。

「我不知道,上面的瓶子是這樣寫,你知道嘛!這裡的人喜歡用編號來代替複雜的化學名稱。」

「是啊!我剛來這裡,就是要記一堆『字母』。」浿坦想到就很煩惱。
「他們說這樣比較簡單實用,我心想這是開玩笑的吧?哪裡好用?」傑瑞絲想到也開始抱怨了起來。

「你們兩個別抱怨這些,想想怎麼恢復這裡比較實在吧?」薩克告訴他們兩個。
「嗯,那 BZ 到底是什麽?」浿坦問。

「我不知道,上面只寫這兩個字母。」薩克這樣回答。
「嗯,好像是貝塔蕾茲(Betaratz)。」傑瑞絲好像印象聽到這名詞。

「你確定嗎?」薩克問。
「我不知道,還是......」傑瑞絲還在思索那代碼的意思。
「是不是波荷斯?(Bohoiz)」浿坦也想了一下。

「真的不知道呀!」浿坦一直抓著頭皮。
「我們有這種藥物嗎?」

「我找找。」薩克看看架子上的瓶瓶罐罐,要找到一個寫著 BZ 的藥物並不容易。
「不是這個。」

「也不是這個。」薩克東找找西找找。
「我翻翻下面的櫃子。」浿坦也找找。
「我到後面去幫你。」

「後面?等等!」薩克聽到了要阻止傑瑞絲跑到後面去。

薩克起身要阻止傑瑞絲時,她已經走到後面去了。

「後面怎麼了?」浿坦聽到薩克的話,起身問問怎麼回事。
「嗯,沒什麼。」薩克笑笑回答。

傑瑞絲在後面東翻西找,找找這裡有沒有一個稱作「BZ」的東西,目前暫時沒有找到,不過卻找到了一樣有意義非凡的東西......

「你這是......?」傑瑞絲拿著一個戒指的盒子走了出來。
「啊!被你找到了啊!」薩克有點靦腆。

「這是為了在實驗成功之後,向你求婚的婚戒。」薩克繼續說。
「婚戒?裡面什麽都沒有啊?」傑瑞絲不懂他在說什麼。

「沒有?怎麼可能?」薩克聽到了,趕緊走了過去並且把盒子拿到自己的手中,打開來看一看。

「真的!戒指呢?」薩克看到空無一物,感到失落。
「求婚不需要這個。」傑瑞絲說。
「我一樣會嫁給你。」傑瑞絲繼續說。
「可是......」薩克認為這不夠尊重,不夠代表著婚姻的承諾。

「好啦!等你完成新的再說吧!」傑瑞絲推開他,繼續找著 BZ。
「......」薩克不發一語。

浿坦看著過去的小倆口,仍有許多心結要解。


洛爾默默看著海娜,海娜則是認為一個科學家怎麼會這樣子?
「海娜......」洛爾小聲地開口。
「嗯?」海娜沒有聽清楚。

「其實我知道那生物是什麽......」洛爾轉頭告訴海娜。
「喔?是什麽?」

「是這裡的特有物種,皮膚有神經毒性,會讓你慢性中毒而死。」洛爾解釋給她聽。

「中毒死亡?難怪你要我幫你。我就知道你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傢伙。」海娜有點生氣。

「那你幹嘛......」話還未說完,車子停了下來,海娜轉頭看看前方,一大片叢林近在眼前,洛爾也跟著回頭看,草原蔓延著叢林,看起來很壯觀。

「FHSTNeernFJMD。」那個人回頭告訴他們。
「啊?」洛爾不明白他的意思。
「下車啊!」

洛爾拿著他的「百寶箱」走下車,海娜則是一身輕,看著洛爾。

「老兄呀!這是你的下場......」海娜忍不住嘲諷他。

「等一下你就知道啦!」洛爾不以為意。

那個人回頭看著他們,等待一會兒,那個人走往另一邊而行。

「謝謝你啊!」洛爾揮手致意,那個人也舉起手表達一下意思。
「接著可以找到凱茵絲嗎?」海娜問洛爾。
「也許吧!主任給我的指示是這樣沒錯。」

他們兩個人走了進去,外頭的雲層漸漸明朗了起來,露出陽光。


「是不是這個?」浿坦手上拿了一個藥罐,上頭標示寫著「BZ」,讓浿坦又驚又喜。

薩克走了過去,拿起浿坦手上的藥罐看了看。

「嗯,可是上面的文字看不清楚,這是 BZ 還是 B2?」薩克一直想看個明白。

「B2 是什麽?」浿坦不了解。

「B2 是一種合成化合物,屬於添加在物體的反應劑,它的大致上作用是讓細胞之間能夠迅速分離不同的元素。」傑瑞絲幫忙回答。

「嗯,這樣聽起來,與 Bohoiz 也很像。」浿坦想一想之後說。

「它的作用只是一種調和,分離不在它的任務範圍。」傑瑞絲說。
「上次實驗的過程中,細胞之間的分離不是因為 Bohoiz ?」浿坦說。

「你給我看的那次細胞分裂不是那樣的結果,那只是因,不是果。」
「如果是這樣子,那中間添加 QX 是為了什麽?」

「確保平衡,你知道嘛!那樣子很不穩定。」
「不穩定?有嗎?你沒有注意看著顯微鏡下的那些物質的反應嗎?」
「有。」傑瑞絲確認的語氣表示。

「你說謊!」浿坦一聽到「有」還未結束的口語,立刻就打斷傑瑞絲的回答。

「我沒有騙你!那些物質的反應不代表是正確的機制反應,如果有出任何狀況,那樣的細胞肯定會過度死亡。」傑瑞絲趕緊解釋。

「那是怎麼回事?」
「你看見或許只是一次『意外』。」薩克插話。
「意外?」

「嗯,那樣子做不是正確的嗎?」
「你的前後順序是錯了。」
「但結果相當不錯。」浿坦自我圓場。

「算是吧!但你也忘記了當初的調和比例。」薩克繼續說。
「嗯,我真的想不起來,那樣子是怎麼辦到的?」

「話說回來,BZ 到底是什麽呀?」傑瑞絲說。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