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明(續四)

圖片來源:Christoph Spiegl

「你……你到底要幹嘛?」魯納痛得起不了身,弟兄則是扶在一旁看著魯納。
「起來。」那個人說。
「起來?」


魯納直接認為他的意思就是「起來」,所以他沿著牆壁慢慢站起身來。

「然後呢?」

那個人不說話,其他的人直接二話不說,往前推了他們一把。兩個人反應不及,直接從一旁的洞口掉了下去。「喂!喂!喂!」弟兄大聲呼喊,魯納也是看著他們,想要抓取一旁的石塊,但是伸手不及也跟著掉了下去,而聲音迴盪在這洞口之中。

兩個人到了一個漆黑的「深淵」,兩個人也因為掉落到洞口的地面痛得差點起不了身。

「媽的,幹嘛推我們?」魯納摸著頭。

弟兄則是想要找尋魯納,因為很黑,所以幾乎看不見彼此。「你在哪裡?魯納。」

「納茲?我在這裡。」魯納聽到納茲的聲音,也想要找尋他。

魯納東摸摸西摸摸,摸到人的手,想必是納茲的手臂,但是越是往上觸摸,卻發現根本沒有肩膀!魯納嚇到了!「這裡到底是什麽地方?」魯納趕緊想找到納茲,好險在一陣慌亂之中,終於摸到了納茲的臉龐。

「還好!你在這!」
「這裡是......?」納茲問。
「我認為這裡不是什麽好地方......」話才說到一半,一陣低沈的嘶吼聲在迴盪......「那是什麼......?」弟兄問。

「我不知道......」魯納的聲音變得小聲。

「你說什麼......」弟兄想聽個仔細,但還來不及,突然他的聲音消失在黑暗中。

「納茲?納茲?」魯納來不及反應,以為他還在「那裡」,但已經被「抓走」。

魯納認為這裡一定有可怕的怪物,趕快站起身來,往前跑。

「呼!呼!呼!」魯納邊跑邊往後看,但是一陣絆倒之後,那個聲音越來越靠近,突然一隻爪子往魯納的方向砍去,魯納趕緊閃開。然後立刻起身。

「這樣下去,遲早不知道是怎麼死的,一定要解決這東西。」魯納心想。

魯納蹲下身子,撿拾一顆小石頭,往旁邊丟去,聲音撞擊牆面,不斷滾落,那東西就跟著跑了過去。魯納眼見這是個好機會,往反方向逃去。

那聲音停住了,那東西眼見他要的不存在,立刻追了上去。魯納的腳步被突如其來的爪子給勾得正著,魯納眼見自己就要被吞噬,急忙地抓著地上的石頭突出物,那個怪物不肯放過,用另一隻爪子往小腿一砍,魯納痛得大叫!「啊!」魯納眼見自己的小腿被刺進很深的傷口,也要想辦法逃離牠的「虎口」。

雷躲在一個屋外,想要找艾特的身影,這次他可不能急忙進入某一個屋內,否則又發生被趕出屋內的情形。雷往門窺看了一下,「嗯,不是這間。」雷又轉到下一間房舍,「嗯,也不在這裡。」,又轉到下一間房舍,「嗯,那個好像是艾特。」一個人被反綁在屋內。

雷趕緊溜進屋內,想要看著仔細。艾特被反綁在屋內,臉部朝下,雷慢慢走了過去,蹲下身來翻轉艾特的身體,看看是否就是他。「艾特?」雷看著艾特的表情,有點驚呼,「怎麼看起來一副無表情的樣子?」

「喂!艾特!醒一醒!」雷搖動艾特的身體。
「嗯......」艾特像是宿醉般不肯醒來。

「你怎麼了?」
「你說什麼?」

「你他媽的,你給我清醒一點。」雷直接往艾特的臉上打一個耳光。

「你幹嘛?」艾特終於「清醒」。

「你是這樣對待你的長官了嗎?」艾特繼續說。
「換另一邊好了!」雷想要打另一邊耳光,而他也邊解開艾特的繩結邊說。

「夠了喔!我已經醒了!我已經醒了!」艾特大聲對雷說。
「你沒有!」雷直接再打一次耳光,被艾特擋了下來。
「嗯!你還是一樣!快點找到伊瓦!」雷對著艾特說。

艾特在門外看著外面,外面很多人走來走去,雷則是在一旁附和:「你想要怎麼做?」

「怎麼做?直接衝過去啊!」
「衝過去?那是我的作風吧?」
「不然你教我?」

「嗯,小心找到他,逃離這裡。」雷對著艾特說,但是艾特已經走了過去。
「喂!艾特!」

雷跑了過去,但是已經來不及,所有的族人全部望著他,一臉不敢相信的模樣,「媽的!又遇到同樣的處境。」艾特則是左右張望,想要找伊瓦的身影。

「你又跑到哪裡?」雷要找找艾特。

雷看見艾特的身影,跑了過去。

「你根本沒醒嘛!」雷看著艾特的眼睛。果不其然,眼睛依然感覺是被下蠱一樣。「媽的!又再來了一次。」雷左右查看,所有族人拿著三叉戟往雷與艾特的方向射去。

「哪裡可以躲?」雷趕快找地方。

雷拉著艾特趕快躲在一個族人房舍的後方。

而房舍就像是萬箭齊飛一樣,被貫穿,所幸裡面沒有人。

雷看著艾特,「看來,你需要重擊!」雷冷不防地直接往艾特打了一拳。「好爽!」雷出拳時說了這句,艾特被打倒在地。

「這下你該醒了吧?」雷低頭看著艾特。

「你完蛋了!回去部隊你要蹲牢了!」艾特冷冷地對著雷說。
「看來,還是沒效!」雷搖搖頭。


魯納不斷地拖著腳步,想要逃跑,但是痛得根本沒有力氣。

突然一陣揮拍,把魯納甩到牆面,又掉落地面。「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那個怪物又把他甩到另一邊,但是好巧不巧地,旁邊剛好有一個凹洞,魯納東摸摸西摸摸,認為這可能是唯一的生還機會,決定放手一搏。魯納拿起地上的石頭往前面一丟,那個爪子本來要揮向魯納,所幸只有擦身而過。魯納往前一滾,剛好卡進那個凹洞,那個怪物往前一抓,魯納感覺就要靠近他,趕快扭動身體,往下掉落。

魯納掉落另一個洞口之中,順著洞口滾落,結果這個洞口也差點要他的命:洞口之外是一處高聳的懸崖,重力加速度之下,魯納差點掉落了另一個深淵。

「呼!好險!」魯納看著下面的景象,渺小地像是點點繁星一樣;一手抓著峭壁,一手懸空,只要一手的力量撐住整個身體。少數的石塊往下掉落,他很怕也跟著掉落,可是已經沒有路可以走,魯納看著上方,往下看著石壁,仍然沒有洞口。

魯納終究抵擋不住支撐他身體的重量,眼看手慢慢地滑落,他也跟著掉落了下來。
速度之快,可想而知。魯納掉落了在樹上,以垂釣的方式掛在樹枝上,看起來頗狼狽。一名士兵走了過來,原來是剛剛拯救他們的副指揮官的官兵們的其中一人。

魯納慢慢地滾落在地面,整個身體全身痠痛,站不起身。魯納看見了士兵的靴子,往上一看,士兵立刻把他打昏,然後把他拖行到副指揮官的軍營。

一杯水潑在魯納的臉上,要魯納醒一醒。

魯納睜開眼睛,看見的不是副指揮官,而是指揮官。

「你醒啦?」他問。

魯納全身被綁住,坐在椅子上動彈不得,魯納看著四周,不敢相信怎麼又回來了這裡。
站在面前的人是一個身材瘦弱,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男子,還戴著一副大鏡框的眼鏡。

「怎麼了?我在問你話誒!」

「你應該沒有見過我,你應該見過我的副屬下,瓊特・尼撤。我才是這裡的主事者,你應該來自這附近的部落吧?看你一副破爛又帶有住民特色的服裝,我猜也是。」

「你怎麼知道?你是誰?」
「聽說你們鬧內鬨?」

「你聽誰說的?」魯納不解。

「這不是重點,我只想知道你的奇光石在哪裡?」
「我沒有那種東西,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就知道你不會告訴我答案,你以為我們在這裡紮營是在玩童子軍遊戲嗎?」

「我這裡有一份這裏的地圖,但是資訊不完整,你能幫我完成它嗎?」指揮官拿著地圖在魯納面前晃啊晃。

「對我有什麽好處?」
「嗯......沒有。」指揮官想了一下表示。

指揮官等待了一下,然後用手掌重擊把魯納壓制在地。

「這好處你說怎麼樣?」

魯納不答話。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