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明(續二)

圖片來源:Arbyreed

小狐狸等待時機,但牠不知道在等待什麼,現在牠的大腦很凌亂,經過那次的試驗已經快要被搞瘋了,許多科學家在牠身上反覆測試藥物反應,讓牠的生理產生很奇妙的化學反應,雖然牠那十二條尾巴還在,雖然牠還記得那身份,但走失回來之後,卻喪失了部分自我。


牠跟著其他小狐狸的身後,看著其他同伴,還有其他勇士們。首領舉起手臂,意思是說可以開始行動了。其他勇士就把傑克、安以十字架的方式掛在左右兩側,兩個人背對背。這時候傑克醒了,他看著許多眾多他不認識的人士,赤裸著上半身,下半身幾乎只是幾件布料遮掩,手裏拿著巨大的盾牌與三叉戟,臉上又畫著怪妝,他有點不解,雖然他被下蠱,但要完全有反應,還是有時間差。手被反綁,腳也是,身上的衣物幾乎只剩下單薄的內衣與褲子。

一個勇士走到了傑克的前方。他口中念念有詞,「你不要過來!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你!你要錶,我給你;你要錢,我給你!拜託,可以放過我們夫妻嗎?」傑克心急如焚,勇士們舉出手掌,然後在傑克的面前在空中寫下不知名的符號或文字,一樣念念有詞,「安呢?」傑克想要見到安,但是他無法轉頭,因此不知道安在他的背後。

一隻小狐狸看著好戲上演,而那隻帶領傑克與安的小狐狸卻是惶恐不安。那名勇士一跳躍,然後在傑克的頭頂一拍,傑克立刻陷入睡眠。同樣的過程也在安上演,只是安不知道這過程發生在她的身上。


雷被反綁在屋內,一隻小狐狸也同樣對雷上下其手,用尾巴仔細掃過一番,雷感到很不是滋味。「你他媽的,你摸夠沒?我很不喜歡有『人』這樣做……」雷恨得牙癢癢,但他解不開結。雷不知道掃他身體是一隻狐狸,因為牠是掃過他的背部,而不是前面,雷也無法轉動身體,因為當他被掃過時,有一種力量在壓制他。

反觀艾特卻是感到很不舒服:「拜託!你們在幹嘛?我不喜歡這樣『被人看光光』。」伊瓦卻是沒有什麽感覺。

雷突然感到一陣安逸,他轉頭過來,看見了一個身影走出屋外,雷看見十二條尾巴的動物。「這是什麼東西?什麼怪物有十二條尾巴?」雷努力想要站起身,但他的傷口依舊疼痛難耐,雖然他在努力抑制那痛楚。

「你他媽的,該死的怪民族,我一定要你們好看。」雷慢慢沿著牆壁滾動,這附近幾乎只有雜草,「我那該死的刀呢?」雷心想。他眼睛看著地上許多杯盤、桌子、木頭凳,眼睛往上一瞧,看見了類似刀的武器。他用背部一撞,那個類似刀的東西搖搖晃動,他再次一撞,那個東西又再晃動數次,他第三次撞擊,那個東西掉了下來,然後被雷的嘴巴給咬住。

原來那個東西是用木頭削製而成的尖銳刀具,而雷很不巧地剛好咬中尖銳的部分,整個嘴巴慢慢滲出血來,但他不在乎。他往下一放,放在地上,然後再滾動身體,用背後的手接住。他慢慢拿著刀具一直上下磨蹭,要把繩結切斷。一名勇士走了進來,想拿放在櫃櫥上的東西。雷轉頭正好瞧見那名勇士,不過他沒看見雷正在做的事。雷等待了一下,等他出去後,他又繼續。

繩結慢慢要被切斷,接著就是腳部。雷終於手腳順利解開,但腿部還是痛,他忍著傷口,要救其他兩個人。他看著屋外,然後往上看,天眼看就要進入黃昏,他認為還是等待時機再來行動。


泰神看著屋外,這時候牠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昏過去的,只知道被莫名拖來這裡。泰神是四肢綁在一起,也就是兩個前肢與後肢綁在一起。一隻小狐狸走了進來,看著這隻像貓的動物。而泰神也看著牠,認為這不懷好心,想要威嚇牠一下,發出尖銳的聲響,小狐狸沒有被嚇到,反而露出十二條尾巴,其中一條往泰神的身上不斷觸碰,讓泰神有點嚇到,有一點退縮。

小狐狸最後悻悻然離開,泰神則是留在原地。艾維茲仍在迷迷糊糊中,手腳被反綁,她努力想要掙脫,但怎麼樣都無法動手。她看著屋外,表情很茫然。


時間已經來到了傍晚,幾乎是下午五、六點的時分,這時候換安醒了,傑克則在沉睡中。就要進入重頭戲,安顯得更加不知所措,因為她看著眼前一群完全怪力亂神的民族對她指指點點又念念有詞一番。首領先不打算舉行,想要先填飽肚子再說,下午的餐點是個開胃前菜,晚上則是大餐的開始。

他的前方餐盤裡的菜幾乎所剩無幾,下午的餐點幾乎已經吃完,剩下的餐點交由那些婦女們烹煮調製。首領站起身來,走到了一間屋內,想要商討晚上的「餘興節目」要怎麼進行。

他走進屋內,看見一群人圍著一個好大一個類圓形的桌子討論事項細節,桌上還有許多顏色的雕塑物以及用石頭刻成的巨大圖案。

「不知這樣做?」
「要這樣做,也這樣做?」
「這樣做就這樣做?」
「這樣是這樣?」
「是否討論如此?」他開口說。

其他人看了他一眼,「喔,哥茲。」其中一人對著他說。

「你早進是晚。」他回答。

「不是進行?」
「進行否知?」
「不然這樣?」

「我們還者這樣?」他想知道到底怎麼樣才能完成這經典儀式。

一個白髮蒼蒼的人拿著拐杖走到了首領面前,要他指定如果達成不了他們所要的水準,首領的位置就換人做,而他依舊表示不在意。

「不這樣。」他對著那個人說。
「你知果報之。」他回應。

「敢?」他不認為他的做法有誤。其他人則是看著那個人是否會對那個人動粗,因為如果違抗指令,那麼得接受更大的懲罰:等著被一頭巨獸分食。他想那種怪物是很少出沒的,首領是最大的施令者,你只不過是控制負衝動的調節人士,你的機會是更小的。他搖搖頭,表示不願意這樣做。

他走出屋外,傑克與安仍在「原地」,另外一邊的雷、艾特與伊瓦則是努力逃離這部落,艾維茲與泰神則是想要瞭解到底怎麼回事,雖然這些人都被同一個部落給擄獲,但是命運卻是大不同。


雷假裝被反綁在屋內,因為一個勇士正好進來要把他帶離這地方,準備移往戶外。他找著晚上要用的器皿、刀具、木板條、石器等等工具。雷的眼神飄移到他的身上,準備反擊......他一手拿著些許工具抱在懷中,一手則是看著雷,雷見到有人看著他,認為這是好時機,一轉身把他反轉壓制在地。

「其他人在哪裡?」雷壓著他說。
「不。」
「不?什麼不?」
「他們在哪裡?」雷再一次訊問。
「不......」他哀聲說。

「你在說什麼?」雷發怒,用胳膊把他給打昏。

「王八蛋,問了也是白問。」雷站起身,走到門口處,想要看看外面的情況。

伊瓦已經看起來昏昏沈沈,看起來是被下蠱了,艾特則是想辦法要解開繩結,找雷與伊瓦離開這裡。雷趁著一個空檔偷偷溜在一個屋子裡,他在門口外,等著機會進入;一溜煙,趕快進入屋內。

他看見的是眾多的妙齡少女在換裝,雷嚇到了!光溜溜的身體被雷一覽無遺,她們同樣也嚇到了!這裏男士是不可以進入的。她們全部拿著織布、妝彩的粉末全部丟向雷,雷趕快逃離「現場」,但還是少部份粉末還是沾染到雷的衣服上。

「這是什麼?」雷不解。


他東張西望,根本不知道哪個才是艾特的所在位置,只知道伊瓦在戶外被人看管,他根本沒有機會應付這麼多人,得要先找到艾特再說。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