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分(續三)

圖片來源:Jennifer Morrow

浿坦一臉無奈地的表情走回原來的診所,一進門就看見整個診所宛如大整門面一樣,慘不忍睹,「怎麼了啦?這裏。」傑瑞絲聽到浿坦的聲音轉頭看了一下,然後走了過來,「那個人呢?」,「他已經跑走了!」浿坦無奈地表示。


「你怎麼放他走呢?」傑瑞絲很氣浿坦。
「我已經盡力了!」
「我追到一間公寓,他在趁混亂之時逃走了。」浿坦繼續說。
「薩克怎麼樣?」浿坦問。
「他在裡面看診。」
「看診?有沒有搞錯?」浿坦大感訝異。
「這時候還要顧生意?他不知道這時候應該先找回那個東西嗎?」
「我想,他應該知道。」

「或許你說得對,可是他還有閒暇時間看......」浿坦往看診間看去,「那個女主人的愛犬看病」。

薩克走了出來,還有那位女主人與她的愛犬。

「謝謝你,醫師。」
「這沒有什麼,記得跟護士拿藥,她會告訴你的狗應該怎麼服用。」薩克回答女主人。
「嗯。」

女主人轉身向那位護士拿藥,薩克也看到那兩個人在聊天,「浿坦,你回來啊!」

「你受了傷,還可以診療,我真佩服你。」浿坦調侃他。

「這傷?小意思,我工作時根本忘記我還有傷。」薩克低頭看著自己的腹部傷口。

浿坦低下身看薩克的傷口,「傷口不小耶......」。
「你就這樣讓他工作?」浿坦起身,然後轉身問傑瑞絲。

「他是工作狂,我阻止不了他。」
薩克走出診所,看看這門面,「這鐵定要花費不少錢。」



多眼猛獸東找找西找找,東聞聞西聞聞,想要找到那兩個人的下落。喬與凱茵絲躲在一個樹叢底下,喬嗚著凱茵絲的口鼻,試著別讓她發出聲音。

「嗚......嗚......嗚......」凱茵絲一直想開口,但無法發出聲音。
「噓......」喬小聲地說。

多眼猛獸身上那麼多的眼睛幫忙找,相信很容易找到,結果是牠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全部萬箭齊發朝著四處亂射,突然之間,在遠處就看到一大群光線亮到艾蓮娜那幾個人都可以看到。

整個樹林幾乎被燒個精光,只剩下燒焦的樹幹與煙霧,喬與凱茵絲在冥冥之中曝光,多眼猛獸一看見立刻追了上去。喬轉身看見多眼猛獸往這裡衝了過來,立刻拉著凱茵絲逃跑,但是她們的方向不是往那個幾乎滅村的位置跑,而是她們居住過的村落。

「快點!」喬對著凱茵絲說。
「可是行李......」
「你還有時間管它!」
「裡面有重要的工具!」
「真拿你沒辦法。」

喬轉身想回去拿工具,但多眼猛獸沒有時間等她們,踩著行李之後衝著她們而來,喬也差點命喪黃泉,結果還是放棄。

「快點!」凱茵絲對著喬喊。

多眼猛獸追逐著眼前的兩人,不時身上的眼睛光線還射向她們,喬不時回頭看,就看見光線又差點擊中她們,「前面應該有剛剛我們經過的部落,快點!快點告訴長老!」喬對著凱茵絲說,「你說什麼?」

多眼猛獸往前咬上一口,結果沒有咬中,撞擊旁邊的樹幹,喬快到了部落,凱茵絲在旁跟著,那裡的族人往前張望,就看見許多眼睛的怪物慢慢接近他們,手上握著的食物,瞬間掉落一地,長老在屋子裡看著古書。

喬到了部落的「入口」處,凱茵絲在後面。等待一會兒,凱茵絲才想起長老的位置,跑了過去,喬則是大聲呼喊,「dfhnE%TNw46!」,所有的族人暫停手邊的工作,紛紛走了屋子查看,喬這時候趕快趕緊跑進長老的屋子。突然一陣光線射了過來,剛好擊中喬在跑步的小腿,喬瞬間倒地。多眼猛獸衝了過來,想要咬住得手的晚餐。族人們這時候拿出武器備戰,一個族人用弓箭射向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多眼猛獸痛得大叫,族人趁這時,趕快把喬拉近屋內。

凱茵絲進到長老的屋內,看見長老在喃喃自語。「長老,快點,外面有怪物在攻擊我們!」長老轉身看著凱茵絲一臉緊張的樣子,「YRSTN346nfgns5y?」

「我聽不懂你在講什麼,總之,快點想辦法!」凱茵絲拉著長老拉出屋外查看,就看見很多族人在對抗那隻怪物。凱茵絲在一時之間看見了喬被拉進其中一戶人家的屋子裡。「喬!」凱茵絲跑了過去,但多眼猛獸身上的眼睛射向長老的屋子,凱茵絲差點被擊中,凱茵絲立刻暫停腳步。

族人齊力圍剿那隻怪物,由於這些族人是上了年紀的族人,因此對於這種「傳說」中的怪物時有所聞,反觀是年輕一輩,則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怪物。

族人們有的攻擊眼睛,有的攻擊頭部,有的往下巴的位置攻擊,多眼猛獸無法應付這多人的圍攻,瞬間倒地。身上的傷口滲出透明的血,整個地面都是大片的血,凱茵絲在後面看著目瞪口呆,「這到底是什麽東西?」,喬則是被拉進屋內,被婦女們照顧,包紮傷口。



傑瑞絲在地上東看看西看看,整理這雜亂的地方,浿坦也跟著幫忙。

「這......根本是『廢墟』嘛......」傑瑞絲開玩笑地表示。
「本來就是。」

傑瑞絲隨手撿起木板、藥品、針頭等等醫療器材,浿坦也幫忙扶起層櫃,整個診所看起來就像蹂躪過一番。護士也幫忙收拾善後,薩克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三個人在整理,「不用幫忙了,暫時先這樣吧!我還有客人呢!」

「客人?」
「什麼?你還要繼續看診?」浿坦懷疑。
「當然!」薩克一臉自信的樣子。
「算了吧!」傑瑞絲調侃地說。
「醫生,您還是休息吧!」
「不必,你沒事可以早點回家了,這裏有她們兩個就夠了!」薩克對著護士說。
「我們兩個?」兩個人不約而同指著自己。

「怎麼了?你們兩個有問題嗎?」薩克茫然。
「嗯......沒有。」傑瑞絲笑笑地說。
「好啦!」浿坦無奈地表示。
「那我先回家囉!」護士對著三個人說。

護士整理自己的東西,然後走了門口,不小心與那位闖進門的男士碰撞了一下,他戴著墨鏡,遮掩自己的傷口,然後往原來的診所走去。

「來幫忙招呼客人吧!」薩克說。
「歡迎光臨!請問......」傑瑞絲看到剛剛那位男士,暫停了一下,改口:「你又來做什麼?」

浿坦本來撿拾物品地,聽到傑瑞絲的言論,也轉身站起來,看著那位男士。「就是你!」浿坦話說完,衝了上去,想要給他一拳。

那位男士握住她的拳頭,「別激動,我只是有話傳達給你。」
「什麼?」傑瑞絲問。

那位男士放下浿坦的拳頭,「你們最好把那個專案細節交辦給我,我就會不騷擾你們。」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浿坦說。
「別裝蒜。」

「如果你們沒有,沒關係,七天之內,你們要把所有名冊與報告書,順便給一點實驗品交給我,對了!還要在我面前試驗,以確保是真的。我的要求應該不算過份吧?」

「你要報告?」傑瑞絲往後走,然後在地上撿起一份薩克過去實驗成功的論文報告,再走到那位男子的面前,直接放在他眼前:「這就是!」

男子拿起那份報告,然後在所有人面前當場撕毀,「這是廢紙,不是能夠打動我的文字!」

「你他媽的,就這樣詆毀我們多年來研究的結果?」浿坦很惱火。

「是又怎麼樣?」
浿坦按耐不住,直接用力往那位男士打了一拳。

那位男子鼻子流血,眼睛掛彩,嘴巴也流血,但不以為意,轉身看著浿坦。「要不要換另外一邊?」

「好!我正有此意!」浿坦想要再給他一拳。
浿坦出拳,結果被那位男子握住,並且用力將她的拳頭往後翻,「啊......」浿坦痛得要他停止。

「不然下面怎麼樣?」

浿坦想要用腳踢,但是還是使不上力氣。

傑瑞絲看不下去,隨手拿著一塊木板往他身上打去。「不......不要這麼不尊重人......」薩克也看不下去,想要找找這附近有什麽東西要怎麼反擊。

那位男子鬆開浿坦的手。

「拜託!」

薩克拿起一個針頭,想要刺進他的身體,但是針頭裡面沒有任何液體,所以他想要找找東西注入這針頭。

「就這樣囉!」那位男子轉身離開。


薩克也找到了,但是要動手時,他已經走了,薩克看著前方,手中握著針頭,最後鬆開了拳頭。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