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Immigration Guide

圖片來源:Antón Osolev

        天文學家早就找到了許多「超級地球」,就等著我們去居住,去遷移,但為什麼不現在就此行動呢?你一定有這樣的疑問,而我也是。答案很簡單:太遠。究竟有多遠?以葛利斯 667Gliese 667)為例,它有三顆行星環繞,分別為ABC,平均距離為二十二光年,也就是兩百零七兆公里;假設你現在要出發,也給你位置與地圖的標的,而要你登陸在此星球上,所有的應急設備通通幫你準備好,連你的後續返回地球的最快路徑也妥當,請問你做好心理建設了沒有?


        可能還沒,因為不是每個人可以順利登上太空船,然後就像搭便車一樣,從這裡到那裡,一路順風,撇開飛機恐懼症不談,我們對於一趟太空旅行的平價版都還尚未出爐,而也不是每個人都懷有太空夢,可以說走就走,就像旅行一樣。事實上,現在的太空旅程有許多困難要克服,而第一件事就是你的日常生活的應付,如地心引力的適應度,而每個人對於 力的承受度又不同,而如有肢體障礙,或者心理忍耐度也有極限,那麼真的如電影中可以出走到太空旅程,還是美夢一場。

        維珍航空所推出的太空旅程,就算有「廉價版」,就算有安全上的保障,就算一切妥善無虞,也不是每個人真的都買一張機票然後登上機門,出發去。我們對於太空的了解,只是一知半解,卡爾・薩根(Carl Sagan)告訴我們宇宙比我們任何人想像還要大,如果我們只有生活在這裡,那就真的很浪費「空間」。因此,天文學家從來不懷疑宇宙上還有其他「生命宇宙」。而也因此,他也不懷疑就僅止於知識而已。

        既然了解不夠多,天文學家勇敢追求更新的超級地球,而我們也決定踏入第二個家園或第三個家園時,我們對於第一個家園該怎麼「處理」?有人想必選擇自暴自棄,任憑它自毀前程,反正這星球的垃圾已經夠多了,沈船夠多了,死屍也夠多了,惡臭也夠多了,骨頭也夠多了,疾病也夠多了,腐敗也夠多了,亂七八糟的各類景象更多見怪不怪,所以套一句最實在的話最不過了:放它爛。看看是否如東京太逃殺的場景一樣,是否有人存活?看看如算計:七日死亡遊戲中,是否能夠得到獎金?這就是我們——自私——最內心端的交戰部分,真如那麼痛苦?

        如果真如有一日是國定殺戮日,那麼我們真的會出手拿刀砍人嗎?還是喚醒我們的良知?道德最有爭議,也是最「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們對於人類的行為開始互相砍殺,竟然會拍手叫好?!看看人類對於早期的拳擊擂台,摔角、相撲等搏擊遊戲,雙方彷彿殺紅了眼,帶著牙套,手套,加上教練給的指示,應該出手哪一拳,然後再加上觀眾的吶喊,激情,還有賭博,整個拳擊賽就是就是看著鬥雞、鬥犬沒有兩樣,只是我們是人,並非「動物」那麼鬥狠。

        來到機械時代,換了機器人上場,結果也是看著兩派的機械人你打我踹,看它先撂倒,就是得勝。自由搏擊給人的想法,撇開「打架」兩字不談之外,就是我們喜歡看看誰的「力量」能夠稱上「主導者」的封號。再撇開奧運扯上邊之外,那我們可以說是從羊角或牛角的鬥爭進化到用拳頭或技術來攻防的超動物。


當魔鬼爬上地表來,或者當暗黑天使飛下地表來,我們到底要朝著墮落的邊緣邁進,還是深入魔鬼的紅眼讓人著迷?


        人類的道德觀念很強,所以就會有共享,到階級之類的想法出現,早期人類是一個共同民族,外來人類則是其他人種,而人類因為碰到彼此,因為意見不合產生了偏差,就有鬥爭的開始。我們演化至今,已經打過大大小小的「戰役」,從小地方的摩擦,到大事件的內戰,以及整個世界大戰,我們死去的人數,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為,我們還在摩擦彼此的隔閡,現在為了看這個星球不順眼,遷移它?那麼只是呼應自生自滅的道理而已。

        如果——在未來五十億年後,我們真的會滅亡,怎麼辦?太陽的力量只會一天大於一天,年年累積下來的「熱量」可說是熱死地表上所有生物,包括我們,我們真的有如電影般居住在地下城市?我們還是已經找到了許多超級地球,可以乘坐太空船逃難去?在做好任何心理建設以前,我們得要先想想,現在地球未來——即使十年之內的命運會如何,我們得要先思考,我們還可以拿什麼供養這星球,至少還可以保護我們來自太陽的危害?太陽的黑子活動不斷干擾地球上的通訊結構,至少電影情節喜歡拿著太陽的威力作為世界末日的主題,除了地表上的病毒失控之外。而我們對於現階段的能源使用,還是建築方案,垃圾處理,都應該全方位思考,這星球的生命是否真的如有「生命」,也或者我們只是死馬當活馬醫,救一步是一步?

        每個人都是這星球的醫生,要仔細聆聽地球的每個聲音,每個脈動都在傳達內心的痛楚,不要等到地表活動到天崩地裂,地面裂出個大洞才知道有多嚴重——我們只是在找地殼裡的呼喊聲音來源。地震,難以預防,地震學家不敢打包票下次大地震會出現在哪裡,是否足夠引起海嘯,但我們可以預防的是人內心的不安全感,只要人一天沒有消除確定性,我們就會開始亂槍打鳥般,只是為找一個「防空洞」,來將我們的心深埋在暗處,確保沒有人發現它為止,這也是人在太空中,為了尋覓一個真正的家園時,為什麼沒有辦法確定一個真正的完美家鄉其實真的身在近處,不在遠處。

        雖然我們不曾放棄找尋這廣大銀河系中那六百億顆真正適合我們人類以及他物種居住的完美伊甸園,但我們也應該著手思考,這星球一草一木難道美得還不夠讓人驚艷嗎?或者上帝創造這世紀以來,人類嫌美化還不夠華麗精緻?當魔鬼爬上地表來,或者當暗黑天使飛下地表來,我們到底要朝著墮落的邊緣邁進,還是深入魔鬼的紅眼讓人著迷?

        現在人類走的每個地方處處都留下痕跡,除了我們看到的極光碰不著之外,人類就一直想著在極光之外的那一層星空中,是否出現更浩大的景致,有如一幅巨大藝術傑作,完全包圍眼前?很可惜,你把星空顛倒看一遍之後,還是只看到黑暗無比的恆星,星雲不是天天宛如參觀美術館一樣,天天都有新景象,而即使你每天看見超新星爆炸,星雲是否就此出現則是另回事。因此,遷徙到另一個超級星球——我們宛如夢幻中的人間樂園,還是遙不可及,光年就算縮得如何短暫,這旅程不是從台北搭火車到桃園這麼簡單或者從紐約到波士頓這麼容易。我們雖然在克服人類的困難,在此之前,請多三思,地球的夢幻也只有真正親眼見到那一顆巨大的球體在你的眼前,藍色表面覆蓋整個水系,加上雲層以及各種地形的漸層才能真正體會地球的自然動態天天才是最真誠的藝術大作。

        當然,人類不滿足,這我們都了解,人類有慾望,有好奇,有渴求,當一半的人遷徙到第二家園時,或許人類的負擔會減少許多,就像人口爆炸之後的承重,可以讓人類多擁有一些「自我空間」的需求,享受有廣大家園的好處,如果還有第三家園,人類的土地或許每一個人可以擁有像是一棟公寓也說不定,當然可惜,三個星球的廢棄物的處理進度不會因此多有改善,因為,好處全給了,壞處也沒多,恰恰相反地的是我們的私我若是不改上公我的速度,那麼二十幾個家園以上也不夠用,這是抽衛生紙的遊戲嗎?

        所以,就算你準備好「移民」,那麼那裡不見得讓你滿意,且讓你住上一輩子不離開,成為該國公民,如果還有國家區份。事實上,你就算付了頭期款,讓你住上一年,你也還是會思索那裡的家園與這裏的家園到底好在哪裏的差異性不會相差甚遠,而事實上,我們只會在追求進步的美好線上,再畫上進步的神話終點線罷了!換句話說,求得更好的追求,只是換來更好的樓層景觀而已,你情願注重陽台,還是地下室的外層?


        而真正的居住品質,搬到地球上來,人類願有一個開放的房間,而不是一個角落的空間,但角落的空間是個讓我們支撐房間的支柱,讓我們站穩這避風港的中心點,通往真正房間的走道與道德走向的交叉點——選擇與不選擇之間的難事總是天天上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