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Era of Stupid

圖片來源:Gadgetmac

        現在穿戴裝置很火紅,我也有一個,UP Move。這個裝置能夠記錄我的步伐、我的睡眠以及我目前從事的體能活動。例如,我在慢跑,我就用它來記錄我跑了多少公里,然後配合運動紀錄 App 就可以看見你做了哪些活動。很方便的紀錄你一天的活動,你的型態,重要還能看見你的睡眠情況。我以為我深夜兩點就寢,九點三十分起床,沒想到不是七小時三十分,而是七小時十九分。這類裝置聰明到你在早上起床上廁所時也會紀錄,很貼心的功能,不是嗎?


        這類裝置用了一段時間之後,你就看到你哪一刻精神最好,你最有活力是是哪一天,以及配合你紀錄的飲食,再看見你又吃了什麼。這樣全方位記錄你的一天,也難怪每個人都熱愛這類型的裝置。

        其他的廠商如 FitbitNikeBasisMisfit 等等都有這類的產品,不管是專業型,內建 GPS 的,還是像我這種基本型的需求,穿戴式的裝置就是要證明人把科技穿上身,然後從內到外徹底了解你自己的生活到底幹了哪些事——而你不自知。

        早在這類型裝置出現以前,就有簡單的計步器直接放在腰間上,然後記錄你的步數,睡眠時呢?看看睡眠大概時間,評估你起床的時間,還有你起床後的精神,判斷你自己睡眠品質好不好。而我們多少人真的會想要紀錄一天走了多少公里的路?少之又少,而因為這類型成為你的活動紀錄器之後,然後就大賣,真是不可思議,是吧?

        進一步的智慧穿戴裝置出現以後,我們開始實現在手腕上做社交生活:講電話、回覆訊息以及電子郵件,還有朋友發給你的留言,甚至擴充自己想要的功能,這是從來沒有想到過的!誰會期待真的每個人都需要一隻 Android Wear 或者 Apple Watch?除了科技大老們。

        部落民族的人們真的不太需要了。他們身上的衣物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甚至只有幾片樹葉或樹皮遮住下半身性器官,沒有胸罩這件事,他們的房屋是簡單型的樹枝,武器是弓或者木棍,還有石頭或者竹子,會自己製造陷阱,誘捕動物。智慧型裝置在他們身上用不著,因為真的一點也不耐用。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更沒有平板裝置或無線網路,沒有電或者是沒有多乾淨的飲用水。

        而我們的生活需要什麼?穿戴裝置的流行是說明我們實在很需要一個穿戴式裝置來記錄所有生活活動細節,還是我們幾乎跟隨著大數據的腳步,通通上傳所有——至少我的活動紀錄給所有人(朋友)看我走得比較多?我睡得比你好?我可以即時回覆訊息,接聽來電?

        在這類裝置出現之後,我們也得重新思考這類裝置對人類的操控性是否加速地比較深,是我們未來趨勢所需,或者這類裝置目前只是曇花一現?當然,當人冠上了「智慧」物種時,我們卻仰賴智慧裝置較深前,人也走入了一個所謂號稱的「笨蛋時代」的紀元。

        Google 漸漸取代了我們的知識庫之後,我們一向有問必答的念頭通通擺在上頭,人類不能專心思考,人類不能好好思考,人類對於一個笨蛋式的 App 很感興趣,人類對於一個哲學上的問題不如去思考一天的生活行程或未來的職業生產效率的問題還來得有趣時,我們的智慧已經徹底被「智慧」給打敗。

        智慧插頭幫助你自動省電,自動檢視用電量以及何時該自動斷電;智慧冰箱幫你監控裡面的食物品質,還能提供你食譜,上網找食材,以及沒事時看臉書的朋友動態。而智慧燈泡,幫助你營造生活品質,盡享生活浪漫,還有增進生活溫暖,另外還有智慧監控裝置,幫你一回家自動開燈,自動開門,還有自動聽取留言。這麼好的智慧家庭,《時代雜誌》大篇幅報導人類的未來的智慧生活,而請問我們真的能享受如此這麼便捷的生活居家品質,營造柔和的環境?

        穿戴式裝置只是一小步,未來的虛擬實境會更大眾化,衣服可以智慧,讓你一整天保持乾爽舒適,還能在暗中指引你。單車智慧化之後,幫你在夜中保護你,不讓你受到意外,還能防止你的愛車被偷。汽車化則是導向無人汽車,而在我們信賴這無人汽車時之前,得要想想航空業的無人駕駛模式比較於汽車的無人模式,我們要給它多少信任(權限)?


人的快樂並非在健康的條件下才能快樂,如果內心都不快樂,身體的愉悅能夠算是流出的汗水,你真感受不到心底的熱動。


        賓州大學醫學中心一項研究發現,目前穿戴裝置其實不會幫助人改變多少健康行為。研究人員說,需要幫助人改變健康行為需要四個挑戰要解決:第一是你要有足夠的動機,且你還能負擔起;第二是你一旦穿上它,記得一定要去充電同步;第三,你的設備一定要準確地追蹤你的活動還有其目標;其第四,反饋的方式,也一定要是你能夠理解它告訴你的方法。而我加上第五:如果你以上通通做到了,而你依舊感覺不到這追蹤的意義所在,那麼減重或者增重都是白談。

        德州大學的研究也顯示,這類型的裝置其實只需要少量的但需要真正有效的裝置來得見效。而我們把所有智慧穿上身,就如有些知名的部落客一如有實驗精神般了解準確性,人類的智慧都被祖先當成「神蹟」——而那真的不是神顯靈,只是當成我們智慧底下一個有靈性的生物,來證明我們多有靈光。

        笨蛋到祖先當成一個神在膜拜,我們的光輝要來證明我們真的是足夠的「智人」,只是讓人類看到了可笑的幽默感,並不是十足的誠意發揚人類的關愛與同理之所在。人性說穿了就是愛的一種具體表現,但人性的智慧卻是表現得像個自動化開啟的流程,我們就能握住所有,了解當下之所在。

        結果總看見人類的智慧只是因為發明了工具就被當成智人,我們因為發明了科技而稱為稱作改變世界的天才,那麼最具有智慧的人只是總被當成笑話一場。我並不是指如愛因斯坦或者牛頓之類的物理學家,或者如展現如音樂天份的莫札特,而是古人的智慧的靈巧在於好奇追求永不懈的精神,還有追根究底的能力。我們人性的智慧應該是展現追求生命的真善美的意義圓弧上,而不是為了畫園而不斷描圈。我使用穿戴裝置的目的是如多數人一樣了解自己的生活活動,但是真正幫助我的不是那些紀錄數字,而是我了解背後應該要改變某些目標來告訴我該怎麼前進某一方向,至少是健康的方向。

        步數的建議依造美國衛生研究院給的說法是一萬步,而我只有七千步。我平均一星期得來的步數,有無達成,我不在意。睡眠給的時代是八小時,我只有少三十分鐘,因為夠了;達成了,也不見得精神好。如果數據化下的我們真能夠了解背後給的建言,我相信沒有這穿戴型,人類一樣過得快樂,可惜並沒有。因為人的習慣早已超越了它的製造日期,而人的快樂並非在健康的條件下才能快樂,如果內心都不快樂,身體的愉悅能夠算是流出的汗水,你真感受不到心底的熱動。

        也就是說,跑步時若是不能身心合一,那麼跑了幾公里對你而言無意義,因為你以為的並不是你認為的,如果真能夠了解那呼吸的節奏與快慢,你會相信原來你能夠跑這麼遠。同樣地,運用到智慧的人身上,大腦的思考能夠無法充分運用在心智的構思能力,大腦的慣性則會用熟悉取代已有的模式,好讓迴路能夠充分進行。人類左腦找解釋,右腦找淵源,而你找不到你到底為了什麼才這樣做,只是因為大腦已經掌握了一套「秘訣」。這也大概是人會懶散的原因吧?已有的模式迴路,依據人格而來,依照教育而來,而你的熟悉感卻依造一套思考流程下來,自動性而來,你真知道你那「由來」的意義嗎?

        恐怕人是一知半解,跟著自己了解自己,卻還是在了解自己在練習自己怎麼寫自己。因此人就是生在多有智慧跟進的年代,笨蛋地像個以為全方位多有愛自己就跟著多在乎自己的智慧之人。


        盲目下的風潮,人看見眼見為憑的現實世界,不是背後的龐大的太行與王屋——轉眼看見,不是想移動它,而是炸開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