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情・慾・婚

圖片來源:Luke Ma

        如果說現在的婚姻市場是健全的,我相信那是個不折不扣的謊話。而如果單身市場是熱門的,我也相信那是市場操控底下後的結果。在單身的章節說明了單身後的的看法之後,而我也始終相信現在的愛情市場根本沒有什麼長進。在 TED 會議上,漢娜・弗萊(Hannah Fry)像世人證明愛情可以如數學般有個公式可以解套,同樣可以預測核戰的發生率,而也同樣提到那三個準則之後,我也才發現,那百分之五十的離婚率根本無法適用完全的數學市場上。


        我的意思是說數學市場所算出的機率,所算出的準則,所算出的公式比,一堆套用可能與不可能的數字與因果之間,只能說我們對愛情的確很渴望有個唯一計算比。也很可惜,OKCupid 真能做出何種統計或計算,我也相信那只是數字上的意義變化而已,只是作為因果論的討論之一,不能算是唯一,且絕對,可靠,充滿沒有破綻的計算式。我並不是數學家,但是我一直知道的是愛情的人性,絕對不能只依賴數學來給個交代,就有幸福的結局。

        現在的離婚率真高,踏入禮堂的新婚夫妻總是一頭熱,喜帖收不完,離婚手續也辦不完,而扶養權,監護權,贍養費等等也爭不完。不管你是為了什麼名目——金錢、婚姻、愛情、孩子、快樂、人生、伴侶等等——而踏入教堂,我都不管,我同樣也不管你把金錢的名稱叫做是贍養費、生活費、教育費什麼之類,我也都不管。我一直知道的是婚姻如果真的是「婚姻」,我想人類——結婚與不結婚不會老是各站在一方。

        古老的婚姻是將女孩一出生嫁娶給男方,男方有選擇的權利,女性沒有;古老民族的傳統可以接受同族通婚與異族通婚,人種與(不)同人種通婚,但是同家族則是嚴厲禁止,我們知道那是「近親性交」。人類民族不接受近親性交的理由是生下的種或有基因上的問題,身體上的缺陷,以及各類想不到的毛病突變發生。民族上的近親性交讓我們接受唯一的事實是愛上自己的兄弟姊妹或者親戚會產生奇怪的種族問題,不知道民族融合是一種怎麼樣的高低權位,以及派系親屬之間的糾纏。因此這樣行為是不予許發生,何況,生於子女者,愛於子女者,無法分清愛之關係,那麼性錯亂就會讓整個族係大變。

        我們對於性就一直趨於複雜化。如果可以把性愛當成一場遊戲,那麼一夜情的比率自然會升高,嫖客的需求自然絡繹不絕,但我們也看到不是因為性工作者合法化,性自然成為一種名副其實的代價,而相反地,性只是在夜深人靜說了不該說的話。因此,性這樣的工作不可能消失,作為古老的行業,性大大方方坦承關係,更顯讓人不知道這層關係的位置應該要怎麼擺,所以影響所及就是性病的發生率,包括愛滋病。因此,加入愛,這層情感的複雜所在,那麼只是「隨手玩玩」不會顯得那麼單純。

        而現在的玩伴女郎或者上街招攬生意的女性們,對於真正的情感早已放在兩旁,因此講求的是速戰速決,絕不拖泥帶水。然而性的關係不是隨手打個手槍自然就會爽快,否則金錢的生意不必談,更不必談不上感覺。而對於真正的性愛更是如動物一般,只要「射出來」就好,人類的愛不是愛,性不是性,而是複雜的情慾關係在內心糾葛。因此,人類中的情愛成分絕不是用數學公式就能算出一層這種「微妙」的關係。


我一直知道的是婚姻如果真的是「婚姻」,我想人類——結婚與不結婚不會老是各站在一方。


        看了太多的婚姻,說是為了結婚而結婚,因為愛情所以愛情,這種根本沒有愛情可言。談了再久的戀愛,同居再久的歸宿,也絕不是可以作為婚姻保證的證書,有法律效力。事實上,愛情可不可靠來自個人,並非「愛情」本身。個人的這層關係影響是人與人之間的對等關係。人與人若是能夠相互往來,同等尊重,平衡這層你我之間的夾層,我相信我是不會介意你上廁所不關門,你也不介意我把房間弄得一團亂,衣服隨便擺。然而,孩子作為婚姻(前)後的主題,就已經介入了孩子內心干擾,讓教育不像是教育,何況第二等教育——嬰兒教育與兒童教育的關係。

        因此,說是現在的婚姻市場如果真的夠「健全」,單身男女的市場同樣不會顯得發達。台灣的女性要求台灣男性的薪資比平常多出兩倍的薪餉,作為兩萬二到三萬之間的籌碼,我相信不是女性要接受這樣的「就業市場」,而是經濟的問題早已出現反彈的聲音,我們卻認為那是正確的酬勞,不是額外的福利。因此,當政治出現問題,整個市場出現看起來「人人揭示這麼做」的情形之下,我們就認為那是人類進步快樂的象徵,一種應該認為婚姻的幸福來自為什麼要「幸福」,不是背後的檢討原因上。

        這是人類的通病,焦點放在原因,不是放在「為什麼」本身,取決於因果關係,我們就認為愛情所帶來的就是幸福的泉源,真命天子(女)的機會上,因此,說是靈魂伴侶就在你身邊通通是宣傳花招,婚友社的市場總是用「姻緣」與「介紹費」作為牽引的橋樑,然而,不管是網路交友或者是實際交友,真正的愛情市場不是用條件就能換來你現在的幸福!

因此,我們執意不下的原因在於——不管是 Tinder 或者類似交友 apps 已經將我們幸福綁在「眼見為憑」的觀念上,何況還有個「審查機制」在等著我們要去交辦;情感上的溝通加上內心的秘密若是一五一十說出,愛情不見得樂觀;秘密藏住的愛情市場也不見得是以分手收場,我們個人看待選擇怎麼樣的愛情才是作為快樂的唯一市場,前提是不能只想著快樂。

《紐約時報》上有一篇文章,說明了愛情的確是需要以謊言來維持這關係,因為生在謊言的幸福的確比較幸福。愛情上產生謊言的人,更容易產生強烈的責任感,因此背負的罪惡感就會加深,人選擇這條是因為愛之深,就責之切,而愛情的批判市場下,我們也就看到對於責任感上的權力日益加重,主導對方產生的婚姻或者強烈「需求」之下,婚姻的背叛產生了更多的不確信信任感,就會加深對愛的仇恨。

那三位數學家創辦的 OKCupid 的調查性文章,檢討用數學給出來的最高成功的可能性,我們只能笑說,若是地球上的每個人類照辦,我相信早就沒有離婚率這樣的名詞出現,因為部落民族的觀念根本不適用,人類現在的每個人種,每個對於現今的愛情觀念也根本不適用,因為我們只相信為了愛情找愛情是可靠的,至少有異性上鉤總比寒守苦窯十八年,甚至不婚也好,因此不管用外表取決於好還是不好,或者你用什麼方式勾選你要的異性或者同性市場,我們的愛情觀念依舊取決於自己的條件下生存,也就造成自己的自戀市場總是希望是符合了解自己的相似觀念——這樣的研究已經多年——人卻依舊認為自己是對的——愛情就難有一套標準定論。

這種快樂要是能夠定讞,我也相信這樣的數學公式只是拿著這種可能算式套用在自己的快樂公式上,好讓自己的快樂能夠多理賠一點,因此一套真正符合人性的標準的前提之下,這樣依舊是可笑的,是根本沒有理論可以追尋的,只是因為那該死的律師算出那樣的人命的價值。我們也依舊傻傻認為愛情的價值,或者是說人性的價值可以有意義去追尋,那也根本是不存在的。


愛情不像愛情,婚姻不像婚姻,婚姻上的性,或者愛情上的性根本已經左右我們的思想情懷,而對於人類情慾這件事,我們也不斷糾纏我們情感上的籌碼,好讓自己少輸一點,多留給機會一點。情色給的是慾念的代價,色情給的是性的渴望,情愛給的是結合在一起的快感,一種高潮,人類的感情從來就不是有循規蹈矩的模式交給專家就知道愛情路怎麼走。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