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9

誤(續)

圖片來源:Pelle Sten

艾蓮娜抓著那位小女孩的手,逃往一個荒野的樹林中,她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艾蓮娜不時回頭張望,看看是否有族人跟上來。


「你沒事吧?」艾蓮娜瞪大眼睛看著小女孩。
「......」小女孩像是認為這無需大驚小怪,又有一點慌張。

那個小生物又出現在上方,頭偶而看著她們,偶而盯著遠方,偶而回頭看。

艾蓮娜四處張望,看看這附近的情況。

「看樣子,應該是擺脫他們了。」

族人們還在四處尋找她們的下落,要找到她們是遲早的事,畢竟他們對這裡很熟悉,他們不會迷路,生活在一個荒郊野嶺中,地圖已經烙印在他們腦海裡,想要知道這附近的一草一物,他們可說是最佳嚮導。

他們看著前方,兵分多路找尋。

長老並不知道這件事,不過這消息遲早也會傳到他耳中。神使與神媒在與「神靈」對話,他們透過一種祭典傳到旨意到神靈面前。

神使念起一種咒語:「hfghW%yfg6fdjhdh…..」
神媒也是:「KFGHjgesrt6rbyh(EV )GH FB。」

接著將雞血,蛇血混雜,手指不斷交叉,擺出各類姿勢,然後用一指定在碗中,混好的血與其他動物內臟祭品呈現星狀與六角交叉狀。長老這時候進入了屋內,看見了他們在招喚聖靈,也要求加入。

神媒擺出歡迎的姿勢,長老坐在地上,雙腿盤坐,但長老只有聽從的權利,沒有修改的權利,因此,當訊息傳達到神使與神媒之中,長老必須去執行,其他據點的長老們也是如此。雖然,他們之間會一起討論這樣是否合情合理,但通常反抗者幾乎很少——因為下場通常惡運纏身。

神媒交給了神使一塊石頭,這塊石頭很小,神使拿起石頭,右手在中間比劃,寫出某些文字符號,像是施加咒語一樣。接著,神使交給了神媒,神媒在石頭上方,另一側,下方同樣寫下出不同於神使的符號,然後放進那個碗中。

接著放在中間,石頭閃閃發亮,神使與神媒共同牽起手,長老也跟著這樣做,三人的手指只有大拇指、食指、小拇指張開,三人握緊三指交合處,定在六角各最角落,接著,在六角的角落像是長出了針,刺進三人手指,血順著六角與五角流入中間,石頭開始閃爍,接著血彷彿從地底穿透碗,使整個裝著血碗漸漸從猩紅色轉變為透明。

透明血的碗,接著慢慢震動,從搖晃之中顯示訊息——看起來是有一個人或是某個物品,有分裂的現象,分裂之中有看見某個內在的東西在那個人或物品中呈現點狀。

神媒與神使了解這意思是什麼,長老沒多說什麼,看著他們。

整個儀式結束,長老起身,神媒與神使跟著起身,並且告訴他:「HDFG34t bfg。」長老點頭,接著走出了屋外。

神使蹲下身子,撿起了中間位於碗內的石頭,並且把它吞下肚。然而,神使並不是真的吃下它,而是把它藏在身體裡。

神媒轉頭告訴神使,「JDFH46h?」,神使回答:「hDGdfgw3b。」

長老再一次招集族人,宣布有訊息要公布。

族人們一直好奇著長老要給我們什麼樣的訊息,那被害者的朋友姐妹也出來查看。

長老說:「jdghn4w5n,jfgndrolldfg^&*4b 。」
他繼續說:「SF@#)M8jdgn。」

族人們的眼睛瞪大,好奇看著長老的眼睛與嘴唇。

他說:「JFGH^R&vhbtbh!JGHGDGB!」

聽到這句話,妹妹不敢置信,神竟然會要求這樣做。

長老講出這句話時,已經反應不及,他的大腦已經被神使與神媒的儀式給俘虜,只能順從祂的指令。

姊姊轉頭看著妹妹,妹妹紅了雙眼,要上前阻止,姊姊要阻擋她,不要再這麼多人面前,但是已經來不及,妹妹快步向前,衝上舞台。

妹妹大聲對著族人大喊,「JSRHNEbh?JSRHNEbh?」
她繼續說:「KFTyMimvfh,JDRBIsboiT^&WG,IR^RE(EBvgn&)N,D@GWTG^&B。」
其中一個族人在台下反嗆:「JFMNGftb!」

又有人幫腔:「JGDNFMN!」

姊姊也快步向前,衝向舞台,趕快把妹妹拉下。

妹妹不肯,不斷拒絕姊姊的請求。

長老見到這情況不對,要求其他人幫忙把她們請下舞台。

他說:「HKFNIDB,JVEFJT&。」

長老走向前方的族人問問他們的意願與否,長老決定要出動更大批的族人們要把艾蓮娜抓回來受審,至少是任務性的受審。

族人們紛紛點頭答應,有些人則是不屑一顧,紛紛離場。

長老看著眼前願意出發的人馬,希望他們不要讓她受傷地帶回來。

一行人出發,大約十多人。


「你家人不會找你嗎?」艾蓮娜問。
她搖頭。

「你不關心他們嗎?」

她依然搖頭。

「你應該有在乎的人吧?」
她還是搖頭。

「好吧!算我白問。」艾蓮娜語氣表示無奈。

妹妹牽著她的手,就註定把她當成親生姊姊一樣,因為在她心中,沒有人願意關心她,因為她不是這戶人家親生的,而是代為收養的,她的父母因為在族群內戰中而身亡,這戶人家的父母看見了她獨自一人在戰場上,就照顧她到現在,從三歲時期照顧到十來歲,近八、九年的日子,她依然不能釋懷。

小生物感覺到後面有危機,從上空飛到了小女孩的頭頂上。

「怎麼了嗎?」

小女孩突然抓著艾蓮娜的手,拼命地往前跑,「喂!喂!喂!」艾蓮娜措手不及地問。

小生物又飛了起來,回頭飛去。

「喂!告訴我發生什麼事?」艾蓮娜邊跑邊問。

小女孩頭也不回,眼睛就盯著前方往前跑,像是前方有了她最愛的東西似的。


小生物站在一群族人面前。

那群族人看見這麼小的生物,不理會牠繼續往前。

小生物看著族人在眼前跑過,看起來他們不怕牠似的,接著牠又跑到他們的側邊,看著他們,然後牠慢慢地吐出透明霧狀的東西,在他們眼前飄過。

族人有點嚇到,紛紛後退,但這團迷霧,早已從後方與前方四面包抄。

族人全部結霜。

而牠的背部依然發亮。


兩個人氣喘吁吁在樹林前喘息。

「我不行了!」艾蓮娜摸著樹幹,然後癱坐在地上。
「幹嘛.....慌慌張張地?」艾蓮娜邊說邊喘。

小女孩指著後方。

突然看到了一個怪物從眼前衝來,不同於那個小生物,這次看起來體積很龐大,很龇牙咧嘴,艾連娜眼睛驚慌,想到又是什麼要面對。


小女孩轉頭看著她,又看著後方,表情一副泰然的樣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