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3

分裂(續五)

圖片來源:Trey Ratcliff

長官好奇地看著前方:前方雜草叢生,天花板佈滿了厚重的蜘蛛網,他知道這裡就是所謂的「寶物之地」,事實上,這只是前人所遺留下來的一間古廟而已。


長官邊走邊小心查看,鞋子踢著小石頭,石頭掉落前方的區域,原來前方有個窄小的階梯。長官拿著火把往前照射,「原來是......」,他要求幾位弟兄往前走,順著階梯一步一步往下走,來到了一個小區域的範圍之地。長官往前看,然後用火把往上照射,「哇!」

弟兄們各個走往邊緣地帶,小心查看。

這個區域不算大,也不算小,而事實上,這個區域是浮起來的,也就是說,他們的下層是中空的。

長官繼續往前走,又是一個窄小的階梯,他心想:「這又想玩弄我?」

他繼續往前走,弟兄在後頭等著,然後接著跟著他的背後。一夥人走在這陰暗的古廟中,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他們完全一思不解,沒有頭緒。

同樣的,他們又踏上了同樣不等的區域範圍,長官好奇地往前查看,然後用火把往下照射,「怎麼還有階梯!」長官認為,這到底有多長,該不會在深淵之中吧?

「奇怪,以前有這種地方嗎?我怎麼不知道?」長官看著底下的「深淵」,認為這到底有多長的答案已經浮現在他心中。

浮在這區域的範圍中,其實邊緣有水流聲,他們聽不見,因為水聲的頻率低出他們許多,他們根本感受不到,水流流動的範圍竟然可以漂浮在空中?其實這也是「那顆石頭」的功勞......

隨著他們的走動,不知道已經走下了多少個階梯,長官與弟兄們累得要命,略顯疲態。

「王八蛋!一定是那些長老們在玩弄我!」長官氣得牙癢癢。

走著,走著,其實他們沒有注意到,那個階梯隨著他們的走動已經逐漸消失成水的形狀......而水的形狀隨著從最高的部分開始,因此,他們已經是回不去了。


黑猩猩與獨角巨獸走著,但黑猩猩的身體已經開始感受到毒液在身體裡發作的狀況,牠走起路來顛簸,一拐一拐。獨角巨獸的兩旁眼睛不時注意到這隻動物已經受了傷,只不過牠以為是因為戰鬥而感到疲態。


另一邊,那黑色的蟲子們早已經將那獨角巨獸的母親腐蝕殆盡,說他們是生物界中的清理高手一點也不為過,只不過別沾惹牠們......

黑色蟲子會留下吃過的痕跡,因此你從地上的「污漬」看起來已經那是「石油」或者墨汁,事實上,那是牠們的吞吐遺留下來的殘餘。

所以,黑猩猩邊走邊往前看時,其實牠走過的路線,都沾滿了「污漬」,在樹葉間,在泥土上,在樹幹上。

黑猩猩痛得再也前進不了,牠摸著樹幹——但好死不死,牠手上又沾滿了「污漬」,最後倒地不起。

牠的口中流出黑色的鮮血......

獨角巨獸著急了,這麼好的動物竟然死在自己的面前?牠不相信,牠努力用牠身上的角勾起,並且釋出一點光波,像牠母親那樣,但怎麼樣都沒有用。

牠的眼睛帶著淚光,但牠哭不出來,因為牠沒有淚腺,牠已經失去牠的兄弟,現在母親因為傷重而死亡,牠真的成了孤兒一個。


黑色蟲子密密麻麻地出現在黑猩猩面前,對這些蟲子來說,牠們根本不管眼前這是什麼東西,牠們只是幫忙消化最後的剩餘,不要浪費他們,因此,只要是倒地的,且沒有知覺的,感到沒有呼吸的,牠們就會幫忙清理。牠們有敏感的嗅覺與觸覺,因此當牠們踏上一個動物身體時,其實並不會立刻「吃了」牠們,而是感應這物種的氣息。

而黑猩猩則是牠們底下一個犧牲品。

元神被那原住民,還有妻子帶了出來,他們三個要前往一個市集中,看看有什麼好貨可以採買,並且看看這隻黑色貓是否有發揮「功效」。元神在原住民的口袋中,不時由妻子抱在身上。

元神不了解到底發生什麽事,因為牠依舊在昏厥......

外頭的暴風雪看來逐漸恢復平靜,趨於平緩,雖然他們兩個人厚重的外衣沒有減少多少,但至少不必忍受風雪的襲擊。

走過了一段路,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小鎮,這裏是屬於這部落的集散地,他們不像艾蓮娜所碰到的部落一樣,屬於集中範圍;相對地,這部落長遠以來就學習獨立自主,不依賴其他人,偶爾會碰個面打招呼,但僅此而已。

那位男子看著市集冷清的狀態,像這氣溫從來不可能活絡熱鬧一般,心裡其實早已習慣這情形,妻子問他:「GSHHDH?」,而他回答:「HDG(S(#%。」並且用手指十一點鐘的方向。

妻子走了過去,看看前面像是菜市場的熱鬧的區域,男子則跟著身後。原來他們到了二手市場,看看這裡的情況是否有不錯的好貨可以採購。

每個人大聲叫賣:「HDFH^TY!」「J&IYKLKFG!」「AAWMQPHHW」不絕於耳,聲音一直迴盪這整個區域,雖然每位族人都聽得見每句話的意思,而今天人實在並不多,其實每個人都心裡有數:真正的好貨要用心看,用心挑選才行,而真正讓人眼睛一亮的其實並沒有幾個。

也許是太獨立了吧?族人總認為:「那又如何?」的念頭浮上了心頭,不肯罷休,成立這個市場是希望在這個「物以稀為貴」的部落中,環境也沒什麼好利用的情形下,可以多加回收製成新商品來賺取微薄收入,但有時候他們總不領情。

男子大聲呼叫,要他們看過來這裡:「HFG!HFG!」妻子則在一旁看著他。

男子用手抖動昏睡中的元神,他知道牠發生了什麼事......


「UISLFH,WUDFEYEIJGJSHJ,R*DFH*$^&@&,JSG@46!(H_EFH。」

「KSFG)_+#KSDG。」

元神被抖動地給吵醒,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那位男子用眼神看著牠,牠就知道那是牠的主人。

元神像極小松鼠一樣,爬上男子頭上,族人瞪大雙眼看,又顯得不屑,總說著:「只不過是一隻黑貓嘛......」眾人指指點點。

不過元神的眼睛已經由當初的綠色因為藥物變成金色時,族人們開始感到好奇。接著瞳孔縮小,成為一直線之後,迅速成了黑色的小點,幾乎看不見原來的眼睛模樣。

族人們依舊指指點點,只不過那是驚嘆的表情,不過也有人擔心那是惡靈的附身。

男子抓住元神的尾巴,然後順著手勢走到了他的手掌上。


他們看得更清楚,更仔細了,只不過那是危機的開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