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分裂(續三)

圖片來源:Mariano Beguerisse

牆壁的冰柱持續碎裂,對於那四個人而言,當然不怎麼樣,畢竟這是他們搞出來的傑作,可是對於這道長長的痕跡已經造成了某些傷害,而這份傷害蠢蠢欲動。


「你們可以停下來了吧?」艾特無奈地說。
「嗯......可以。」雷翻了白眼看著他。
「可是你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啊!」

雷把手上的刀拿在艾特的面前晃了晃,並且說:「我不就停下來了嗎?」

兩位士兵早就不想參與這場「遊戲」,於是鬆手,反觀雷只是拿著刀筆直地劃上很長的一刀。

冰柱裏的冰依然碎裂,四個人並不知情,冰柱裏有水份,而當然這水分是不會穿透牆壁——朝著他們噴射而去,但是不代表這些冰柱不會朝他們「攻擊」。

雷摸著冰柱,感覺滑滑的。

「這到底有什麼?」

雷好奇地拿著刀戳著它,冰塊掉落地面碎裂,雷閃了一下,好奇地望著冰柱。

艾特在後面觀看。

「你還玩?」
「我們要怎麼回部隊都不知道,你還有心情玩?」艾特繼續說。
「管他的部隊,你別忘了伊瓦還在後方。」
「伊瓦?我才不怕他呢!」
「是吧!你還被他嚇得半死!尤其那大得嚇人的武器。」雷不以為然。
「別吵我!」雷想找下去。

冰柱中當然裡面什麼都沒有,但是,深層的冰早已被他們弄得一塌糊塗,開始崩裂。

「快走吧!」艾特拍雷的肩膀。
「是!走就走!」雷沒有看見什麼,就跟著艾特前進,還有兩位士兵。


「你真的不能變得什麼出來?」艾維茲瞪大眼睛看著白色貓。
「我又不是魔法貓咪!」
「你是不是童話書看太多啦?」白色貓不屑。
「算是吧!我媽咪告訴我有關很多魔法的故事,或者什麼《格林童話》、《伊索寓言》,還有《哈利波特》的故事。」
「然後,你學到什麼?」
「我真的以為有狼人的存在,還是吸血鬼的到來!」
「可是我看見元神之後,還有點不敢置信!」艾維茲繼續說。
「所以你真的相信?」
「我當然相信!我媽咪告訴我有關神奇石頭的故事,他們在研究所目前在研究的就是這種神奇的物質,而且在我家,聽說——也有一顆!」
「這麼神奇?你有去找過它嗎?」
「當然有!我是個好奇寶寶!我姐告訴我家中有這樣的東西時,當我在家中尋找,被我父母撞見,而差點被禁足!」
「現在呢?你有找到嗎?」
「半成品吧!」艾維茲指著自己的眼睛。
「你的眼睛是半成品?」
「那是意外傑作。」艾維茲自嘲。
「那是被一個混蛋給砸到!」

雷摸著自己的耳朵,總覺得有人在罵他。


「他是?」
「來搶我們石頭的一個官兵。」
「他是故意的吧?」
「不知道,個性陰沈怪氣的。」
「他還刺傷我姐的腳。」艾維茲繼續說。
「我真想要他好看!」


雷繼續摸著自己的耳朵,總認為耳朵很癢。


「你的眼睛目前如何?」
「好像有透視的能力?我猜。」
「透視?你能看穿?」
「那前面有什麼?」白色貓想好奇詢問。
「那是侷限某些方面。」
「例如在沙漠中,好像就沒有用。」艾維茲繼續說。
「唉!」白色貓嘆氣。
「你沒有告訴我你的經歷?」艾維茲反問。
「幹嘛?自白時間?」白色貓不想講。
「你沒有名字嗎?」
「有啊!你又沒有問我?」
「泰神(Taizen)。」白色貓繼續說。
「你好!我叫艾維茲・米尼斯。」艾維茲自我介紹。
「泰神,你是怎麼跑來這?」
「嗯,迷路。」泰神說了個謊。
兩個人邊走邊聊,冰柱上的冰塊——在中間的區域以及中間下層的區域開始漸漸浮動,冰塊裡的水滑行下方的冰塊。而下面開始熱得發燙,事實上,冰塊是熱的。

水滴滴落,冰塊運行,下面開始不平靜,隨著時間過去,裡面——應該是說,他們從之前的洞穴走進來或者延伸的冰洞走進的洞穴,開始讓神奇的石頭開始作怪,這顆神奇的石頭,看起來沒有生命,但是生命卻是因為各種連結起來,起了各種化學作用,才讓冰塊運作。而他們至今沒有察覺到,因為無形的作用總是要到了最後階段——極端的時刻才能察覺搞鬼的是誰......

埋藏在原來洞穴裡的奇光石與異光石,還有一顆未知的尖長型石頭,彼此交互作用,原來洞穴中的這些粉末,隨著人類的入侵開始變得更難以捉摸,它們本來生長在完美的地段,隨著開挖洞穴的人侵入,遺留下來的穴道,後來被米尼斯一家人的入住,以及前屋主、前前屋主的造訪,讓這洞穴一度開啟,又一度封閉。

現在做什麼都來不及了。前人的歷史,由後人來收拾,實在叫人諷刺,但這也不得不面對的命運。

讓命運怎麼扭轉成選擇,成了一個機會,也看他們如何查到暗示在黑暗中的光點。


伊瓦看著前方,他不知道該走哪條路,追人追到這種地步,真是他意想不到的窘境。

「這幾個兔崽子讓我落得這樣的地步,我會算算這筆帳,還有看你們怎麼與......胡蒙交代......還有我。」伊瓦講出這後面幾句時,頭腦不時頓頓的,經過「電擊」的感覺餘悸猶存,他只想找到他們幾個。

伊瓦看著前方,彷彿看見了人影,他知道他會找到他們的,只不過前方的人影不是艾特、雷以及兩位士兵,而是冰洞所反射成形的陰影。

伊瓦拿著武器,大步走向前,想看個仔細。

「啊哈!看你們怎麼交代.....」伊瓦以為看到了他們。

結果什麼都沒有,冰洞內依然安靜無聲,伊瓦所看見只是遠方所折射而成的黑色暗影,並不是什麼;看來伊瓦的後遺症,依然還在,尤其手中握有的武器仍有殘餘「電流」。

「在哪裡?他媽的,你們到底在哪裡?」伊瓦大聲吶喊。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艾特問。
「嗯,有人想抓你歸案。」雷開玩笑地說。
「不好笑。」
「反正不關我的事,出事的人是你,要交代事項的是你,與我沒有關係。」雷不屑地說。
「你們做事的態度影響事關重大。」
「然後呢?」
「你們要找奇光石也找不出所以然來,所以怪我囉?」雷繼續說。
「我也有幫忙,甚至主動參與,主導任務,怎麼你的責任要我來承擔?」雷認為是艾特領導不力。
「你知不知道,這樣講話態度很沒有禮貌?」
「去你媽的禮貌,艾特先生。」雷開始火大。
「你又在跟我挑釁?」
「我才懶得理你!我是有本事當長官的料,怎麼變得你來領導我,甚至——就算找得到奇光石這玩意,你要怎麼交代說,那是百分百的奇光石?」

「我好不容易想瞧瞧這神奇的玩意,證明那正確無誤,你卻讓我落得這如此下場,我沒有怪你,你還怪起我?」雷不認為有錯。
「沒有人叫你這樣做。」
「嘿嘿,算是吧!」
「你真的沒有遺留?」艾特想從雷撈得好處。
「遺留什麼?」
「那石頭啊!」

雷從自己的口袋中摸摸,然後摸一點上來放在手心。

「這就是了,我可證明那是百分百的奇光石。」雷攤開手掌給艾特看。
「秀給我看。」

雷拿出手中的刀子然後在刀子的刀鋒頂端處撒上一點。

些微的粉末掉落地面,但他不以為意。

雷走在旁邊的冰柱,輕輕一戳。


冰柱上當然沒有馬上發生什麼「奇蹟」,但是反觀真正的「奇蹟」效應開始發酵。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