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9

畏・懼(續三)

圖片來源:JR F

元神頭痛愈烈,彷彿有隻手不斷抓緊牠的腦袋,且抓得很用力,快要爆炸般讓牠在地上不能自己。但牠試圖振作,看能不能運用意志力來緩和這種分裂的情形——畢竟牠可是有受到訓練的貓,頭上的角已經停止生長,也不會掉落什麼碎片粉末,但不保證會永遠停止。


「他媽的......」元神咬緊牙根。

等待一會兒,頭痛的情況稍微好轉些,牠試著爬起身子,利用前肢的關節輔助後肢的關節慢慢站起。那位仁兄給牠吃的藥草到底是什麼?是救命仙丹,還是控制利器?這實在說不上來。

那位妻子看著牠,走過去試著扶起身子,牠沒有不讓她碰,但牠反正也反抗不了什麼力氣,牠的精神一直在忽明忽暗之間,好壞參半。外頭依舊寒風刺骨,風雪沒有好轉的跡象。反而,元神在這裡還能得到一絲溫暖,在她為牠準備的被窩中。

元神睡著了,可是受到太大的作用,身體的反抗以及倦怠,讓牠心靈飽受煎熬,累得睡到非常安穩,任何風吹草動也無法打擾牠的睡眠。爐火還在燃燒,烈火燃燒的聲音霹靂地作響,整個氣氛非常安詳,非常寧靜,就是這種氛圍之下,元神也進入夢鄉......

「這是......?」元神在夢境中說話了。
「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把我的手腳綁起來要做什麼?」
「那是什麼?你要在我身上做什麼?」
「你是誰?」
「不要!我不要!」
「放開我!」
「好痛!」
「你在我身上到底做了什麼?」
「這是什麼?怎麼會有這個?」

元神在夢境中不斷自言自語,妻子可能認為是牠做了惡夢,上前擁抱在她的胸前。但牠依然還在夢境中。

元神夢見了所有關於牠是如何從一隻普通的黑色小貓,轉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好奇心驅使牠成為今天的元神,本來不會戰鬥的牠,如今功夫雖然沒有多進步,但是也足夠派上用場。在急急忙忙之下,牠逃離了實驗室,就像黑猩猩一樣,但這兩隻小動物卻是各在各的地方學會怎麼生存。


黑猩猩雖然逃離了那個原住民的家,狼也無法攔阻牠,對牠而言,自由是唯一的信仰,牠不想一輩子做別人的奴隸,牠想要自由,不管代價有多高,牠就是想自在地呼吸。

黑猩猩看著前方,仍是一大片樹林,牠握緊拳頭,信念因此更高揚,牠相信沒有回不去的東西,只要堅持就行。牠現在已經不想在乎過去了!不管家庭背景如何,唯一的掛念的是怎麼樣才能活得更有意義,做一隻無懼的黑猩猩。

而現在剛好是牠挑戰的時候——多眼猛獸不可能就此消失,只不過這次來得是比過去更龐大的多眼巨獸,至少有兩頭到四頭大象的身軀在黑猩猩眼前。

牠害怕嗎?當然還是害怕,銳利的眼睛,以及尖銳的利牙,看得黑猩猩差點逃跑,這隻小黑猩猩對抗大巨獸,光憑蠻力是根本無法起作用的。

黑猩猩跳了上去,抓住了多眼猛獸的活動前肢的肩頰處,多眼猛獸不會害怕,只是感䦆有一隻蒼蠅在身上飛舞一樣,身上的眼睛直接朝牠噴射光芒,黑猩猩一閃,跳在其他處,此處又慘遭射擊,牠又再跳,跳到身體另一處,又再一次射擊,牠又再跳。牠跳到牠的尾巴處,抓住那短小的尾巴,跳到牠的頭上,頭上的角立刻刺穿牠的身體,但是牠及時跳回地面,免受攻擊,但是仍有多處因為反應不及而灼傷的傷痕。

牠氣喘吁吁,只不過這是巨獸依然臉不紅氣不喘看得這眼前小得像蜥蜴的動物。

多眼猛獸張開大嘴,想直接吞牠下肚,黑猩猩往後一閃,差點跌倒,多眼巨獸沒有咬中,但是一隻救過牠的獨角巨獸在這時現身,用力頂撞牠,多眼巨獸被甩到一旁。

黑猩猩在這時及時找地方掩護,但牠看得眼前的那隻獨角巨獸怎麼看起來這麼「小巧」?「這該不是牠的孩子吧?」黑猩猩這時在想。

沒錯,那是牠的孩子,母親已經年老,行動不便,只好由孩子相救。多眼猛獸慢慢爬起身,獨角巨獸的那根角比起牠母親的簡直是小眾,力量不足可以對抗這眼前的龐然大物,但牠既然上前了,也沒有理由畏懼了。

牠衝上前,多眼巨獸跑動的力量讓牠不能順利前進,獨角巨獸比起這眼前大物,像是鯨魚看自己的孩子。獨角巨獸的前後兩角聚集力量,射擊像是某種光波朝向多眼巨獸,多眼巨獸被這光波像是被蚊子叮咬的感覺,不痛不癢。

多眼巨獸的身上眼睛又射出光芒,獨角巨獸跳向旁邊的樹林空地。光芒射中許多樹木,樹林沒有因此燃燒,但反之,整個樹林已經被牠們快夷為平地......

黑猩猩見狀這不是辦法,只好先逃跑,畢竟牠對抗這巨獸,沒有任何武器,拳頭根本不痛不癢,牠雖然有參與實驗,但牠根本不了解牠自己的特殊能力是什麼。

獨角巨獸還在苦戰,多眼巨獸依然握有勝算。怎麼辦呢?牠也只能先逃命。獨角巨獸往前狂奔,朝向黑猩猩的位置,見到牠時,不斷使眼色要牠爬到身上,黑猩猩ㄧ開始拒絕,因為牠也怕波及那種光波,但牠不斷「保證」之下,黑猩猩才勉強爬上身。

一隻超大物在你後方追趕,兩個算是比人類龐大的動物,而我們看到後方的超巨獸可能會嚇得直發抖,但還是只能往前跑。兩個沒命似的只為了逃離巨爪,多眼巨獸的來襲,現在看到只會讓人更加害怕......

艾維茲走在路上,不時在光亮的牆壁中彷彿看見了什麼。

「元神?」
「你看見元神?」白色貓問。
「嗯......」艾維茲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我彷彿看見有東西在與我對看。」
「我看看......」白色貓上前看。
「沒有啊!」白色貓看了一會兒,沒有看見什麼東西。
「但我的確有看到......」艾維茲不時又轉頭看看牆壁。
「你會不會是餓過頭了啦?」
「不知道,有可能吧!我幾乎什麼都沒吃......」

牆壁的確有些狀況,但不是反射出來的元神樣貌,而是某些東西在潛伏,也許是好事,也許是壞事,總之,艾維茲的「特殊能力」似乎反映在她的身體上漸漸成形。隨著時間一旦拉長,她也逐漸了解她的使命責任重大,關乎動物的權利......

艾維茲看見她自己的眼睛彷彿成了元神上身的超能力者,只是不是我們熟知的超級英雄,這種能力無法直接活用,而是要經過培養與訓練,還有一些步驟才能擁有。

「嗯......」艾維茲在思索。

「這鏡中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怎麼看起來像是元神回來我身邊,不知道,自己經過那次『災禍』,身體就怪怪的,不知道是種好運,還是厄運。」艾維茲不斷思考。

「也許是真的餓壞了!我幾乎都沒吃東西。」艾維茲邊想邊摸著自己的腹部。
「我看你是真的餓了。」白色貓轉頭看著艾維茲的動作。
「這裏有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艾維茲問。
「我不知道......」白色貓說到一半時,艾維茲又插話接著說。
「你可別來再說『吃了我』這句。」
「呵呵,我不會。」

眼前的景象,當然不會只有冰,彷彿有些生命——既然有「水」,當然就有生命,艾維茲努力看著前方,看看兩旁的類似雜草的植物,在想:「該不會吃這些吧?」

「我想我餓到大腦有幻覺了......」艾維茲開玩笑的表示。
「你想吃什麼?」
「漢堡、薯條還有我最愛的玉米餅!」
「你能變出來嗎?」
「嗯......不能。」白色貓想了一下。

「等於白說。」艾維茲無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