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戰(續四)

圖片來源:Michael Matti

艾蓮娜看著那位男孩,而那位男孩看起來很靦腆,好像從來沒有看過女生一樣。事實上,他是沒看過這樣「時髦」的女孩,哪有哪位女孩打扮地如此「豔麗」?那位男孩一直好奇從頭看到腳,看不清楚時還蹲下身子查看——那位男孩看著艾蓮娜的鞋子。


「4736hfgyr6%#6h$」
「什麼?」
「2^%et5464736hfgyr6」
「你到底想說什麼?」
「^#^trg4736hfgyr6」
「你應該是對這雙鞋子好奇吧!」

他點頭。艾蓮娜看他這麼「想要」,所以就脫下一隻鞋子,放在他面前。他好奇地看了看,東瞧西看,從頭到底看個仔細,甚至把頭想要套上鞋子,艾蓮娜看到此情況,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怎麼有人對鞋子這麼著迷?

那位男孩把鞋子試著穿在腳上,但他的腳又臭又髒,踩在爛泥濘中,艾蓮娜有點懷疑真的要把鞋子給他嗎?而他怎麼試就是穿不進去——可能他的腳不合尺寸吧?

不過這位男孩不相信,硬是要穿進去,怎麼拉,怎麼扯,就是穿不進去,最後他就乾脆踩著鞋子尾部行走,前半部已經快裂開。艾蓮娜看到她自己的鞋子被這位男孩快變成垃圾,既心疼又無奈。

他拉著她的手,彷彿要帶她去他們的部落。

「h56429568%&$&D@」
「你要帶我去哪裏?」

他沒有說話,硬是拉著她往前走。艾蓮娜一腳赤腳,一腳穿著鞋子往前走。

雨還在下。



「快了!只差一步。」伊瓦疲累地說著。

伊瓦一直緊握鎖鏈,一定要把這些冰層送入那洞口。他看了一下那高度,那入口的深度,以及他要施加的力道。「好的!看我的!」

話剛說完沒多久,準備要施力時,結冰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以至於整個大片石塊像是分崩離析的冰塊,而裡面的那些小生物,宛如蜘蛛的牠們紛紛找出口逃出這裡,冰一直蔓延著,結冰的情形延伸到外部,就連艾維茲與白色貓都能感受到震動。

裡面的冰柱已經破裂,石塊承受不了的重量,已經侵蝕每一個細節。接著,裡面的洞穴宛如爆裂的炸彈,瞬間變成了更大的洞,伊瓦看到洞穴的入口附近的情形,有點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

緊接著洞穴連結而成的冰柱,宛如保齡球般連環倒。伊瓦的巨斧也跟著墜入湖中,而另一邊的刺進的冰層因為重量,差點把伊瓦拉近深淵中,伊瓦緊急拉住它。

接著湖水的滲入冰柱裡,冰柱與湖水產生更激烈的「化學變化」,不是更極端結冰,就是湖水更加舉棋不定地來回變換。伊瓦不到一分鐘,甚至不到二十秒的時間來回結冰與解凍。

湖水沖入冰柱,朝往更深入的地底邁進。接著一大片的冰柱與湖水來回侵入下,瞬間倒塌。伊瓦怕被冰柱傷及,往湖面下游去,但不到幾秒鐘,又被結冰,游到一半又恢復原狀,又一下結冰,天花板卻是塌陷許多冰柱。

「你聽到什麼嗎?」艾維茲問白色貓。
「有嗎?」
「請仔細聽。」
「有。」
「發生什麼?」
「不知道。」
「你要怎麼進去?」
「會不會與剛才有影響?」
「問得好,應該有。」
「是這樣嗎?」

白色貓沒有回答,只是循著艾維茲的腳步前進。



石塊下,冰層侵入最深層的「細胞」,因此外表看不出來。直到看到在眼前的「病變」才知道多嚴重。湖水交雜著冰柱,沖入底層,高層也因為侵蝕破裂了大洞,一個大洞在伊瓦的面前成形,只是伊瓦不知道。

冰柱持續沖刷,伊瓦跟著被捲入的渦流之中,冰柱竄出了外面的荒漠,越來越多個,湖水全部「沸騰」,所有的冰柱與水成了點綴這荒漠之中的美景,直到衝破了最大的坑洞為止。

一個坑洞在艾維茲的附近成形,附近還有許多冰柱圍繞,像極了水晶飾品的美麗璀璨。

伊瓦在下方,不知道他自己身在哪裡,也不知道心迷思在哪裡。



那隻巨獸看著自己的孩子,黑猩猩已經昏迷了很久,那些孩子不懂事,偏偏要用自己的剛長的角去逗弄牠。這隻巨獸站起身,出去找找東西。

牠走路不算緩慢,雖然牠體型比多眼猛獸巨大,但牠發起威來也是很強大的。

牠抬起頭看著月光的皎潔之後,便四處走走。

一隻體型類似恐鳥的野獸在覓食,牠看到之後,又轉往其他方向。牠的角的尖端在發光,不過很細微。牠循著自己的感知走到了一個湖邊,用頭上的角觸碰湖面,湖面慢慢長出了一個細長的植物,牠開張了大口,吃下了它;沒多久,湖面長出的植物不只一株,越來越多。

牠一樣開張大口吃下它們,細嚼慢嚥地,就宛如放牧吃草的動物一樣。牠跪了下來,眼睛看著前方,彷彿等待什麼。



兩隻狼狠狠看著對方,眼神銳利地讓人不寒而慄,殺氣的目光就是為對方一死。

兩隻狼衝向對方,一隻似乎占了上風,咬住對方的頸部,而被咬的那隻也不是好惹的,雖然疼痛,但不算什麼,不斷甩動脖子就是要把對方甩出去。

一隻甩了出去,差點撞擊後方的樹幹,在樹幹前止住。轉頭又看著對方,撲了上去。牠咬住了背部,前肢的立爪抓住身體,讓牠動彈不得。兩隻身體受了傷,但不在乎這點,為了要讓對方一死,就是使出全力。

元神無力地倒到雪中,任憑風雪襲擊。



「怎麼辦!怎麼辦!」安求助小狐狸。
「什麼怎麼辦?我怎麼知道?」小狐狸一點不在乎她的感受。
「可以快點解救他出來嗎?」安心急如焚。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小狐狸完全不想理會。
「拜託!」
「你們可不可以聽我的指示?」
「可以!快點!」安按耐不住。
「嗯⋯⋯」
「還要想?」
「好。」
「我保證!我保證!」安重複兩遍,用那堅定的語氣。

小狐狸眼睛呈現渦旋狀,看著安。

安迷迷糊糊地,虛弱地倒了下來。小狐狸接著走在安的身後,咬著她的手臂拖到一邊等待,口中喃喃自語:「這女人還真重。」

小狐狸看著傑克被結凍的身軀,眼睛從腳看到頭,來來回回幾次。之後牠又再一次施行牠的招數:一團黑影覆蓋傑克。

傑克被黑影包圍,沒多久,黑影「吞噬」著他。等待一會兒,水從黑影中滲透出來,慢慢融化,成了一團黑水,而傑克再一次受到「侵害」。

同樣類似魔鬼附身的情形又再一次上演,傑克又被「它」附身——雖然不是真的惡靈,但是經驗與痕跡已經附著在他身上,讓他不可能揮之而去,相反地,只要受到小狐狸的「招數」,就會感覺像是得了「精神疾病」。

傑克倒了下來。而現在,這對夫妻倒在小狐狸面前,不知道他們當初認為這是福還是禍?招來這隻可愛的小動物,雖然是無心,雖然也幫助過他們,但是後遺症一直不少。

小狐狸露出無奈的笑容。


「唉⋯⋯」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