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戰(續二)

圖片來源:Laura Taylor

冰層已經蔓延,如果不仔細看,沒有看內部,可能以為外表只是跟一般的石塊沒有兩樣,事實上,冰層在內部已經蔓延到幾乎督已經穿透,就像艾維茲與白色貓咪碰到的情況一樣。伊瓦在洞內已經待上很久,他要怎麼想離開這裡,心裏其實沒有譜,對於他而言,這種情況是從來沒有碰到,畢竟只是出去找艾特與雷,還有其他的士兵,怎麼會碰到這類的荒唐事?真是鮮少罕見。


冰又再一次融化,退回原來的湖水,他要怎麼離開這兒?伊瓦在思索。他往上看了又看,又觀察周圍的環境,除了看見冰覆蓋整個石頭區域,就不知道怎麼離開,艾維茲爬過的洞已經破裂個大洞,蔓延到其他她沒有發掘的洞口,伊瓦正好瞧見那個洞。

「那裡好像有入口⋯⋯」伊瓦瞇著眼睛,想看著仔細。

他又看著附近那四個結凍的冰層,裡面那四個人要怎麼救出?這可傷透腦筋了!伊瓦又思考了一番。

他想到一個不錯的方法,就是利用手邊的武器將四個冰層送入那個洞口。他握緊拳頭,鎖鏈的一端被他握到出了印子,清晰可見。用力揮舞,將手上的巨斧用力插入冰柱中,可惜的是,第一次要甩出時,無法順利插進,巨斧瞬間入水,激起大水花。「再一次!」,用力甩,巨斧順利插進,伊瓦拉了一下鎖鏈,確定強度。「好!看我的!」,伊瓦將一端的尖刺刺進冰層,但很抱歉,伊瓦可刺不進去,因為那不是普通的冰。但伊瓦可不死心。

「怎麼會?不相信⋯⋯」話說到一半,冰又將湖面凍結。

等待的時間,天花板的冰柱依然往下墜落,這一次,可是刺中伊瓦的肩膀,而伊瓦雖然已經結冰,但這樣的衝擊之下還是造成不小傷害——冰侵蝕的影響。

漸漸的,湖面又融化,伊瓦恢復原來的姿態,繼續未完的動作。伊瓦又再一次將尖刺刺進冰層,他怕沒有刺中,還補上一腳,用力地,一定要刺進非常深入。果然,刺進得很深入,伊瓦用力舉起冰層,然後使勁全身力氣,送入那洞口,「可惡啊!」伊瓦勃然大怒,臉紅脖子粗,「他媽的!」,用力一揮,冰層往前一甩,掉入了那個洞口的下方,正好與巨斧切入,掉在巨斧上。

伊瓦也握著鎖鏈,揮動的力量將他推進,他又掉入了湖面中。


那個黑頭髮的豔麗女子,回到了一個住所,打開了門鎖,將拿在手上的東西放在桌面上。桌面還有其他的儀器:分析細胞的儀器,顯微鏡、離心機等等。她並不打算著手進行,而是等待另一個夥伴。


中午用餐時間,凱茵絲在公司餐廳,面對眼前的餐點:三明治、沙拉,還有一杯柳橙汁,她有點茫然。

「嗯⋯⋯」

索帕塔端著餐點,正好看見凱茵絲的背影,她走了過去。

「我可以坐這裡嗎?」
「可以啊!」凱茵絲眼神呆滯。
「你還記得我嗎?」
「嗯?什麼?」凱茵絲依然在想些什麼。
「你怎麼了?」
「你說什麼?」
「有嗎?我有怎麼了嗎?」凱茵絲繼續說。
「看你心不在焉。」
「我在想一些事情,但說不上來。」
「什麼事情?」
「嗯,不會解釋。」凱茵絲依然沒注意眼前的人是誰。
「那就不要想!」
「算是吧!我猜。」
「你吃這些?」凱茵絲看著眼前的餐點:餐包、奶油以及一杯水。
「怎麼了?」
「你會飽嗎?」
「怎麼不會,在我們國家,有麵包吃,有牛奶喝就很幸福了!像我這樣的人能夠在這裡工作,就很快樂了!」
「你應該多拿一點。」
「我不要。」
「你不敢自己拿吧!」
「沒有,那我幫你。」說完,凱茵絲離開座位,拿一個沙拉放在索帕塔的餐盤上。

索帕塔把沙拉放在餐盤外。

「我吃這樣就好。」

凱茵絲把柳橙汁喝完,三明治以及沙拉拿到手上並且帶出餐廳外。「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你不陪我?」索帕塔措手不及。
「不必了。」

凱茵絲接著走出餐廳外,手上拿著三明治與沙拉,但她沒有拿餐具。

索帕塔看著眼前的餐點,還有在餐盤外的沙拉,心頭一陣無奈。

索帕塔把沙拉放回餐盤,開始大快朵頤。「好吃!」索帕塔開心地吃著。

凱茵絲坐在公司外的花園邊,沙拉與三明治放在花園的台階上。

凱茵絲撕開包裝,吃起三明治來。

「還是一樣的味道⋯⋯」凱茵絲邊吃邊想。

吃完之後,又吃起沙拉,但準備要吃時,沒有餐具,只好用手。

「嗯⋯⋯」

一隻麻雀飛到了她的身邊看著她。接著,第二隻也來了。

凱茵絲沒有注意到牠們,還是用手抓著沙拉吃。

一隻麻雀靠近她的身邊。凱茵絲眼睛看著前方的來來回回進出的人們。

「唉⋯⋯」凱茵絲表情充滿無奈。

一位年長的女士走了出來,眼睛看到了吃著沙拉的凱茵絲。

「你怎麼坐在這裡?」
「嗯,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是這樣嗎?發生了什麼?」
「我不知道,可能長期的煎熬讓我身心疲憊吧!」
「這是很正常的!你應該要向公司請個假走走!」
「我是個剛來公司不久的新人,不可能這麼快准假。」
「的確不太可能,你的資歷太淺,公司破例的情況很少,但你可以試試看。」
「機會渺茫。」
「不然你跟我出去走走好了!我要去阿慕絲拉國家公園研究。」
「你要研究什麼?」
「那裡的動植物生態與環境發展。」
「多久?」
「少說一年吧!」
「這麼久?」
「這叫少。」
「你要來嗎?看你有很多疑慮。」
「嗯⋯⋯」凱茵絲在思考。
「還要想?」
「好啦!去就去!」
「你等我!我去拿東西。」
「不用啦!現在就出發。」那位女士隨手攔了一部計程車,要前往空地,搭乘飛船。

那位女士上了車,問了凱茵絲:「你要不要來?」

凱茵絲一直想拿東西,不斷猶疑。

等待一段時間,凱茵絲還是上了車。「好啦!來就來。」


小狐狸與米尼斯夫婦走向前,煤油燈在傑克的手中搖搖晃晃。經過蛇的「洗禮」,兩個人走路還有些搖搖晃晃,看來是真的受到太多影響。小狐狸走到兩個人的後方,深怕他們一不留神就出狀況。

「這洞口真的很深。」安不安的說。(時間倒回去,安還是醒來了,但在小狐狸的催眠下而甦醒。)

經過回到艾特、雷交鋒的洞口,繼續走到伊瓦的位置,繼續走到前方,看見了滿是亮晶晶的石柱與冰層的交雜。

「哇!」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些是什麼?」傑克問小狐狸。
「你不要碰就是了!」話一說完,傑克就伸手碰到了冰柱。

傑克的手迅速凍結,安還專注看著前方的「美景」,沒注意發生什麼事。

「我的天啊!」小狐狸搖頭。
「老公!你不認為很美啊!」
「是啊!」傑克想移動腳步,但威力實在很強,冰慢慢侵蝕傑克的身體。

安東張西望,很奇怪似的怎麼認為沒有人跟上來,她轉頭查看。

她看見傑克已經慢慢凍結,想要過去看仔細,但已經來不及。

「傑克!傑克!」安大喊。
「安⋯⋯」傑克最後著喊著。

小狐狸看著夫妻兩個,「唉!我又要出馬了。」

「你可以救我的老公嗎?」安轉頭看著小狐狸。
「可以!但你們要保證我別亂碰任何東西。」
「好!好!好!我保證!」安的眼角滿是淚水。


小狐狸又再一次使出牠的招數⋯⋯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