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出口(續五)

圖片來源:Bark
 
   艾維茲與那隻白色貓對看了一陣子。牠有著紅色的雙眼,不同於元神的綠色眼睛,牠的確是「外來品種」,牠到底是誰呢?

    「我是遠方來的生物,外形類似你們所說的貓,但我本質不是。」
    「遠方?你是指『查斯別克』?」
    「那是什麼國家?我不認識。」
    「喔?那就奇怪了?」
    「奇怪?」
    「你既然不是來自那裡,那你怎麼與牠那麼像?」
    「我不知道。」
    「你不是腳受傷了?我來幫你吧!」白色貓繼續說。
    「你怎麼幫我?」
 
    「你不要動⋯⋯」白色貓咪走到艾維茲的受傷腳旁邊,然後用前肢觸碰傷口,艾維茲縮了一下:「痛!你要幹嘛啦!」白色貓咪向傷口吹了一下,突然一陣冷冽感瞬間從艾維茲竄出,艾維茲不寒而慄。
 
    艾維茲突然動彈不得,彷彿瞬間被結凍般,速度很快,艾維茲的反應卻有十秒之長。傷口慢慢結成冰,如冰塊般的繃帶纏住她的傷口,讓她暫時止血。
 
    「你再動動看。」
 
    艾維茲起身移動她的受傷的腳,果然不怎麼疼痛,很神奇的效果,讓她意想不到。
 
    「你是怎麼辦到的?」艾維茲又坐了下來。
    「就⋯⋯這是我的本領」。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逃出來的!」
    「逃出來?」
    「為何要逃出來?」
    「說來話長,以後再解釋。」白色貓不想說太多。
    「現在怎麼辦?」艾維茲問。
    「嗯,我想問你呢!」
    「你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
    「好吧!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好吧!」
 
    艾維茲起身往前走,看著眼前的荒漠,總認為這會有出口,畢竟她是很樂觀的一人,白色貓的出現究竟是一種友善,還是不速之客,這由時間來定論。
 


    凱茵絲的電話響了。
 
    「鈴⋯⋯鈴⋯⋯鈴⋯⋯」
 
    凱茵絲累得不想起身接電話,她趴在沙發上,昨日的疲倦寫在臉上,衣服沒換,澡沒洗,全身散發一股體臭味。
 
    電話聲音繼續響⋯⋯「鈴⋯⋯」她勉強起身看看是哪個笨蛋是這時候打電話來。
 
    她累得得用疲倦的雙眼,步伐步履蹣跚地走到電話處。
 
    她接起電話。
 
    「喂⋯⋯」聲音軟弱無力。
 
    「講話啊!」聲音從無力轉變成大聲。
 
    等待一會兒,電話聲音那頭傳來很大聲的聲音:「都幾點啦!你在哪!」
 
    「幾點?現在是半夜啊!」凱茵絲以為是半夜。
 
    「去你的半夜!已經快到中午!你是不想活了嗎?」那頭聲音傳來。
 
    「你才不想活!」說完,用力掛斷電話。
 
    凱茵絲又走回沙發處,她轉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上午快十一點。
 
    她突然驚覺,剛剛跟她通電話的人是主任!她嚇到了!趕快跑到廁所梳洗一番,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馬上換個樣子。接著隨便拿個外套、鑰匙就往外衝。
 
    跑到一半時,又想起門沒有鎖,又折返回去,鎖上之後,加緊腳步往前跑。
 
    她跑到外地,看了一下手錶,已經接近十一點,她又看了一下來往的車子。
 
    「怎麼辦!主任會殺了我的!」
 
    隨手攔了一部計程車,上了車前往工作地點。
 


    伊瓦繼續他的「任務」。
 
    他又游到其他方向去,找尋其他人的下落。艾特與雷因為長期的結凍,身體已經僵硬了很多。「他媽的!」伊瓦隨口說出這句。
 
    他又看到了一個人影,游了過去,仔細看看他的真面目。他低頭看看他的編號:「12639」,旁邊寫著「 AP34」,「嗯,這好像是⋯⋯」話說到一半,天花板的冰柱瞬間掉落一大塊砸中了這個湖面,幸好沒有砸中伊瓦。但濺起的水花還是讓伊瓦吃了不少水。
 
    而這時,湖面又慢慢地結冰。
 
    等待了一會兒,湖面解凍原來的水面,伊瓦看了一下那位士兵。
 
    「嗯,這是⋯⋯」伊瓦看不清楚,但他可以確定是另一位士兵。
 
    伊瓦繼續游著尋找其他人員的下落。但此同時,在那個艾維茲待過的小洞也因為冰的滲透,越形著越來增大的跡象,附近的洞口也漸漸「冒出頭」。
 
    伊瓦又看到另一個人員,上面的編號:「04516」,「AP34」,他很確定這是艾特的牌子,因為數字代表著階級與官位,同時也只有艾特一個領導者找尋奇光石的任務。
 
    伊瓦認為應該還有士兵,事實上已經沒有。伊瓦繼續找其他人員下落,而這時,湖面又結冰。
 


    那隻黑猩猩拖著傷口往前走,不知道是多眼猛獸覺得牠不是牠的菜,還是牠本身只是鬧著玩的;總之,牠們是離開了,但牠也順利來到牠想要的地方,那座森林,問題是已經不如以往,時間已經過了許久,怎麼會知道有其他黑猩猩會在這?或者這裡曾經藏著什麼秘密?牠看著眼前的高大樹林,沒有方向地只能選擇往前走;同樣地,牠的傷口依然流著血,長了膿包,卻也不知道這種光線傷害卻是根據動物而變⋯⋯
 
    牠走了一陣子,但傷口卻從開始作痛,到開始劇烈的刺激性疼痛,痛到牠已經沒有多少力氣走下去,最後,牠的步伐再也經不起強烈陣痛,傷口已經貫穿全身,牠扶著一旁的樹木,虛弱地倒在地面。
 


    元神被一隻狼叼著嘴上,其他的狼在尾後跟隨,認為這得來不易的大餐,也可以當作不小的點心,至少不受饑餓之苦。狼群走到樹林間,下著雪,氣候寒冷,一隻狼把元神丟到地面,其他的狼群準備要享用時,地層開始搖動,狼群嚇到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四處東張西望,元神依然躺在那裡,狼群卻開始逃竄,準備找其他獵物,但有一隻狼不死心,把元神又叼了起來,逃往某一個方向。
 
    一隻叼著元神的狼逃往其他的樹林區域,但風雪漸漸越來越強大,那隻狼得慢慢放慢腳步才能往前走,嘴巴咬著元神很用力,已經把元神的腹部咬出血來,血沿著路徑一直慢慢滴,慢慢滴,其他狼群顧著逃命,但有一隻也聞著血味,轉而逃往那隻狼的方向。
 


    艾蓮娜獨自走在沼澤中,泥濘與水面讓她得用力才能往前走,但是那條活魚的味道反而是記憶猶新,但可不適合她的口味,人類吃的食物沒有經過火烤,恐怕會腹瀉,甚至致命;好險,這條「規則」暫時不適用她身上,否則在這裡的環境可不適合⋯⋯
 
    艾蓮娜現在所處的環境其實與艾維茲身處的環境是個相對的環境,元神所處的環境也是,他們三個分別各處三個世界,但事實上是個相反地的世界,換句話說,這些世界的幻境只是某些東西所構成的⋯⋯
 
    這個東西的力量大強大,可以構成虛幻的環境,讓世界成真,某種石頭的性質已經暗地裏發光,結冰,並且操控這背後的發生原因是因為有某些原因相聯繫,而這原因的結構尚不了解,只知道與奇光石、異光石,還有那細長尖銳的石頭有關。
 
    那顆細長的石頭還在暗自發光,別人以為可以擁有,但事實上,這是另一個新的境界——屬於真實與虛假交換與交錯的世界,新的天地已經到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