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9

困境(續五)

圖片來源:Pandiyan V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艾維茲心中疑惑著。

「我從那個洞穴進入來到這裡,墜入了一個湖面的地方,旁邊的小洞穴怎麼會引導到這裡?這叫人不可思議。這是另一個仙境嗎?還是隱匿的花園?真叫人大感驚奇,難道沒有其他出路?或者不可能連接這裡?」艾維茲一直浮現許多問號。


她好奇地往前走,眼前除了是巨大的石頭,附近的沙地之外,就只剩下雜草。從洞穴流出來的水源已經流向他處,甚至可以說是看不見盡頭。而她的眼睛看著前方的壯闊,滿地的沙丘與石頭的組合,想不起這裡會是怎麼樣的地方,以及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到她的姊姊。

她赤腳走著,沙地很熱,她一身濕透的衣服幾乎已被曬乾,她又餓又累,只想找到食物與水源,因此,她轉頭去看看剛才流出的水源。她走到旁邊,回到了剛才初次遇到水源的地方,也就是那個出口。

她蹲了下來,身體彎曲看看那片小水流,水依然在流動,她用雙手舀了一瓢水到口中飲,順道洗把臉,全身已經髒兮兮,臉頰佈滿污垢,洗了臉之後,感覺果然很舒服,而喝了幾口水,味道就一般般。簡單刷洗之後,又繼續走回原來的地方。

而她沒有方向,水源的流向已經幾乎消失無蹤,幾乎縮得很小。眼前雖然壯闊,但還是要往前走,走到至少讓她有食物吃的地方。

她只能選擇往前方走,不要選擇轉彎。


午夜時分,那隻黑猩猩睡著了很久,元神也在裡面熟睡,整個氣氛很安靜,很安詳。而這時,有隻鷹從遠方飛來,雙腳攀附在高聳的樹枝上,而不是那隻抓走艾蓮娜的那隻鷹,而是別隻的鷹。
牠看著底下的兩隻動物——沒錯,牠可以透視屋子裡的情況與屋子下方。

牠等待了一會兒,看著天空與地面還有前方的樹林,準備做一件事⋯⋯


伊瓦走到距離艾特與雷上方的位置——是的,他在他們四人的上方,不過他並不知情,反而繼續往前走,眼前的道路是一片冰封,佈滿了結冰的石塊綿延很長。而這時,由於剛才的碎裂與振動,造成現在這個石穴已經岌岌可危,隨時都會倒塌,崩裂的現象發生。伊瓦走著走著,其實地面已經慢慢產生了許多冰柱滲透的痕跡,順著石穴的縫隙流入了下方,而下方的那個湖面已經不時掉落細小的冰柱砸中了底下的四人,當然他們沒有感覺。

然而,危機已經要發生了。冰柱蔓延的情況讓底下的狀況像是四分五裂的冰塊,隨時會陷入下去,而走到一半時,一個小洞已經在伊瓦的後方碎裂,已經可以看見底下的情形,加入伊瓦的體重比一般常人重,因此更會雪上加霜。

而說時遲,那時快,地面的冰柱慢慢加速碎裂,伊瓦走到前方時,準備要踏下一步時,地面整個碎裂,伊瓦還來不及反應,瞬間往下墜落。

幸好,伊瓦反應夠靈敏,瞬間將巨斧往旁邊的冰石柱一砍,他拉住鏈子,以免掉落。

「呼!」伊瓦有驚無險地說著。
「地面怎麼會⋯⋯?」

伊瓦往上看,看到了冰柱滲透的情形。

「難怪⋯⋯」

但旁邊的石塊同樣也附著了冰柱的情形,而他並不清楚。

他往上看,準備跳上去,他用力晃動身體,左右搖擺,利用身體的力量往上跳。

他用力一跳。

巨斧拔起來的同時,利用巨斧看能否固定最上方,好讓他跳上原來的地面。

但巨斧要往上固定時,因為重心不穩,巨斧無法固定的牢靠,因此,沒有幾秒鐘,他就跟著往下墜落。

而墜落的同時,再一次用巨斧固定在旁邊的冰石柱,但距離沒有算好,固定的範圍離湖面已經很接近,因此,他抓住鏈子的同時,身體下半部已經泡在水面。

「可惡!」伊瓦說道。


「你確定是這裡嗎?」安不斷與小狐狸對話。
「你很煩!」小狐狸不耐煩。
「安,你就別多煩心了吧?」傑克安慰安的不安語氣。
「我是擔心我的女兒有什麼三長兩短,該怎麼辦?」安告訴傑克。
「我也擔心啊!」
「你說你擔心,那你為何阻止我打電話給學校?」
「我希望你可以冷靜冷靜。」傑克握住安的手臂。
「別叫我冷靜!」安推開傑克的手。
「噓!」小狐狸要他們閉嘴。
「你也一樣!你這隻小狐狸!」安不甩牠。

背後的一條動物緊緊尾隨他們三個,準備大快朵頤。

靜待一會兒,安還在氣頭上,背後的一條巨大蛇出現在他們後頭,那隻蛇頭仰起,準備張開大口,把安吞下肚。

小狐狸回頭要與安對話時就看到那隻巨大蛇要攻擊的情況,急忙跳起來,用尾巴將夫妻兩人一掃開來,而三人消失無蹤。

蛇的大口衝下去,沒有咬住他們。

「喂!你幹嘛!」安不甩小狐狸剛才的舉動。
「你剛才差點成了蛇的大餐。」
「有嗎?這裡哪裡有蛇?」

安四處張望,她手中的煤油燈已熄滅,也許不想引起蛇的注意,才被小狐狸弄熄,還是其他原因而弄熄不得而知,但他們三人在某個地方等待蛇的離開。

「哈哈哈!你少騙我了!」安笑了笑。
「好吧!你不相信就算了!」說完,小狐狸用尾巴輕輕一推安的頭,而安的頭從蛇的上方出現。而蛇不知道安在上面,安當然也不知道蛇在下面。

小狐狸又把安的頭推回來指向「這裡」。

「你又幹嘛?」
「看起來沒有用,可能要深入一點才行。」小狐狸心想。

牠再一次推安的頭,安的頭出現蛇的心臟位置,蛇當然不知道身體有個「東西」在裡面,蛇若無其事地找尋剛才的他們。安卻是突然嚇到,「這裡是什麼地方?」

小狐狸推了她回來,滿臉的蛇腥味,小狐狸皺了眉一下,傑克也是。

「你們幹嘛?」安不解。
「這什麼味道?」安聞了聞自己衣服的味道。
「怎麼會有蛇在身上?」
「一定是你們其中一個放的喔!」安指責他們。

傑克與小狐狸有點受不了她的身上的味道,希望她換去身上的衣物,但她是女性,且也沒有衣物可以換,因此作罷。

「我沒有。」傑克連忙解釋。
「不過你身上的味道太重,我受不了。」傑克繼續說。
「有嗎?」安不以為意。

安是動物學家,喜歡與動物相處,並且長期與動物們居住在一起,因此她不感到什麼奇怪的地方。

安脫去外套,露出 T 恤,並且往自己的衣服看去,看有無「蛇」在裡面。她站了起來,拉出褲襠看看蛇是否躲在裡面。當然,什麼都沒有。

而那隻蛇,依然不放棄找尋他們,牠繼續往前爬行⋯⋯


等待一段時間,湖面開始結冰,伊瓦抓住鏈子,慢慢感覺到湖面結冰的速度,從腳開始蔓延到身體,慢慢到胸部、脖子、最後是頭,一路延伸到他抓住鏈子的手臂,到巨斧,全都結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