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爭相的社會

圖片來源:Let Ideas Compete

最近,走了一趟書店——雖然我本身就有逛書店的興趣,喜愛讀書是我工作的一部份,但是看現在的書店所陳列的書籍,讓我心中滿是許多疑惑,其中的一點仍然是不忘推銷「正向」的相關書籍,而健康養生的陳列區,依然是做菜與癌症的對抗祕笈——雖然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但是仍然脫離不了養生的觀念。走往商業區域,我看見的是行銷、人性的市場宣傳手法,還有企業成功的秘密是什麼,例如戴勝益的書籍:「王品不可思議」,其他的小伙子成功之道像是:「滴水穿石的力量:日本最年輕25歲上櫃公司社長村上太一(Taichi Murakami) 成功之道」,對於現在的商業如何「成功」,說真的,商業區,可一大堆,說也說不完,整體下來而言,我心頭一直很納悶,為什麼這樣的書籍老是說同樣的道理——卻沒有多少人成功?


而成功是什麼?你可以參考我過去寫的文章,但話說回來,如果這些書籍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這麼有用,非常有用,那麼為何有些人依然不能成功?難道要堅持到死亡為止,才能讓世人看見嗎?會不會太遲了?難道要走到山窮水盡,家破人亡,人才能可能看見希望降臨?這是個最壞的時代,也是個最好的時代,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說得很好,可是這是個很亂的時代,也是個每個人都需要檢討的時代,包括狄更斯本人在內。每個人,包括我自己,我們一直都認為對錯是影響我們觀點,並且決定我們去留與方向的關鍵點,但我們總是被外在的雜亂無章的指示搞昏頭,還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的傻傻地等待一起用餐的客人前來共襄盛舉,但是我們卻連自己都不清楚,那麼告訴我們能夠停止抱怨,擁抱正向,啟發思考的各種觀點真的是否能夠幫助我們?

因此,我不看這類書籍,如果真的可以水到渠成,我應該會出版第三本書籍,可惜我並沒有,我現在也不打算,因為我能力不所及。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著,現在的這些「教學文」是否該停止了?或者可以重新檢討?你一定會質疑我,我自己的文章品質不怎麼樣,有什麼樣的能力可以讓他人停止或者重新撰寫?我的意思卻是不是他們的寫的書籍很差勁,而是很多非技術性的問題,不是你一個人或者相關人士可以擁護的,何況非技術性的問題,需要很多人是去參與,你或許只是轉述他們的說法,但不完全他們想得是否和你想得一模一樣?(畢竟你不是他(她))

第二個要檢討的問題是非技術類型的文章,不能用一連貫邏輯去思考,若 p 則 q 行不通,因為 p 與 q 不是相等式,不會「絕對」一樣,例如癌症的發生,大多都與飲食有關係,生活習慣是個通病的問題,其二才是基因、遺傳因素,其三才是電磁波、輻射等問題,如果你住在放射性強大的建築物隔壁,你罹患癌症的機率不會小於一般人得到癌症的機率,因為差距小得可以(零點零幾),你卻怪基地台害你得癌症,如果不檢討你平常的生活習慣,包括飲食與運動、睡眠等方式,你是走錯了方向。

而技術類型的文章,大多指的是教你寫程式,包括 Apps ,教你使用某些軟體、教你正確的跑步姿勢,教你摺紙,教你煮菜,教你擬定企劃書,教你認識自己的身體等等,這些有一定的方向可以走,可是如果方向如果走得太偏僻,例如並未完整地包含其他的缺點,或者只有介紹特定的方式,還是作者有推薦,請記住,它不是很值得參考的書籍,因為作者所寫的並不適用七十二億人口,很多細節未考量到,這不是你該參閱的書籍。

現在,你看到這裡,你以為這是篇書籍購買指南。然而,我想說的是世界上的各種類型的人都有,我並不能決定每個人的出路,我只能給你方向——一個大綱的方向,你的意義還是要由你來挖掘,去鋪設,我並不能幫你的忙,但我會盡全力讓你了解這世界上的每個方向各有什麼含義,首先,我們每個人要去檢討除了我所提的「教學文」,再來就是「保證文」。

「保證文」,就是那種五十點你應該要知道的事之類的文章,或者十個應該要上的課程等等,我看完之後的第一點就是如果不成功,作者不用負責嗎?好像是如此,我只是寫上「不負責推薦」,你要怎麼做,風險自己承擔,我已經醜話說前頭,所以那是你自己的事,與我無關,那麼這類文章要怎麼思索?

我只能說出版社只認為言之有理,就認為會大賣,他們看重的出版性,不是市場的可接受度,畢竟市場當然能夠接受,可是這類型的書籍,洋洋灑灑寫下的這幾點,不是所有人都買單,至少我不會,保守派可能也不會。我們不去檢討就算了,放它在市場上銷售,難怪,我們老是看到千遍一律的書籍,換湯不換藥。

書店總是可以看見很多矛盾的現象,有人主張宗教的教育比較好,尤其在宗教支援的書籍特別明顯,有人主張老師的教育比較重要,因為老師是帶動孩子學習的方針,有人認為父母應該要自律,父母的行為,孩子看在眼裡,我則認為同儕、環境、父母、師長的教育一樣重要,我們卻可以為此大吵一架,爭相說自己的教養書籍是最重要,那麼有哪一本書籍可以一直長遠銷售下去,不退流行?我可以提供你答案:每一本,包括《聖經》。

這是個很亂的時代,也是個每個人都需要檢討的時代,包括狄更斯本人在內。

這世界就是爭相矛盾,我們不以為然,因為在吵吵鬧鬧的世界中,我們已經言之有理了,人類的歷史長達幾百萬年,這些年的演化,已經塑造我們智人大致未來的方向,可是人類在認為這些是習以為常的世界,我們被大多數的綜合觀念包圍中,我們真的就此認定人真的是這樣發展嗎?如果真的這樣發展,世界不可能存在於和平思想,因為那只是口頭文字,不是「事實」,寫下和平兩個中文字很簡單,英文五個字母也不會存在於這個「真正」的世界,我們只是處於幻想中,難怪宇宙學家堅稱多重宇宙一定有一個同樣的我們。

合理,不見得都真的合理,至少我不這麼認為,因為世界差距太大,兩美元的一天對比幾萬美元的一天,怎麼拉近?一個少許簡單的應用服務月租收費十美元,還給你的內容卻不見得成該有的平衡比,例如:Spotify 的 Premium 帳戶只佔據了四分之一的使用者,大多則是免費帳戶,有些付費的應用服務例如離線收聽,一個沒有「購買單曲行為」的使用者,為何不能離線收聽?它給我的答案是唱片公司或藝人沒有收入來源,有些網友不以為然(我是其中之一),因為最大的獲利者不在唱片公司或藝人手中,而是 Spotify ,對此,Spotifty 也被如此控告對藝人苛責,雖然 Spotifty 口口說聲付費比每個月買唱片划算,可是你的能力可以消化兩千萬首歌曲嗎?如果你只聽那幾種類型音樂。

當然,它會拿盜版音樂比較,少了很多(例如在挪威二零一二年比二零零八年少了九億首),但是要聽音樂,YouTube 也可以收聽,為何要給 Spotify 機會呢?因此,這世界就是互相爭取的矛盾,我們總是言之有裡,拿出許多證據說服你要相信,但是你是否相信於否,就看你願意取信於哪個說法了,因此,這是個混沌的世界,靈魂衍生出來的相關性,不斷突變,不斷演化,不斷適應環境,英國政治家湯瑪斯・潘恩(Thomas Paine)言之也有理:這是個考驗人類靈魂的年代。


這世界形同政治一般,複雜許多倍,多個政黨(人民)爭不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