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3

出口

圖片來源:Pavel P.

那隻鷹一直看著睡著的兩隻動物:元神與小黑猩猩。夜色已沈睡,整個氣氛很寧靜,很安穩,很令人陶醉。然而,牠卻準備抓緊機會,奮力一搏。


等一會兒,那隻鷹往上飛翔,到了某個頂點,一百八十度迴轉,迅速俯衝而下,瞄準一個目標,準備入手。牠看見了元神,衝往屋內,抓住了牠,而牠在睡夢中,來不及反應,等到牠反應時,已經破窗而出。

「啊!」元神大叫。
「怎麼回事?」

聲音驚醒了睡夢中的小黑猩猩,張開眼睛,起身轉頭轉往聲音處,往上一看,一隻小身影被一個巨大的鳥類抓走。牠爬上旁邊的樹木,想要看個仔細,但距離實在太遙遠,根本看不清,於是牠又爬了下來,想起屋內的那隻可愛動物,快步跑了進去,空無一人。而事實上,以牠的角度也看不清楚元神在何處,不管牠是否被那隻鷹抓走。

牠想了一下,又跑了出來到屋外,看著鷹往某個方向飛去,牠要上前去追,但是屋子轉了一半,森林又無法順利進入,於是只好作罷。

元神往上一看,一個巨大的身影把月亮都遮住了一大半。那隻鷹眼睛盯著前方,似乎飛往某個地方,而牠當然不知道。

「你要帶我去哪?你放開我!放開我!」
那隻鷹不為所動,似乎沒聽見元神的聲音,繼續飛行。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艾蓮娜身上,她惺忪的眼睛,朦朧看著前方。

「這裡是⋯⋯?」

眼睛還是很疲倦。而她現在在某個森林的樹枝上,那隻抓走她的鷹不是抓走元神的鷹,不在這裡看著她,牠在哪裡?沒有人知道。

艾蓮娜提起精神,用她的手臂撐起身體往前移動,卻在移動的過程中,差點從高空的樹上摔下來。「呼!好險!」艾蓮娜眼角瞄到了一角,看著高聳的樹上,心跳差點跌落了下來。

「要怎麼下去?」艾蓮娜起身的第一念頭,當然第一眼的感覺不是為了逃離牠,而是想找食物吃。而說到食物,一條新鮮活跳跳的魚,就從她的前方掉了下來。她嚇到了。

「哇!什麼東西?」

那條魚流著血,活跳跳地在她眼前,她當然不知所措,東張西望看著這條魚從哪裡來。她往上看,上面沒有東西,「奇怪?魚從哪裡來?」

她敢吃嗎?當然不敢。


艾維茲看著前方,四處張望。附近有綠洲草原,還有荒漠,她想肯定來到沙漠地帶了,但這裡完全不像沙漠,她走往綠洲,找尋水源取水飲用。

她走了一段路,綠洲卻見不到,那肯定是海市蜃樓,可惜不是。綠洲確實是有的,那條「消失」的水源,其實已經流入的地下,地下依然有結冰現象,只是艾維茲不見,這條水源——帶著冰晶的水源,順著水流流到了綠洲地帶,而那時就是艾維茲看見的現象。

「好累!」艾維茲累得說道。
「怎麼還沒到?」

她起身看著後方,荒漠一片,石頭依然覆蓋整個地帶,附近東凸西起,讓她可沒有多少時間欣賞,相反地,看著虛無的一片,她想起了最愛的家人:傑克、安,還有艾蓮娜。

輕輕的風掠過,掃過她的身體,綠洲看似很遙遠,其實她在兜圈子,也就是說,她起身出發,根本沒有移動多少步伐,而她並不知情。


那隻鷹彷彿聽到爪子的東西在吶喊,但牠聽不清楚,牠繼續飛往前方,來到了某個森林的樹枝上,降落了,元神被丟在一旁,元神滾落在旁邊撞到了樹幹。

「好痛!」元神摸著自己的頭。
「你要幹什麼?」說完之後,元神跑了過去,跑過去的途中,變成了超元神,咬住了牠的腿,但牠根本不會痛——或者是說沒有感覺,超元神迅速地從牠的身上撲去,那隻鷹揮了揮翅膀,把超元神撞擊到樹幹,超元神又變回了元神。

「痛⋯⋯!」

那隻鷹轉頭看著元神,銳利眼神的模樣,元神看著很害怕。

「你要幹什麼麼⋯⋯」元神說得吱吱嗚嗚。

那隻鷹用翅膀把元神舉起,放在牠的頭上,又迅速離開了這裡,飛往其他地方。


那隻鷹看上方的某個位置看著艾蓮娜,頭左右張望,看她是否會進食?當然不會。人類很少吃生食,尤其是活生生的魚類在她面前,還要她生吞下肚?她可是一點勇氣也沒有。

艾蓮娜肚子一直在咕嚕咕嚕地叫,她摸著肚皮,饑餓難耐,怎麼辦?她這樣想,但還是不要冒險吃魚,不過她寧願冒險逃離這裡。

她眼睛看著下方,高聳的樹幹,看著她不知如何是好,但還是得下去。艾蓮娜小心翼翼走往樹幹的位置,想辦法怎麼順利到地面。

她一手先抱著樹幹,另一手也準備就緒,還好樹幹並不粗大,抱得住。看著下方,吞了吞嚥口水。一鼓作氣往下趕快爬。但在爬的過程中,因為一個重心不穩,艾蓮娜往後掉落。那隻鷹看著她卻沒有任何動作,反而抬頭看著這各地的景致。

艾蓮娜往下墜落,速度很快,而那隻鷹卻老神在在的模樣,牠不去救她嗎?不是,牠簡單舞動了翅膀,翅膀的風揚起,風的力道迅速在底層刮起,等到艾蓮娜距離地面很接近時,速度卻緩和了下來,彷彿有隻手托著她,等到她到地面時,輕輕地放下。

她一臉驚恐,深怕就此失去性命,但這樣的「經驗」讓她不敢置信。

「怎麼⋯⋯」她嚇傻了。

墜落時刻,她眼睛盯著往上看,卻看不到有個「守護者」在守護她,當然牠不是守護者,不是個什麼好人,只是不願讓自己的獵物就這麼簡單死去。


傑克掩著口鼻,離安一段距離,感覺她身上的那種味道還飄散整個洞穴中,小狐狸在前面走著,目前只有小狐狸知道有蛇出沒,但牠不知道是牠是否還跟在後方。

安回頭看著傑克,不滿他的動作。

「你幹嘛?我有這麼難聞嗎?」
「沒幹嘛,你身上的氣味真的很『濃厚』。」
「你是故意的吧?」
「哪有!」

小狐狸在前方聽到夫妻又開始爭論,開口向前方說著:「你們可以安靜嗎?」

「你閉嘴!」夫妻異口同聲說著。

那條蛇跟著他們後方,聽到了聲音,當然知道大餐怎麼可能就此放過。那條蛇一甩尾巴,輕輕地把安勾了過來,傑克還來不及反應,就看到安被捲了到後方,而那煤油燈被甩落了地面,傑克大聲說道:「喂!你要去哪裡?」

「傑克!」安大喊。

傑克追了上去,那條蛇出現在傑克正前方,不過洞穴昏暗,傑克根本看不清楚,隱隱約約的模樣,讓傑克篤定這是個可怕的動物,而且蛇的準確性很高。

那條蛇張開血盆大口,用力往前一咬,小狐狸這時聽到聲音認為不對勁,跑了過去,把傑克甩到了一邊,傑克嚇傻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剛剛那是什麼?是蛇嗎?」
「是的⋯⋯」
「我老婆是牠那裡嗎?」
「我不確定,但應該是。」
「趕快帶我去找!」

傑克拉著小狐狸往後跑去,但太灰暗,根本看不見,怎麼尋找?那條蛇往後方爬回原來的入口,準備享用牠的大餐。安不斷哭泣著,聲音傳遞到傑克的耳上,篤定她還活著!

「快!快!快!」傑克跑著氣喘吁吁。

「喂!你等我一下!」小狐狸的前肢被傑克拉著很難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