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困境(續四)

圖片來源:Massmo Relsig

洛爾在她的實驗室東翻西找,他也像個鴨子一樣,時而彎著頭打開抽屜查看,時而往上查看藥物櫃子是否有解冰劑的蹤跡,它就一般的藥劑一樣,很平凡,容易忽略,甚至可能當成食物吞下肚,一旦吞下肚,就會發生脫水現象,甚至可能致死,不過機率倒是很小,目前沒有發生過吞下解冰劑自殺的案件,頂多也只是意外服用的疏忽。


「我找找⋯⋯」洛爾東找西找。
「你找到了嗎?」凱茵絲抱怨了起來。
「我還沒!你不要猴急!」
「我很累!你要不要來試試看?」
「我沒心情跟你爭論。」
「那你就快點!」
「大小姐!你不感激我就算了!還要我來幫你!你不會說聲謝謝嗎?」
「那⋯⋯謝謝。」凱茵絲說得很小聲。
「你說什麼?」
「我說謝謝!」凱茵絲聲音又變大了。
「不用這麼大聲。」
「你在做什麼實驗?」
「沒有,我在寫後續報告,總要交差為什麼這樣吧?」
「我現在沒空跟你聊天,還是先找到它吧!」
「喔。」

洛爾蹲著身體,走到了另一個轉角的桌上,繼續翻找。他打開了一個櫃子,東看西看,找不到貼「解冰劑」的標籤——「左洛寧」。

「嗯⋯⋯」他又到另一個櫃子東找西找,「有了!就是這個。」

洛爾拿了一瓶,打開瓶蓋,先讓內裡的煙霧飄散出來,因為經過長時間的壓縮,解冰劑呈現塊狀,而事實上它是液體狀,且還很粘稠,因此等待一會兒,洛爾拿著解冰劑,距離凱茵絲有幾十步的長度,蹲著身子,朝地下滴了幾滴。

地面的結冰情形果然跟著退冰,但是並不明顯,可能是藥物太久沒使用吧?還是藥物失靈了?或者劑量不夠?退冰的情形只有一點點,頂多只是將周遭被關起來的動物稍微消退,因此,洛爾決定「加碼」,他再滴了幾滴,溶液順著引力往下,進入了冰裡,冰與左洛寧的化學作用產生了變化,於是冰漸漸消融,凱茵絲一手已經可以活動,另一手也快了。

冰已經消退,凱茵絲已經可以起身活動,整間實驗室也恢復原來的面貌。洛爾看著實驗室恢復原狀,他把解冰劑關緊,放回原來的地方,洛爾從桌子下來,走向門口。

凱茵絲看見他,給他一個擁抱,並且看著他說:「謝謝你啦!」

「這樣子答謝我?」
「不然你要怎樣?」
「起碼請我吃一頓晚餐吧?」
「你要求太高了吧?」
「會嗎?」
「我好心幫你,一頓晚餐很難嗎?」
「我又沒有叫你幫我!」
「死鴨子嘴硬。」
「好啦!好啦!晚餐就晚餐。」
洛爾離開她的實驗室,回到他自己的實驗室。
凱茵絲繼續她未完的報告。



「前面有出路嗎?」艾維茲看著前方,又驚又恐。

但後面的蜘蛛依然跟著她,然而,艾維茲已經不想理會牠們,牠們就像好奇的小鬼,沒見過「人類」以外的物種,牠們平常就居住在這裡,除了吃些比牠們小的生物外,這裡的陰暗生活就是牠們的作息,外人通常不曾打擾牠們,直到這位訪客到來,牠們才顯得好奇,牠們並不會攻擊人,除非遇到敵意才會。

艾維茲聽見了水聲,看見了附近仍有閃閃發亮的東西,也許是奇光石或異光石吧?她沒多所理會,繼續往前走,路口又再度分成兩邊,她赤著腳走在石頭路上,只能依靠她的「特異功能」看前方,她能透視前方道路,但是不是非常明顯,因此轉角或某些死角,她根本看不到。

「有水,表示有出口!」

她循著水聲,聽著水聲走向那個路口,她走向旁邊,蹲著身子看旁邊是否有小流水。

「嗯,就是這邊。」

她往前走。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傑克與安,還有那隻小狐狸身上,他們三人往前走。

「這裡好黑啊!」安說。
「真的這裡有我們的女兒嗎?」
「我們就姑且相信牠吧!」傑克回答。
「你們說什麼?」小狐狸問。其實牠知道,裝作不了解而已。
「沒有。」兩人急忙否認。

他們越走越裡面,就越顯得黑暗,他們三人現在只能摸索,透過一點點外部光線來尋遍可能的路。另一方面,外頭的危險也在虎視眈眈⋯⋯

他們夫妻手握著很緊,小狐狸不為所動看著前方,不擔心接下來發生什麼。他們快來到雷、艾特的交會處,夫妻東看看西看看,附近有看見一盞煤油燈,外殼碎裂,可能是超元神攻擊時遺留下來的,傑克走過去拿起來,至少能夠看清楚前方長得什麼樣。

「這裡一定有人造訪過。」傑克篤定地認為。

他們三人小心翼翼走著。



元神感覺像是做了個夢,不敢置信,同樣不敢置信的在屋外的那隻黑猩猩,一個懸空一半的小木屋,屋內的元神竟然沒察覺?真是不敢相信。

黑猩猩走往小木屋的入口,想找找怎麼拿起這個石頭,同樣在屋內的元神則看見那隻救牠一命的那隻黑猩猩出現在眼前。

「喂!」元神大喊。

牠沒聽見。

「喂!喂!喂!」元神喊得更大聲了,喉嚨快沙啞了!

牠咳了幾聲,繼續喊。

牠還是沒聽見。

黑猩猩走出屋外,走到另一邊,牠站在小木屋的後面,看著這棟屋子。

「有了!」牠想到一個方法。

牠走到距離門口的角落,準備推動它,並且讓它旋轉。牠用力推動,但屋子就是不動。

「呼⋯⋯呼⋯⋯呼⋯⋯」牠氣喘吁吁。

再一次,牠再施加一次,用力推動屋子。不過,屋子依然不動如山。

牠不放棄,再一次地施加力量在屋子上——屋子動了!但動的幅度不大,短短一兩公分,距離它要達成牠所想的位置還有一大段距離,怎麼辦呢?沒有聰明方法,只能徒手煉鋼了。

牠再推,不斷推,牠已經累得像狗一樣,不斷呼氣,但牠還是只能使命地推。

屋子慢慢地旋轉,距離原來的位置——牠認為的位置仍有一大段,眼看太陽要西下了,黃昏之餘,牠坐在屋旁看著這一切,準備明天繼續推動。



艾維茲往前走,走了一長段遠路之後,旁邊的流水聲證明前方一定有出口!沒錯!真的有出口,只不過出口不是她所想像的是個城鎮,能夠重逢原來的家園,而是一個峭壁谷地,附近的石塊蓋住了天空,只有光芒垂下來,很美麗,旁邊的流水已經流向他方,她只想看著前方的美景,留住此刻的感動。然而,心中盼望的仍是身邊少了一個最摯愛的家人——艾蓮娜。


「姊,要是你看得到就好了!」艾維茲心中這麼思念。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