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6

困境(續三)

圖片來源:Saint Louis University Madrid Campus

「那是什麼?」元神好奇地往前看。
「嗯⋯⋯」牠說不出話。

牠四處瞧瞧:「怎麼沒見過這東西,底下好像有東西似的?」牠這樣心裡想著。
「那個神奇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元神一直不斷用前肢撥弄。


不過卻感覺不到任何東西的存在,或者是這分散開來的東西若有似無地,雖可感覺到那東西的外形,但卻感覺不在內在的變化。

元神繼續走向前,想看著仔細,卻沒想過掉入一個危險的深淵⋯⋯

那隻黑猩猩不斷徒手挖掘,挖得很深,但是沒有與那個「深淵」連結,反而卻只是一般的泥土而已,但奇怪的是這小木屋已經將近一半已經懸空,為何沒有倒塌?這問題不在牠思索範圍中,如果牠記憶沒有錯,一定有個入口通往森林的入口⋯⋯



「呼⋯⋯呼⋯⋯呼⋯⋯」艾維茲不斷往前爬行,身體氣喘吁吁。

她沿路見到的那生物的身體,不知是死還是活,一動也不動,但是背後跟隨她的小生物依然跟著她爬行,只是她依然沒有多少感覺到,雖然她看見了很多那種小生物讓她驚歎,但判別不出差別。

她往後一看,眼睛的「超能力」彷彿看見了什麼,微弱的光源,讓她知道背後有什麼東西,但是她也沒有多時間理會「牠們」,只能不斷往前爬行。

又遇到叉路,已經沒有工具讓她判別該怎麼走,「算了!」她隨意找一條路,繼續爬。好險,她很幸運,那條路漸漸擴大,讓她可以從趴著身體爬行到像一般動物爬行的姿勢。
「嗯⋯⋯」艾維茲看著前方。

前面的路已經擴大了許多,她現在可以站著身體往前走,但是頭依然會撞到天花板,時而突出的石柱,有時讓她必須要閃躲。



「那篇論文呢?」凱茵絲蹲著身子在桌子上寫報告,但有一篇論文,她忘記放在哪裡。
「嗯⋯⋯」她在思考著。
「對了!在洛爾那邊,我有一篇放在那裡!」她自問自答。

這實驗室依然「結冰」,奇光石留下的慘狀,不是她所能控制得宜,但她也必須付出高額的代價來為這實驗室還原。

她像鴨子一般找找剛才脫去的高跟鞋的位置,準備找洛爾討回那篇論文。

她眼睛往下看,先用一隻腳往下踩去,位置對了,接著換另一隻腳,位置也對了,接著準備要起身要離開實驗室時,重心不穩瞬間滑倒。

整個臀部著地,很大一聲響,讓這層樓彷彿都聽著到她聲音。「咚!」

「痛!」她摸著自己的後腰部,但也要起身時,雙手碰到了地板的結冰面,瞬間手部結冰。
凱茵絲現在的姿勢呈現 M 字形。



元神好奇地往前看,往前走,掉落了一個洞穴中,那個洞穴像是時光隧道一樣,沒有看見旁邊是否如萬花筒般的花樣,反而是個時間倒退的現象,從十九世紀掉落十八世紀、十七世紀、十六世紀⋯⋯又快轉回來,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世紀,世間交錯地錯亂,讓牠分不清這是什麼世界?

「哇!」元神害怕地驚訝。

過了一會兒,元神又跳回了現實中,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那隻黑猩猩往上看,一半的小木屋不動如山,牠繼續往下挖掘,牠果然看見了一個類似那個神奇東西的奇特石頭。

那顆石頭呈現細長狀,頭尾呈現尖端,像是被拉長的橢圓形,有時還是閃閃發光,但是光源如同壞掉的燈管,你不仔細等待是看不出來的。

牠好奇地想拿起來,但是怎麼伸手拿,就是拿不起來,牠不信邪,一直想辦法要拿起來,還是拿不起來,最後牠走回原地,看著那個懸空一半的小木屋的外觀,或許牠有什麼法子。



後面的小生物依然跟著艾維茲,讓她不得不提高心防。她受不了了,決定看看後面到底有什麼生物。

她慢慢往後走,那個小生物們依然一動也不動。

「嗯⋯⋯有了!就是你們!」她看著蜘蛛,要伸手一拿取,那個小生物在艾維茲手中不顯可怕,反而有種溫馨感,因為她認為這種有小光源的動物,如果害怕摸索,反而傷害牠們,讓牠們不敢接近。

艾維茲的兩隻眼睛瞪著發大,看著蜘蛛的眼睛。

這一隻在艾維茲的蜘蛛一動也不動。她拿得更近,幾乎就在眼睛的最前方。

牠不動如山,等待一段時間,她看著蜘蛛的尾部,果然在慢慢發光。

她轉回蜘蛛的正面,再等待一下,那蜘蛛終於動了一下,她再用手撥弄了一下蜘蛛的身體,尾肢有反應。

她想了一下,「算了!」她把牠放了下來,繼續往前走回原地。



凱茵絲一直維持著 M 字形,身體其實很酸疼,外面來來回回的科學家們好像視而不見地不想幫她,畢竟搞出一個壞事已經夠了,還要幫她收拾到完美?她想太多。

洛爾走出實驗室外,準備去廁所。

他走出門外,走往廁所。

進入了廁所,裡面有兩個人在議論紛紛——一個是凱茵絲的主任,另一個是生物學家維爾耶夫。

「洛爾,那個奇光石與異光石的報告論總結,記得明天交給我,還有對於動物的實驗傷害結果也一併附上。」
「我明天不一定會順利完成,畢竟還有其他動物的實驗結果並未出爐。」洛爾在廁所內側對著主任說,主任在洗手台。
「洛爾,你以為你幹的勾當,我不知道嗎?」維爾耶夫調侃地告訴洛爾。
「你說什麼?我做著的實驗,秉持著公平對待這些動物們啊!」
「你做什麼事?」主任問洛爾。
「就是一般實驗的事。」洛爾急忙撇清。
「沒有啦!主任,洛爾其實都是對這些動物負起責任的,你不要擔心。」
「最好是,如果有不當處理,我一論送交委員會處理。」
「你不要亂開玩笑,我經不起。」洛爾走到洗手台。
「是!是!是!我親愛的老大哥。」維爾耶夫阿諛地說。
「對了!你那邊的報告有解了嗎?我是說細菌的研究。」洛爾問維爾耶夫。
「快要了。」
「你大約何時完成?」
「最快這星期。」
「你要我的報告是吧?」
「我要了解對其他生物的危害與狀況。」
「那我會盡力協助你。」
「祝你們兩個人順利完成結果。」主任告訴他們,說完之後離開廁所。
「是!」兩個人異口同聲。

維爾耶夫也離開廁所,往另一個方向走去,洛爾在後,與維爾耶夫相反路徑。

走往回原路時,洛爾的餘光瞄到了凱茵絲的實驗室,但沒看見她本人在哪裡,不過經過門口時,看見凱茵絲無法動彈維持 M 字形的姿勢。

「你幹嘛?」
「你還用問?」凱茵絲不解風情。
「你被結冰囉?」洛爾調侃著她。
「那還用問!」

凱茵絲知道使用這種物質有可能結冰的風險,但她很難控制,加上她是新人,不熟悉這裡的環境,做事雖然很認真,但還是會出亂子。

「我幫你吧!」
「怎麼幫?」
「你有解冰劑嗎?」
「那是什麼?」
「你沒有聽說過嗎?」
「沒有。」
「你沒有向主任申請吧?」
「沒有,我不知道有那個東西。」
「你一來,一般來說都會分配三罐解冰劑。」
「是嗎?主任怎麼沒告知我。」凱茵絲的姿勢很酸疼。

凱茵絲的姿勢很不舒服,表情很難受。

「我來幫你找找。」
「快點!」


洛爾小心翼翼踏上了她的實驗室的桌面上,找尋解冰劑,不過她的實驗室很凌亂,他要一段時間才能找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