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8

方向(續)

圖片來源:Trey Ratcliff
「你要帶我去哪?」元神問那黑猩猩。
牠沒有回答,只是不斷往前走。
「喂!你等我啊!」
牠的腳步有加快的趨勢,但元神快跟不上牠的步伐。

換個地方,來到冰封大地裡的洞穴,整個畫面猶如靜止一般,四個人加上兩位士兵全部凍結,一動也不動。但這些冰柱依然沒有減緩的趨勢,相反地,反而加快「生長」,彷彿這些都有生命的跡象似的,真叫人不可思議。伊瓦也已經快到了「現場」,現在他只有一個人,他要如何面對呢?而在此之前,多眼猛獸的襲擊讓他難耐。

凱茵絲與索帕塔的感情似乎建立了起來,但這些情感能鞏固核心嗎?兩個來到此地的新人要怎麼度過接下來的生活與困難,這也是故事的情節發展,現在故事繼續下去⋯⋯



伊瓦踩到了什麼似的,鞋子感覺滑滑的,不舒服,他好奇地看著自己的鞋跟,什麼都沒有,但是就是感覺不對勁,他的身邊多了幾十隻兇猛的多眼猛獸,他卻一個人要戰鬥,馬兒已經落荒而逃,不知道逃去哪裡了,他已經不想在乎,他看著牠們的眼神,不過牠們卻是幾百隻眼睛盯著這個可口的獵物瞧,銳利的多眼睛,全部盯著他看,精神也難免緊張了起來,他吞了幾口口水,汗毛豎起,心跳加快,面對這又突如其來的猛獸,他的武器似乎也沒轍。



「你沒有名字嗎?」元神問那黑猩猩。
牠沒有回答,依然繼續往前走,或者牠還是沒聽見?
「我問你啊!」元神的脾氣不是很好。
牠依然選擇做個啞巴。
「拜託!你回答我一下吧!」元神又改變語氣,好心地問牠。
牠卻依然故我。
「好吧!我跟你走就是了!」

走了一段路,依然還是在叢林裡,身邊的毒蛇猛獸、蜘蛛昆蟲,看的讓元神心情不敢置信,牠是從這裡逃出來的嗎?牠一點想不起來。那黑猩猩停下了腳步,元神看的目不轉睛直接撞到那黑猩猩的背部。

「你幹嘛停下來!」元神摸自己的頭,而頭上的腳所掉落的碎片剛好掉落到那黑猩猩的背部,接近尾部的位置,而牠本身並不知情。

牠指著上面的位置,元神也跟著往上看,但是看不清楚。
「你指的是什麼?」
牠依然指著上面,沒有說半句話。
「你到底指著是什麼?」
牠一動也不動同樣的位置。
「嗯⋯⋯我看看找找。」元神一直往上瞧,但就是看不到牠所指的是什麼東西。
「你就不能說仔細嗎?」
牠用手指繞圈圈。
「你說的是上面的老鷹?」
牠點頭。

但是老鷹的位置距離牠們已經相當地高,牠們還看得很清楚,那些動物們也不容易分辨牠到底要幹什麼。

「好吧!要來就來!」伊瓦對牠們說。

一隻看著正入迷,準備找機會襲擊的猛獸要發動攻勢,牠用力一蹬,跳得很高,已經快超過伊瓦的身高,伊瓦準備要拿武器巨斧攻擊時,另一隻也發動攻勢,也用力一蹬,同樣跳得很高,第三隻直接衝了過來,要撞擊伊瓦,第四隻直接發射光束攻擊對著伊瓦而來。

第一隻被砍的正著,但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原狀,第二隻剛好咬向伊瓦的脖子,第三隻,伊瓦轉身一甩用第二隻的龐大身軀把第三隻甩到旁邊,用力一撞,第四隻剛好擋住了襲擊伊瓦猛的光束攻擊,他隻的猛獸擋住了視線,光束穿透他隻猛獸的身體卻沒有射向伊瓦。

四隻猛獸現在各處各地,多眼猛獸不肯放手,他的脖子流著血,他甩了一甩脖子,並且用一手壓住受傷的脖子。「可惡的王八蛋!」伊瓦看著自己的血,氣得牙癢癢。

牠們可沒時間等他休息,另幾隻全部一起上,但是伊瓦已經不想浪費時間跟牠們打鬥,趁著牠們撲上來之際,他往前跑,而那幾隻撞擊在一起,不過起身甩了甩頭,要開始追趕前面的獵物。



「你好了嗎?」傑克在外等著他太太:安。
「你等我一下,我快好了!」安在商店內,準備要開門迎接她的先生,她出來之後就把東西放在後座。
「等一下還要去接我們的寶貝女兒們呢!」傑克對著安說。
「是啊!不知道她們對我們離開這麼久,有沒有想念我們?」她坐上了前座。
「或許有吧!」安笑了一下。
「走吧!」
他們倆個開了車,準備回家。



大地了一片沈寂,似乎一點點聲音都會被放大,冰住似乎停了下來,雷站著被凍結,艾特也是,艾蓮娜是蹲著結凍,艾維茲是躺著,兩位士兵是要移動時也跟著結凍。暗地裏帶著微光,煤油燈依然燒著,微弱的光源著看起來就像是某著希望沈靜了下來,要人屏息。

那隻鷹又出現了,牠站在一個冰柱體的上方,這些冰柱對牠來說無效,牠可以安然走在上面,但卻容易滑倒,因此牠小心地走,頭歪歪著看著底下結凍的六個人。

牠用力俯衝,用利嘴戳破了一個冰柱上的小洞,冰柱裡的水分立刻湧了出來,水越灌越多,越灌越多,現在他們這些人就像是生活在水面裡一樣。

這些水立刻往後方的伊瓦衝去,伊瓦距離他們不到幾十公尺的位置,伊瓦立刻感覺到前方有危機,立刻躲在洞穴的角落處。這些水就直衝後方追趕的多眼猛獸,猛獸在最前面的那一隻,因為踩到了水面,加上地面上還有剛才裂開地面的冰,因此整個凍結,但是凍結的情況像是漂浮在空中的物體一樣,載浮載沈,一下上,一下下,破到了下方還會被雷擊的感覺。

其他的多眼猛獸也沒有注意到狀況,全部撞在一起,運氣不好的踩到水面立刻凍結,運氣好的不斷踩剎車,怕掉落「陷阱」,全部的猛獸就擠在一起,沒有前進。但是水面的襲擊立刻衝破他們的防線,全部的多眼猛獸依然遭到凍結,水還在往後衝,直到水變小為止,但是水要變小,不是這麼快,這麼容易的。

水依然在流,那隻鷹又突然消失不見了。



「這次我們好不容易跟學校請假,為的就是回家探望女兒,想一想,我們距離上次已經有三個月以上的時間了吧?」
「是啊!我們在學校的時間太長,忙著做研究、教書,還有考察,哪有多餘的時間回來呢?」安轉頭對傑克說。
「我叫你買的東西,你沒有買錯吧?」
「我看看。」安轉頭看後座剛剛買的東西拿到了大腿上。
「藍莓、蔓越莓,還有奶油、麵粉、雞蛋、牛奶」安算了算幾樣,接著又說:「沒錯!就是這些!」
「玉米呢?」
「啊!我忘了!我知道小女兒最愛我做的玉米餅,她總是吃上好幾片,愛不釋手,我只記得大女兒的水果派,她也很愛吃呢!」
安一臉懊惱。
「好吧!看你今天能變出什麼口味的料理!」



凱茵絲看著自己的實驗室,宛如小型的冷凍庫一樣,她也跟安一樣一臉懊惱,只是她們兩個沒有血緣關係。

「怎麼辦?那隻黑猩猩不會回來。」凱茵絲自言自語地說。
其他的動物依然掙扎,一直搖晃著牢籠,彷彿告訴她說,請她放牠們一條生路,但是她是科學家,為的就是了解奇光石的作用,怎麼可能說放就放。

一個敲門聲敲醒了凱茵絲。

「你在幹嘛?」一個聲音問。
「誰呀!」凱茵絲從實驗室小心翼翼走了出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