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解惑?(續三)

圖片來源:Javier Manso
「現在怎麼辦?」艾蓮娜問艾維茲。
「走啊!能怎麼辦?難道在這裡等死?」
「奇光石又不只有一顆,況且元神叼的那一顆也沒有證實是奇光石,或許是另類的寶石吧!」艾維茲繼續說。


她們的話被雷與艾特聽見了,雷大聲地問她們。

「你們在嘀咕什麼?到底要不要帶我們找奇光石?」
「找啊!怎麼不找?」艾維茲悻悻然地說。
「你確定要帶他們去找?」艾蓮娜問。
「反正我們會想辦法開溜。」艾維茲轉頭掩耳且小聲對艾蓮娜說。
「又在聊什麼?」雷看見後又問。
「沒有。」兩個人異口同聲說。
「那現在怎麼走?」雷拿刀柄敲著艾蓮娜的後肩膀問。
「我不知道,我沒有方向,前進吧!」
「你的眼睛現在能看見什麼視野?」艾蓮娜轉頭問妹妹。
「就一片透視模樣。」
「你的身體好好笑!」艾維茲從頭看到腳,忍不住笑了出來。
「到底有什麼好笑?」艾蓮娜很疑惑。
「不笑,不笑。」又從頭到腳看了一次,艾維茲又笑場。
「喂!」艾蓮娜開始小生氣。
「好啦!我可以看見後方的石塊還有道路。」艾維茲收回笑容。
「那你可以看見奇光石嗎?」
「我看看⋯⋯」艾維茲視角往下看,東張西望。
看了一會兒,「應該是沒辦法。」她沒有看到很明顯的標記或光點。
「你們在幹嘛?」雷看見了又問她們。
「她在找可能前方的路。」艾蓮娜回答。
「她是怎麼找的?」艾特疑惑。
「就找奇光石啊!看看有無明顯的記號。」艾蓮娜用肩膀撞了一下艾維茲,要跟她回答相同的答案。
「是啊!找奇光石。」艾維茲回答。
「找到了嗎?」雷問。
「沒有。」艾維茲說出這句話時,有些落寞。
「最好給我找到!」雷大聲地說。
「喔。」艾維茲落寞地說。

突然艾維茲看到一個光影,並且認為這應該是奇光石的印記,她跑過去撿起來看,卻怎麼也找不到。


那個關在牢籠裡的黑猩猩已經快脫離苦海了,牠年紀很小,卻擁有堅強力氣想要撐開牢籠,牠現在在這棟實驗大樓外的後花園,花園很大,科學家還在找牠,牠卻隱藏地很好——不知道是他們看不見,還是視若無睹,反正那已經不重要,牠現在只要解開鐵鏈枷鎖就好。

牠在牢籠裡不斷拖行,看有否堅硬的東西可以敲開,突然牠看見了一顆石頭,牠想要伸手拿,卻伸不出去拿取。突然之間,那隻帶著元神的鷹出現在上空,用力往下飛行,要撞擊牢籠,元神依然結冰,但後半身的傷口已經逐漸癒合。那隻鷹往下俯衝時,用尾部一甩,牢籠瞬間裂成兩半,包括綁在手腳中的鐵鏈應聲而破。

元神跟著掉落地面,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冰已經逐漸融化,元神並未甦醒。黑猩猩見到牠之後,就二話不說把牠扛到肩膀離開這座後花園。而那隻鷹又再度消失在半空中中⋯⋯


伊瓦走著走著已經快來到了雷與米尼斯姐妹倆相遇的地方,那些在地面上的,其實有很多閃閃發亮的石頭,但是他是沒看見,還是想著其他事物,也不想理會太多,反正現在是要找到他們的蹤影。爾後的多眼猛獸怎麼可能放過他呢?牠們在剛剛兩個相遇的地方既然碰見了,對牠們而言,這鮮美的獵物越是要到手,靈敏的嗅覺,逃不過他們的「法眼」,多隻眼睛的追蹤,讓獵物無所遁形。然而,伊瓦沒有注意到多眼猛獸在後面追趕。


「剛剛那顆石頭呢?」艾維茲東瞧西瞧就是怎麼也找不到剛才見到的石頭。
「你說哪顆石頭?」艾蓮娜看著妹妹問。
「就是剛才的那顆。」艾維茲轉頭看姊姊。
「有嗎?」艾蓮娜又低下頭看看附近是否有石頭。
「你們在找什麼?」雷走了過去問。
「剛才見到的一顆閃亮石頭。」艾維茲回答。
「奇光石?」
「那可是你說的。」
「我找找。」艾特蹲下身子幫忙找。
艾特隨手拿了一顆問艾維茲:「是不是這顆?」艾特把那顆石頭小心翼翼放在艾維茲手上。
「不是。」
「那這一顆呢?」又拿了一顆給艾維茲看。
「也不是。」
「你要奇光石,就得自己找!」艾蓮娜回頭訓斥雷。
「我幹嘛自己找!那些士兵會幫我找。」雷忘記自己是士兵的一角。
「那你永遠別想得到它。」
「去你媽的,少來跟我大呼小叫。」雷蹲下身子把刀架在艾蓮娜的脖子上。
「我看透你了!」艾蓮娜不知道哪來勇氣對抗他的言語。
「你不敢。」艾蓮娜繼續說。
「你別想得到奇光石⋯⋯」
「哈哈哈!我不怕,總有人會站在我這裡。」雷不以為意。

雷轉頭對著那兩位士兵說:「你們是支持我的,對吧!」
那兩位士兵異口同聲地說:「是的!雷大人!」
艾特聽到了當然很不是滋味,反問:「你們現在是造反了啊?」

「你怕什麼,艾特軍官,你的官階大於我們,不可能就此殺了你。」雷走了過去,蹲下身子告訴艾特。
「殺了你比殺了我的罪行還要重,怎敢呢?」雷調侃地說。
艾特知道雷又打什麼鬼主意,不敢多說什麼。
「你看看,誰是支持我的,只有神最清楚。」雷繼續說。


「我的石頭⋯⋯」艾維茲蹲坐下來,很漠然看著地面。
地面的燈光灰暗,很容易誤以為石頭在地面上,但其實那顆石頭在天花板⋯⋯然而,他們並沒有注意到。


那隻黑猩猩背著昏迷的元神,走在森林中,一手扛著,一手往前爬行,那隻黑猩猩看見一根樹幹把牠固定住在肩膀往上爬,爬著的時候確保牠不會掉落。邊爬邊往上看,那隻黑猩猩看見了一根租壯的樹枝又往前爬行,把牠放在樹枝的交叉縫中,而那隻黑猩猩則看著快日落的夕陽美景。


伊瓦快來到了雷遇到地面裂開的環境,他所駕馭的馬似乎在前方跑著遇到障礙之後尖叫驚動了後方多眼猛獸的聽覺,牠們邊跑邊找尋獵物,牠們知道前方獵物就在不遠處,快馬加鞭往前進。


現在,我們看見了各方勢力的故事發展,人類與動物的情感,動物與動物的情感以及人類與人類的情感互相糾結,究竟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與思想,並且為故事增添新環節,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