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希望?(續三)

圖片來源:Shane Gorski
雨還在持續地下,而且還有增大的趨勢。艾特雖然看那符號已經長達二十分鐘以上,也想到什麼來解開那特別符號,但是他心裡仍然有遲疑,不知道那是什麼,也許是危機......


他全身已經濕透,他不管這麼多,帶著軍帽的他,透過雨滴的洗禮,彷彿有想法在腦中滋潤,是什麼嗎?他說不上來,但他認為開啟了之後,難道就是「天堂」—前往「奇光石」的道路嗎?他沒有這麼樂觀,雖然他是個軍官,但也只是個小將軍,跟大將軍胡蒙比較起來,簡直不敢比,雖然胡蒙大將軍本事很高,但上面的領導人—也就是胡蒙的頂頭上司,跟最高總司令與領導人,簡直小巫見大巫。他的大腦有一點確定,但許多想法在糾結他的思想。

艾特拿了路旁的小石頭,利用石頭的中心點—較尖銳的位置往那符號的中心戳了一下,並且試著轉動它,他發現那個符號的中心位置似乎有個位置是用來插入什麼東西似的,符號的周圍,有用其他延伸出的光芒象徵,來作為鑰匙的入口,而那入口是有兩段式以上組合而成,換句話說,符號的中心位置會跟著其他光芒符號有所變動,因此要打開來沒這麼容易。


元神還在觀察,艾維茲現在在對方手裡,隨時有可能上演暴力戲碼。艾蓮娜的腳還在陣痛,連走個路都不太容易,她現在只能咬牙苦撐,不能讓對方看穿她的弱點,但是一個弱女子如何對抗這麼多士兵呢?她不會武功,也沒有聰明能力,面對著這麼多的士兵,她的心中其實有些害怕,但總要振作起來。


「你......要找的奇光石站這裡。」艾蓮娜用顫抖的語氣說。
雷好像沒聽到似的。「嗯?你說什麼?你的腳還在痛吧!」他的語氣帶有些不耐。
「誰.....說的?我不痛!」
「哈哈哈!少笑死人了!這樣用力刺進你的腳都沒有感覺,你是機器人吧?」
「.......」
「你不是要奇光石嗎?少跟我寒暄問暖!」艾蓮娜突然轉變語氣。
「呦!大姑娘生氣啦!」
 艾蓮娜將一顆石頭撿起,放在雷的掌心並且說:「這是要你的寶石!拿去吧!」
「你確定?別以為我不了解那顆石頭,雖然小歸小,但可不是你說的那樣,我就接受。你難道有辨識奇光石的本領嗎?」
「有!」艾蓮娜說了個謊。
「那是什麼?」
「就是......奇光石雖然小,但是在石頭的中心範圍有個圓點,圓點裡有個特殊印記,那就是奇光石。」
雷就將那顆石頭放在掌心,但實在很小,雷瞇著一隻眼睛看,雷向其他士兵拿起煤油燈放在旁邊,然後專注看那顆石頭的中心位置。
「有看到嗎?」艾蓮娜故意且竊笑問他。
「我還在看!」
「嗯......我看不到,你是在欺騙我吧!」
「抱歉!我拿錯了!匆忙之中一時出錯!」艾蓮娜吐了一下舌頭。

艾蓮娜將另外一顆中心有位置且特殊印地的石頭交給他。其實那是元神在無意間交付給他的石頭,但是那顆石頭是艾維茲沒有發現,掉落地面撿起來的。

「我再看看。」雷一樣將那顆石頭放在掌心,看著很仔細。他好像看到什麼似的,但他也懷疑這真的奇光石嗎?於是他又問了:
「我是看到符號了!但我懷疑這只是奇光石的變種—異光石。」
「這不是什麼異光石,而是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奇光石。」艾蓮娜肯定的語氣說。
「少來了!你以為上面那隻動物,我看不到嗎?」雷大聲的說。


元神以為是在說牠,嚇的趕快跑到別的更深的角落。


「你以為我是笨蛋嗎?你們是想要偷襲我們對吧?」雷繼續說。
「我沒有。」

說完,元神立刻跳了下來!馬上變身了另一個更高大的動物,超元神。外型有如老虎般迅速敏捷,撲向了其中之一的士兵,然後再跳上另一個士兵,最後衝向雷,將雷撲倒在地。

雷立刻拿起手中的劍刺向元神,但超元神彷彿有種力量,可以改變身體與臉部形狀,不讓他刺到,接著又拿起槍朝著超元神射擊,超元神縮小了,然後衝進雷的嘴巴。超元神進入雷的嘴巴中,雷趕快吞了口水,想要把牠吃下肚。超元神早就料想到了,因此牠在食道中咬住他,雷痛著大叫:「啊!」超元神咬著不放手,甚至已經咬穿一個洞,造成內出血。


艾蓮娜有點嚇到了!她以為只是一隻溫馴的小貓,結果真的是一隻發威的老虎。

超元神在食道多咬了幾口,造成雷的痛得地上打滾。超元神想要從雷的嘴巴出來時,超元神又變回了元神。元神說:「唉!我的能力還是沒有多進步。」


元神在一旁咬住雷的其中一隻腳,然後用力耍出去,雷撞擊石面而掉了下來。

艾連娜已經說不出話來,兩眼目光呆滯。


「你的腳還站得住嗎?」元神甩完雷之後問艾蓮娜。
「我......還可以。」艾蓮娜回過神來。
「你到底是什麼動物?貓可沒有這麼強的本領,可以甩一個男人出去!」艾蓮娜又開始問了。
「不是跟你說過了!我不是貓!我是『元神』!我是『元神』!我是『元神』!」元神在元神的字眼用力強調!
「還是叫你元神貓?」艾蓮娜開玩笑的語氣表示。
「我不要!叫我元神!」

艾維茲在士兵手上時,已經被超元神的模樣有點嚇到,因此艾維茲就被丟了下來,那位士兵也被殺那位勁敵—超元神,這位士兵當然抵不過超元神的怒吼,嚇到尿褲子了。


艾維茲是被「丟」了下來,所以她直接臀部著地,氣得大罵:「喂!你這樣放人喔!」


雷還沒死,頭部雖然重創,但是呼吸還在。雷小聲說:「我會逮住這隻動物的。」


「很抱歉!我可沒有包紮傷口的能力。」元神有點悲傷地說。
「沒關係,我還可以走得動。」艾蓮娜安慰元神,並且撫摸元神的毛說。
「不過你的能力讓我大開眼界!」
「還好!我的能力只是初等。」元神悲歎地說。
「看我對你刮目相看囉!」
「你妹呢?」元神轉移話題。
「對喔!我妹呢!」艾蓮娜忘記她的妹妹,有點茫然說。
「我在這裡。」艾維茲走了過來。
「姊!你的腳傷還好吧!」艾維茲心疼地說。
「我還好!你放心吧!」
「他們怎麼辦?」艾蓮娜問。
「給他們一個教訓就好了!我們不需要殺了他們。」元神回答。
「這樣不是太便宜他們了?」艾維茲說。
「不會,他們修養至少也要半年!我們已經逃出這裡了!」元神回答。
「喔。」艾蓮娜點頭。

艾特繼續找了第二顆石頭,一樣在中心位置戳了一下,然後用力轉動,看起來有反應了。那個符號好像轉動了一下,但不明顯,艾特看到的位置有點變化,於是他轉了頭部,斜著看那個符號。「好像真的有動作。」艾特看了一下石頭,看那中心的位置,的確有個符號,但那個符號與圓形與三角形交叉不太像,因此他認為這是奇光石的變種:異光石。

「異光石也會出現在這裡?」艾特思考著。於是他用拿起第三顆石頭,看看有沒有那中心印記,他東找找西找找,在此之餘,他也叫部下幫忙找一下有特殊符號的石頭。

一個聲音傳來:「報告長官!我找到了!」士兵在九點鐘方向的草叢堆中找到那符號的石頭。艾特跑過去查看狀況,看看那特別的石頭是否就像他所認為的一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