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的保養品

圖片來源:Eric Mesa
我經過捷運站上的走廊,一則保養品的廣告吸引著我:不是它的保養品的效力驚人,也不是找哪一個我喜愛的明星代言,更不是這個保養品受我的青睞,而是我不禁在想:為什麼人們需要保養品來保養自己?如果真的愛美的話,應該去找尋天然的「保養品」吧!



古代人類沒有聽說過保養品,你可曾有聽過舊石器時代的人類有擦保養品嗎?你可曾聽過那時候的非洲人們想要讓自己皮膚更光澤,更有彈性嗎?好像沒有,但我們為什麼需要保養品,這至今是個謎,不過保養品在維基百科是這樣定義的:

醫學美容保養品是介於化妝品、美容品與藥品之間,能夠調整膚況卻不會改變生理結構的產品,由於有臨床實驗數據與醫學期刊發表論文作為研發基礎,因此製作出來的產品能得到一生的信賴。

其實看到這裡,我已經有許多疑惑了,第一:為什麼人需要保養品來保養肌膚?第二:保養品的目的是改善膚質,讓肌膚情況有所改善,那為什麼保養品的種類可以共用,不能個人獨一無二地發明?第三:我們現在所使用的保養品是含有多少化學成分,那真的能夠改善我們的肌膚情況嗎?還是來掩蓋我們的肌膚看起來的情況或年齡?第四:保養品是誰發明的?它的功用當初真的是為了改善皮膚情況嗎?

而答案:第一,我不知道,也許人天生愛美吧!第二,保養品的發明經過了許多人的實驗與見證共同發現了相關膚質,因此皮質情況可以大致分為乾性、油性、混合性,敏感性,皮膚會分泌油脂、汗水以及髒東西,因此皮膚的情況要改善,就需要事前後的保養,所有才因此發明吧!第四:我不知道,我找不到發明這個保養品的人物是誰。

但能從中讓我們學到一些:人的保養品是以改善肌膚的問題來尋求解決之道,但人心的保養品呢?是否也該需要每天基礎保養呢?你每天只會洗臉、擦拭化妝水、乳液、眼霜、BB 霜、精華液等等,你的肌膚光滑白皙,吹彈可破,白裡透紅地如蘋果光想咬一口,但人心的保養卻始終花費大筆銀子都是在建立肌膚的光澤度上以及吸收的程度有多少,也難怪,對於臉上的保養品,我們可以花錢不手軟,尤其是週年慶,更要把一年份的保養品通通買齊,為了禮券,為了外在的肌膚,內在的吸收澤度,我們全力做好肌膚保養的同時,也是在尋求找回自己的自信心。

看完了保養品,再來想想人心的困惑吧!人心的保養當然不能只如保養品,每天只會擦拭,每天注重成分,每天開始準時敷面膜,每天定時注重熱量以及在乎我變成什麼樣,人每天照三餐照鏡子的最後,就是成了自戀一族。開始把自信穿在臉上,開始在臉上動手腳,開始在乎我所在乎的人有沒有多關心我變成很美的模樣,開始去注意保養訊息,開始去關心我們現在擦拭的保養品真的沒有傷及人類肌膚的有害成分嗎?

這些困惑,想一想,人類的問題可說是一本藥事法也沒有完全的解決辦法。事實上,這則廣告的背後,我也時常在想,在說服我們改善肌膚的同時,也開始說服我們廣告的效果其實在字字句句中讓我們猜想不透。我們真的需要這些廣告好讓我們信以為真的宣傳效果,還是真的需要親自有人見證,我們才能收服買單?當然,許多都是需要人們親自眼見為憑的,他們才可能掏出鈔票,但我們在相信這些花招時,往往也都以為我們信服過了頭。就拿保養品最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吧!我們相信能夠改善肌膚的同時,是真的用了這類保養品讓我們相信我們的肌膚的雀斑、分泌油脂有改善,還是我們的生活作息、飲食、運動、睡眠有成效?另外,其他的例子如電器的使用,汽車剛買來的狀況以及我們的生活習慣性的行為讓我們認為這是必然的結果,還是前因後果影響所養成?

考慮這問題,還是想想我們的隨手習慣,再來思考我們額外的保養品這話題。事實上,保養品這玩意,是個我們最後才想去使用的產品,目的是讓我們的肌膚有所改善。但我們的先天的人性與後天的慣性造就了我們需要有一種保養品來解決我們這種惰性的困擾。一個就以最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台灣的面膜每年銷售量至少一億片以上,堆積起來的高度相當十一層樓以上,我們對於面膜的定義太簡單了:懶人保養法,只要含有大量的精華液,就要敷在臉上,讓臉吸收,而我們也都發現面膜的成份大多只有水份,換句話說,美的成分其代價讓我們學會愛美其實衝向越簡單越好。然而,我們的簡單就只有一張面膜取代。

我們內心的保養到底學到了什麼才是關鍵,而當我們真正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的觀念,才會認為多麼盲目與無知。

因此,我們似乎忘了愛美的本質是什麼?保養品是必須的嗎?當然,外在的空氣污染這麼嚴重,需要隔離霜來防護,男性也加入保養品的戰場,男性的保養是對抗肌膚的油脂與老化、青春痘等問題,女性的保養品是對抗老化、美白、暗沈、斑點等問題。女性的膚質較男性敏感,所以保養品是女性的主場優勢,但不管是哪一方,我們的基礎保養通通落在我們對於保養品的某一觀念上:就是改善肌膚,而對於肌膚的成份—哪管敏不敏感,我們的肌膚其實都在無形傷害,最近歐洲環境總署(European Environment Agency)發出一則警告,某些保養品含有「環境賀爾蒙」,對人體造成傷害,這些賀爾蒙滲入人體,被人體吸收就會使神經系統出問題,大量證據指出,這些環境賀爾蒙與乳癌、甲狀腺疾病、精液質量變差有關係。而大多的文獻都指出這些已經出現很多的神經病變,但他們沒有把話說死:雖然研究時間、經費、方法造成阻礙,很難研究對人類的影響程度。也就是說,化學已經無形殺死我們的細胞,而我們還傻呼呼地想要用保養品補救。

而當我們在對保養品多些認識的時候,我們其實已經長期受到許多傷害了。無形的是閾下訊息,經由潛意識催眠我們的細胞,有形的是我們總認為保養品能夠長期改善我們的肌膚問題。我們就算需要這玩意,套一句李小龍說的話:「如果只是隨著傳統模式走,你就只能生存在傳統的陰影下,瞭解的只是老路子,你並不瞭解你自己。」因此,我們內心的保養到底學到了什麼才是關鍵,而當我們真正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的觀念,才會認為多麼盲目與無知,或許也才會認為我們的一生到底跌了多少跤,流了多少不完美的血,才能造就我們人生的真實意義。或許我們需要的不是後天的保養,而是內心的保養健壯,好讓天賦得以發揚光大。

但是關於這點,我們已經瞧見太深,催化的如此嚴重,就算你找到了肯.羅賓森(Ken Robinson)所說的快樂是什麼—一種內心的喜悅感受—這樣的說詞,還是不能讓我們很勇敢,很直接了當地做做自己的當初的樣子,因為我們人生在變,人類在變,人們最內層的基因也隨時空轉化跟著一變再變,我們的當初的樣子,還是需要保養品幫助我們返老還童嗎?

看來我們依然不懂大衛.福斯特.華萊士(David Foster Wallace)所言的那句話:「魚可以感受到水的存在嗎?」同理,中庸也所言:「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