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錯觀念

圖片來源:Joel Bez

現在來看《中庸》,可能會顯得愚笨些,因為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但是孔子很清楚點名現代人的觀點:


子曰:「人皆曰『予知』,驅而納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擇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我不知道現在人如何闡述自己的觀點,但站在一個皆有對錯是非力場的世界中,我們很難說先是承認自己有錯在先。我常常在想一個簡單的問題:「也許我們一開始就是錯的呢?」這個問題,後來再去想想「人類該何去何從?」這個問題,也許我們都應該去思考人類當初的行為究竟是對還是一種註定下的錯?

人類抗爭自己的自由,為自由主義而奮鬥,只為了讓言論更加透明,更加開放,這樣下去的結果,究竟是對還是錯,不清楚。但我們清楚的是:人的自由在這場混戰中,只顯得更加對錯鮮明而已,看看土耳其的地位吧!土耳其長期說自己是個「西方」國家,位置卻處於中東地帶,且這個國家中大多以伊斯蘭教為主要信仰,造成了內部自我混亂的情形發生,這次土耳其的大規模抗議行動,讓我們看見這月亮與星星的紅色暴力,更會持續上演。幸好,目前在總理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道歉下,有所緩和,但這場活動已經造成了多少死傷,以及多國譴責雙重影響下的收場戲碼。

這場會結束嗎?目前看來是不會的,因為在內部,兩方人馬互相叫囂,誰也不肯讓誰,況且,這次的活動主題本來是好好抗爭環保運動的政策,現在各式各樣的不滿,也如雪片般飛來,叫入這場日益壯大的流血抗爭行動。我總相信這只是冰山一角,就如同我們對食品安全或者 H7N9 的疑慮,我們再次看見了人們對於對錯的行動中,很容易擺不下其他對錯模糊不定的類似觀點。

敘利亞的內戰延伸到土耳其抗爭,但不是阿拉伯之春的到來,一位專家這麼談,但這已經演變成大規模的血腥戰爭,多少人身處傷亡慘重的流亡之中,敘利亞的難民已經無處可去,他們不知道還有哪個國家願意收留他們?在外面講求自由、對錯的氛圍下,我們的抬頭意識變成了一種處處哪有有對錯的情況下產生,以致於我們對於對還是錯,常常迷惘著我們該堅持我們這樣走過的路嗎?

人都堅持自己是對的,除了少數人堅持自己是錯的(我就是)。我不希望自己是對的,因為我的言論處在一個都在堅持對的情況下,根本不會去在乎錯的人立場為何有錯誤的想法,以致於錯的都被埋沒,對的往往也都變成錯的。「也許我們一開始是錯的想法」在於我們人類從猩猩演變成猿類後,然後站起來起身走路,難道就是種命中註定的過程?還是我們觀察到猩猩的基因由於跟人類太過相像,才導致認為我們註定成為牠們的一員?如果人類真的是牠們的一員,那麼人類應該用「牠」,而不是他(她),可是我們根本不可能這麼做,因為人類硬生生把自己拆開成不屬於牠們的一員,而是在生命之樹之上(外),以致於我們如果真的要用動物思考的領域去想,那麼根本顯然就是種錯誤。

人類思考上的想法僅此於我們自身的想法套用在動物的觀點上,好讓我們明白我們根本與動物不屬於一環,還是範圍之外,所以猩猩就是「名副其實」的動物,人類不是。因此,我們就常常把人類的觀點挪用在其他貓、狗的觀點上,而不是去在乎動物的第一立場是什麼?許多動物學家的觀點了解動物的習性僅次於觀察動物行為而來,但如果真的成為某些動物,他(她)可能就失去道德意識,去了解自己的行為究竟對不對。母獅子不喜歡公獅一天到晚尋愛,討她歡心,因為她知道這隻公獅打什麼主意—他想要做愛。公獅的陰莖有刺,所以插進母獅的體內很不舒服,因此,母獅面對這樣的要求,通常的反應是:「別來煩我。」公獅也不是什麼好爸爸,雖然還是會親吻幼獅,但大多交給母獅照顧。河馬呢?在這個母系社會中,一切得看母河馬的臉色瞧,面對發情期的公河馬,毫不留情趕走牠的追求。而發情期的公河馬,最好收規矩點,好好服侍「女王」,但若沒有,雌河馬還找其他看對眼的雄河馬交配。但有一個例外,如果在枯水季節,牠們在發情期期間,就屬自由戀愛的開始,雌河馬會先發出求愛聲,雄河馬也會回應,兩隻河馬進入了玩樂、交配,達成了「婚約」。

看似如人類的行為,可是人類的發情期可不是有個季節性,大多數人們到了國小、國中、高中開始發情,出社會以後,愛情的觀念處處留在內心的深溝中,多麼希望哪一天可以遇到心目中的「菜」好好奉獻在他們(她們)眼前,面對這樣的期望,我們就開始把愛情的是非對錯擺在第一位,首先,人類一定要處於「一夫一妻制」交往,根本不會有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情況發生,另外,就是口頭承諾。愛情一定要有在麵包前的前提交往,若是你答應給我的某東西,你做不到,他就直言你沒有信用,不夠誠意。再來,就是你必須接受我的家人、朋友圈以及我自己本身的缺點,你都要坦率包容,在這些的前提下,愛情要修成「正果」恐怕不容易,因為人類的家庭觀念就陷入在一夫一妻制的混淆結果下進行,我們不希望公開坦承的秘密變成了難守的焦點,而愛情裡只有「你眼中就只有我一個」的觀念下,請問「性」的產物該往哪裡擺?因此,性—就成了最古老的「產品」。

如果真的成為某些動物,他(她)可能就失去道德意識,去了解自己的行為究竟對不對.....而背後的原因很重要,不要挑撥離間,曲解我的意思。

而我們人類觀點開始把愛與性混為一談,認為可以為愛而性,也可以為性而性。然而,動物的觀點是交配,交媾、交情,你既然有意了,我就可以辦事了,把猩猩的觀點來看人類的性行為過程,可能會認為人類的行為真不是普通的奇怪。而人類的意識道德觀念有後在先,就容易認為社會觀念以及自我內心壓力,付諸在自己身上,認為通姦有罪。

我一再強調,動物的行為不能只依賴對錯看待,此行為有什麼奇怪之舉,但人類非「動物」,不是在動物園給人看的動物,根本不能與動物混為一體,但我們的執著想法訴諸在事情的對錯觀念上,那麼我們講求自己是無罪化,那麼該用社會的法律看待,還是用動物行為上認為此罪有理呢?

把一夫一妻這樣的觀念請先丟棄,再來認為部落的文化與我們現在社會的觀念有何偏差化?不要都以為自己是有裡的,而我說的不敢自認有道理,但是人類行為的確值得我們去深思,中庸之道教導我們的觀念就是:「回之為人也,擇乎中庸,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我們需要的是尊重、理解、慈悲、同理以及諒解、包容,讓愛滿人間,而不是除去所有邪惡、惰性、背叛、嫉妒、醜陋,進入美好的烏托邦極樂世界。那麼我們只是為了愛而去產生愛,那麼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了。

換句話說,背後的原因很重要,不要挑撥離間,曲解我的意思。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