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話中庸—標準之道

圖片來源:Eric Constantineau

現在讓我們繼續話中庸。第二章:


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無忌憚也。」



而現在來看,君子?很難表現得很「中庸」,因為我們帶有一些自我良好的意見摻雜其中,會很難讓人認為君子是保持中庸之道的。我們也都常常知道身處在這個社會,總有人批評你的意見,尤其是鎂光燈下的那些藝術家們、作家們、學者們以及政治人物、演藝人員、導演、運動選手等等,更是受到平民百姓的檢視,看看他們所犯的錯,與我們這些人有何不同?他們也是人,可惜我們不會用平民百姓的眼光審視他們,反而以更高標準來看他們,那麼我們把他們與我們的界限分開之前,那我們的標準該如何評斷?

我們都會用高一倍倍率透視他們的一舉一動,因為他們較為有名氣,至少你知道,我也知道;你爆紅了,我也知道;你領導流行,我也知道,那麼我們該用這樣的標準審視我們社會標準嗎?當然不是,人的標準其實不存在人生的意義中,只存在社會概念用的價值觀念中,也就是我們該用什麼樣的觀念檢視什麼樣的標準,我們該用哪種水平線也看我們的高低落差?如果仔細看看我們用的社會觀念,可是有奇怪的比例原則,例如總經理的薪資要多少才能合理打平你身為總經理應有的能力態度?同樣的價格買到的美食,營養價值卻是懸殊?越健康的其實說真的沒有很健康,例如 Subway 與麥當勞?

那麼我們該用金錢去看買到了什麼東西,還是該用東西去檢視失去多少金額?雖然都是擺明「交換」某物。我們該用總經理的能力檢視該用什麼樣的金額,還是該用金額檢視總經理應該拿多少薪水?我們該用 7-11 的標準看全家超商販賣東西的標準,還是用全家的用料去看 7-11 的品質?雖然價格都差不多,那麼就該請問,我們若是重質,那麼量的比例的關係應該如何衡量?雖然我們現在大多數人「標榜」養生(而我通常不相信,因為肥胖的比例依然是全球數一數二的,而那些吃素的人通常也忽略了真正的素食原則,不是去在乎吃進了什麼,而是吃了什麼)因此,這類的標準可說是一直在變動的原則比例,我寧願不清楚比例標準,但是我們根本不可能不去在乎真正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就像我們求的對錯問題。

也因此,我們若想為君子求中庸原則,那麼請先思考我們的標準之道,再來化解我們對於中庸的要求是什麼?可惜關於這點,我們只是站在君子與小人中間的分水嶺罷了!一方尋求我們合理支持,一方尋求反向的反對,來證明我們是絕對對,所以逃不開我們竟然身為人,就要合為人的迷思。蘇格拉底認為,意見可以隨各人以及其他條件而變化,而真相通常也只有一個,那麼真真實實確實存在不變的真理,關於這點,他看得很明白,而我們總不明白,以為講得很深奧,其實就在我們彈指之間的轉換而已。

要了解自身,其實說真的不難,而是我們選擇情願相信那麼確實的,而不是虛幻一招的魔術伎倆。我的做法通常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當我們全力去相信某物時,你自然會認為它是存在的,你越深信,也就越著迷裡面的元素把戲,你會把一切的東西當真,你會把各個關連拆解,去找原理,去找重組,去找延伸的模式,我們的慣性通常就是因為大腦尋求類似而著魔,隨時要各成立的方程式去組合想像而成的程式,也因此,你會那麼相信「陰謀論」,也就不足為奇了。

波士頓爆炸案發生沒多少,就有陰謀論的說法,我們總相信「水門案」是處處藏在各個新聞案件之細節中,而不是自然誕生而來的,那麼標準會隨之而變,也就自然有它的道理了。也就難怪,我們老是不團結,不怎麼學會和平共處;也難怪,我們隨之去無異產生爭端,無非去想了解事實源頭,那麼我們是自認為我們很瞭解,還是非得無知站在外地去發表自我想法呢?我不知道,說出事實真相,就會被原網站主人刪除留言,那麼我們要怎麼反應給他們知道呢?難道一直得阿諛奉承嗎?我們在網站上應該有第二人格,還是應該展現另外的第三人格呢?

關於這問題,我的答案,天天當個鼻子一直伸長的小木偶吧!蟋蟀也救不了你的圓謊。不要再相信孩子不會說謊這事實了,我們的教養從我們現在就已經開始出了許多問題,養了許多小屁孩,也都自認為小孩子沒錯,精神障礙不是小孩子的錯,是我們給他們的錯,錯在我們觀護小孩子的天生使然,而非後天調教,後天的問題是我們父母對教育的施教問題,而不是許多同儕之間衍生問題,以及環境等問題,孩子的問題,不能只在乎父母的錯,而是我們對於社會觀念下達的標準是什麼,一天到晚生在你媽說得有理,你爸說得也有道理,請問孩子該相信誰的道理?若是叔叔、阿姨、姑姑、嫂嫂、表兄弟姊妹也來湊一腳,請問你到底要相信誰說的啊?世界會亂,不是沒有道理,而是一個這樣不去檢討這核心的問題的我們,怎麼可能團結祈求地球真的世界和平呢?

我們用什麼樣的觀點看待什麼樣的變化以及我們人生的意義價值,來能讓我們真正人性—不是佛性完整展現出來。

以前說三百五十 ppm 的二氧化碳濃度已經是極限,現在如今來到了四百大關,且還會衝破這道關卡,地球持續暖化下去,二零八零年,動植物的棲息地會減半,也根據 Google 與 NASA 、TIME 研究的結果也讓人不知道該拍手,還是該感慨,地球地表變化竟然如此這麼快速,那麼人類在滅亡前,我們這些還在傻呼呼讓史前動物復活的學者們是白痴嗎?雖然多人表明重來一遍,牠們復活,我們不會重蹈覆轍,但這種說詞我不相信,因為人類難保不會因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現象再度發生。

我曾經表明歷史一直在重演,而且每天上演,我們對於眼前的現象,該是注重國家形象還是個人形象已經傻傻分不清,我們不知道該去在乎國家的尊嚴,還去該去關心地球的表面的一舉一動,我們不管你是塔圖加人(Datooga)、美國人、布須曼人(Bushmen)、海地人、巴西人、英國人、沙烏地阿拉伯人、阿富汗人、葉門人、西藏人、印度人、越南人、俄羅斯人、中國人、日本人、台灣人等等,我不管你怎麼稱呼你自己,我們都是同一家人,而不是去分我們是哪國人,這沒這麼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看待哪個人的觀念是什麼?國家的法則歸國家的法律處理,然而,就算脫離該國家的所有制度,也不代表我們就目無章法,任取自由,部落也有自己的規則,因此我們不能脫去人類最該有的原則,不是你說什麼現在一夫一妻制,那是社會標準化的觀念,而非我們的概念,我們用什麼樣的觀點看待什麼樣的變化以及我們人生的意義價值,來能讓我們真正人性—不是佛性完整展現出來。

難道我們真的只能存在真實中的現象出來的烏托邦假象嗎?因此我贊同這句話孔子說的這句話:


子曰:「道其不行矣夫。」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