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I'm fine

圖片來源:Allen Lee
當我們信賴我們的機器人,而鏡像神經元可以反應我們的仇恨時,我們就已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愛了,在眾多的研究中,宣稱可以改變人的某個功能時,我們似乎不了解我們的人性是建立在什麼基礎身上?還是把動物的本能反映給機器人聽?說來很好笑,愛是什麼,我們都已經自以為夠了解了,卻還在尋找愛的原始樣子:包容、尊重、理性、平等、和善、慈悲。這些我們應該具備,還是本來該具備?人類一出生是善,是惡,中國的思想家吵了半天也沒有準,那我們來看西方的哲學家也不見得給我們答案,柏拉圖給我們的答案是:捨善而趨惡不是人類的本性,而蘇格拉底(Socrates)給我們解答是:人因為有神的關愛,所以有神性的一部分,賦予了心靈與理性,但人也應當明白,所贈予的靈魂同神的智慧是無法比擬的,人應該無知。而主張邪惡本性之說的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則回應:靈魂,是上帝意志在人身上的體現,是高貴的,但身體是受到邪惡和受詛咒,要把靈魂拯救出來,得先控制身體才能抵擋邪惡的誘惑,因此,他認為人性看起來很立意良善,其實是受到身體的驅使。

祂把世界分為道德與不道德的存在,讓上帝決定人類哪些可以抵制誘惑,哪些不能,因此,一個人必須用靈魂裡的記憶、理性、意志對抗自己的身體,否則上帝會天天詛咒你。他認為靈魂雖然無時去支配身體,但有些無意識的行為則是來自身體本身的反應機制。柏拉圖怎麼看呢?最有道德的人,是內心有道德的人不須由外表表現仍相當滿足的人,因此,道德是存在人的心智靈魂中,而非上帝賦予。霍布斯(Thomas Hobbes)起來說話了:上帝給人類的不是先天給予的,而是人類後天經驗學來,是無知與恐懼的產物。蘇格拉底也認為道德行為必須要有道德的知識,一切不道德的行為都是無知的結果,而道德的獲取只能聽由心靈與神的安排,教育是後天認識心靈與神。現在,你怎麼看?

西方哲學家把神、人類、道德行為分開,先天與後天分開,那麼請問人類一出生是受到神的牽制,而是神已具備人類心中?如果我們暫且不把人類行為放在先天後天問題上,那麼動物的行為是先天還是後天?獅子會吃自己的孩子、熊也會,蜘蛛、螳螂會擔心自己的頭被雌蜘蛛、雌螳螂啃食殆盡,這是先天還是後天呢?鳥類有些是慈父慈母,有些是壞心的養父母,那麼這些是基因已經設定好,還是後天再來學習呢?很抱歉,這些動物們可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與生俱來,還是後天經驗,老鼠的實驗就算做了再多次,猴子、猩猩等靈長類動物再多次實驗,往往也只能告訴我們,學習這些「文化」—不管是記憶順序、語言、團畫,並不能代表牠們已具備這些能力,更何況,學會了,難道行為就跟人類一樣,可以開始活得像正常人生活嗎?

佛家呢?佛的道理告訴我們,人類必須修行,必須無欲、無我、無私,無為才能禁得起煩惱的挑剔,然而,佛一直告訴人們,每個人皆有佛性,那麼也忘了告訴我們還有惰性與惡性。人類本身到底具備什麼樣的本性,每個人都眾說紛紜,請問善惡本身可以理解對錯本身嗎?道德行為,可以說看是對錯的兩面,我們的情緒字眼中,少不了對某事的批評,就如同踩到狗屎的第一句話:該死!甚至是「幹」。沒錯,人的善惡就已經把事情分成兩面了,也就是說柏拉圖的思想已具備人的心中了。


我們的靈魂有是非善錯,就如同培根(Francis Bacon)的思想,可善可惡,人的思想可以因為偏見而扭曲,模糊焦點,也可以因為內心某些堅持而發光發熱,為人類的未來發聲,在他的思想中,「四假相說」是普遍發生在人類的病理狀態,他認為這四種假相讓人在某些情況下容易迷惑與疑難。這四種就是:


                種族的假相:由於人的天性而引起的認識錯誤。
                洞穴的假相:個人由於性格、愛好、教育、環境而產生認識中片面性錯誤。
                市場的假相:人們交往時語言概念的不確定產生的思維混亂。
                劇場的假相:盲目迷信權威與傳統造成的認識錯誤。


同時,你又看見了什麼?能夠起身證明我們人類自古以來的本性是因為神的觀念還是動物演化而來的本性來慢慢塑造我們人類的外貌與內心呢?捏陶土也無法捏造一個靈魂心,卻可以捏造一個想像起來的心。我們都稱之為假象,真相之間的對比往往就只有「像不像」而已,也如此難怪,假象越是要模仿真相,真相一直侵告假象著作權、盜版的問題,人老是怒告你抄襲我,你複製貼上我的東西不尊重我,那麼最先被告的人應該是說自己沒罪的人吧!

蘋果與三星的官司爭不休,我們還是爭取真相的同時,往往也就看見人心是該往善的方向去,還是惡的方向?看來美國詩人莫娜.梵.杜恩(Mona Van Duyn)給我們些答案:「這世界是墮落的,但它可能會更糟糕。」現在,孔子、孟子、荀子、莊子在爭辯思想的同時,而西方哲學在爭執二元、唯物論的同時,我們現在在為先天後天爭吵的時候,我們都忘了人類的「本性」—也就是與生俱來的能力被洗滌了差不多,被這台洗衣機脫水、除臭得快要褪色、縮水的時候,我們現在就跟無知的小孩沒有兩樣。我們到底會什麼?打字還是閱讀書籍?寫程式還是設計圖稿?分析股市表現還是給政府下指導棋?還是乾脆領導人類走向另個道路?

人類現在究竟該相信哪一個事實版本,其實只是各自描述而已,一個想法編寫另一個,所以根本還是不知道什麼是真相。

現在每個高高在上的領導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決策是絕對的對還是絕對的錯,因為沒有十足的把握,現在你若問他們你們有多少信心時,給到的答案都差不多:我有信心讓經濟成長,我可以改變世人的觀點,我知道我的決定會帶來什麼後果,這個答案應該等到二十年以後再說吧!因為現在歸現在,未來歸未來,古代的經驗思想就已經告訴我們,人類的先天與後天容易共處一室而處不來,同樣的,動物思想—我是說如果動物有人類思想的話,那麼牠們的先天後天機制也是天地環境而共同去發展自身的特殊能力適應自然變化才有棲息地,那麼我們應該順理採用動物的想法化,而是順人類的天性本能化呢?

達爾文的小獵犬號已經將世界的動物詳實記錄了一遍,而我們人類的歷史紀錄則靠我們將人類的過去與現在重新寫一遍,而《聖經》或《古蘭經》還是中國卷書、壁畫、文明遺碑所記載的字句資料現在能夠告訴我們神蹟顯靈是真的看見,還是聽描述者描述?所有的資料到底能不能採信,我們只有信者恆信,不信者打死也不會去相信,因此,人類現在究竟該相信哪一個事實版本,其實只是各自描述而已,一個想法編寫另一個,所以根本還是不知道什麼是真相,老子與蘇格拉底說得對,人最好保持無知,但也不是太無知,不過現在我們是太無知了些,無知到盲目、盲從、盲呆、吂到以為天旋不會地轉,公轉不知自轉,還是相反,我們是保護良好的「良民」。

嗯,我們只是在羅塞之牆(Wall.Rose)的人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