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正向自由(下)

圖片來源:David Stanley

既然還是這麼想,我想也不怪乎,情緒控制的課程難怪會受到歡迎,因為改善自己的脾氣很重要,因為穩定自己的情緒起伏,不要動不動就大吵一架,隨之鼓舞,吵得警察都要按門鈴說:「你的兒子又犯了!請你管管好你的兒子,好嗎?」你的兒子為了找到結婚資料大吵大鬧,你當然受不了,因此,我們要學會控制 EQ 。


控制好情緒是我們學會自由不會老是出了亂子的主要原因,因為不過於失控,但問題是,我們一旦把自由的人民解放出來,也不見得控制好自己的自由啊?正念一直認為那是你個人的問題,並非外界的問題,改變自己的情緒,保持好情緒,你就能期待撥雲見日,可是問題還是沒有改善啊?你以為改變自己,平衡自己,不致於摔跤,那麼我們摔跤時還是怪自己走路不小心嗎?還是全部推給道路品質不佳?

我們不是被自己催眠太嚴重,就是一股腦兒認為都是某些東西害我傷痕累累。我們到底怪罪什麼東西啊?我們到底多了解正向背後的自由,真正就是正向的涵意?正向讓我們壓抑自己負面的念頭,只把好的正向表現出來,必須在置身事外的方式來看待自己的情緒,隨時告訴自己:「我又生氣啦,快點讓自己吸氣、吐氣、吸氣、吐氣,保持心態平衡,不氣不氣,不是別人的錯,是我的錯,不是別人的問題,全是我的問題。」那麼請問被告白失敗時,是自己不用心,還是她真的不體諒你的用心?請問被車撞之後,是你真的不注意來車,還是他開車時邊講電話邊開車?問題到底出於什麼地方,我們心知肚明,可是我們老是就把自由的妙方先擺在前方,只要前方還有出路,就一定還是路可走。

真的都是你們所說的這樣?正向是唯一的自由,唯一洗腦的是你要的是平等與自由?對於脫北者來說,他們的精神指標就是國家領導人—金氏家族,從小就強制洗腦著他就是愛你的唯一的人,他的國家中心思想就是你要效忠國家的法則,只有國家給你榮耀,只有國家的領導人才能讓你成為真正的北韓人,北韓,偉大的民族情操,你要愛它,它永遠會站在你這裡。但事實是,北韓的思想一字一句灌輸著小孩到大人的每個腦袋瓜,只有北韓人堅守北韓,只有北韓為國家而戰,因此脫北者的眼中在看到「教學影帶」時,難過的不知該如何形容北韓的中心思想就是那麼自封。脫離北韓的那些人,一步步追求自由的時候,我們這些早已「自由」的人,還是有點自閉了起來。怎麼說呢?自由與自閉只是一線之隔,內心自由的人面對緊閉的門窗,也不覺得寂寞;反之在外地四出奔走的人,到了旅館休息時,難免心裡有些落寞與自閉。因此,人不可能完全自由,也完全自閉,而在這裡,我們要的自由方向就是在我過去曾提到就是快樂與成功,甚至是美滿的人生。我們都想要這些,在過程中,我們心靈也渴望得到這些,因為快樂與成功是給人生帶來有意義的保證,因為快樂與成功在人生旅途中,才會圓滿,但可否在「外圍」想過:這些我們所要的真的就是人生生來的意義的唯一標準典範?

動物們不知道什麼叫做意義,牠們只了解要覓食,要求偶,要玩樂,但沒有工作這二字。人們知道什麼是意義,但卻在外尋找這兩個字的意義與根本規則,也就是快樂給我的意義是什麼,我知道我怎麼定義成功,我也知道什麼是失敗,因為失敗對我而言就是不成功,因為成功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完美的成全,讓我知道我的成功就是做到世界最好!這麼簡單的定義,在〈成功的意念〉那篇與 Google 搜尋到幾乎如出一轍,難怪我們在追求成功時只想要成功,不許失敗,也難怪成功就是一定獲得快樂,但我不知道你有無發現:我在講述成功的該篇文章時,沒有提到那兩個字—意義?因為成功得來不易,所以所謂的意義就是成功,唯一想要的那種—減重成功之類的豐功偉業留名青史。

失控的正念,在盲目追求中,被洗得不成人形,真正的自由,以為好好的展翅高飛,就不會被別人當成籠中鳥駐足欣賞。

這就是我們要的意義,也是告訴我們意義上的成功以及自由換來的可貴是多麼不可分割。我們既然這麼喜好自由,也想從現代中的生活不斷提昇自己,所以我們的大腦以及我們要的思想,在內心混亂了起來,大腦強制約束行為思想,讓行為可以隨著因為我要,所以我想,而保持情緒平衡很重要,冥想讓內心靈魂安頓下來,那個猶他州大學的研究是這樣找來了三十八個人(取樣人數蠻少的),年齡介於二十到四十五,三分之一是男性,第一天研究,每個人參與問卷調查,生理評估、認知測試,為期兩天的了解日常情況。他們戴著心臟監測的儀器,回答了這兩天的一些根據情緒狀態的問題,在結束時,了解自身的情緒評估,並且對自己在睡前的評價是如何。答案如前述,就不再多談。另外一個由兩所大學—東北大學與哈佛大學所研究的結果也是大同小異,他們找來一些志願參與者參加為期八週的課程,然後他們找來兩位人工作人員扮演不同的痛苦反應來看看參與者會怎麼做。他們搬來三張椅子,參與者坐在左邊,一個工作人員拿著拐杖演出很痛苦的表情進入實驗房間,另外的工作人員故意忽略他的存在,不是玩自己的手機就是在看書。此研究的兩位作者—大衛.達斯提諾(David DeSteno)與 保羅.康登(Paul Condon)想要了解他們在冥想上多有同情心,即使他們都不理會他?結果就是對照組,也就是非實驗冥想的那組,只有一成五會採許行動,而冥想組多加了百分之三十五。告訴我們冥想的結果很有同情心,會有關懷他人的舉動。不意外的都指出,正念的思想,尤其在冥想觀心下,唯一幫助就是沈澱自己的心靈,以不致於無法自拔,問題是:是不是唯有這樣的正念才讓我們想要往好的方向走,讓自己蒙蔽雙眼,不見真實的真相呢?

我一再強調,正念不是不好,而是不要忽略眼前的事實,就一昧得去追尋遠大的目標,問題又來了,眼前的事實有時就想瞎子摸象一樣,我們就一再認為看到的就是當下的事實,也難怪被洗腦的不成真正像回原來的自己。失控的正念,在盲目追求中,被洗得不成人形,真正的自由,以為好好的展翅高飛,就不會被別人當成籠中鳥駐足欣賞。你脫離了束縛,不代表你「自由」了;你自由了,不代表沒有拘束;你沒有限制了,不代表一切就解放了!衣服照穿,衣物上的顏色把人的身體包裝成糖衣,我們內心的空洞少了什麼來充實太陽的溫暖感,小雨在這顆心滴滴落,部分的水痕流過這顆玻璃的心靈,以為透著光芒,以為能見到彩虹,卻還是水漬只是在心口沾濕而已,根本不是晴天,根本不是否極泰來,而是有種空虛感在內心停留。我們要的是見到烏雲上的日出,宇宙上的濃縮成美麗的倩影。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