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己的關係

圖片來源:Photonquantique

自己想要成功,而又是感染力很強的人,肯定都有些自戀狂,而這種影響力就很容易擴散給他的朋友們。來自臺灣、美國與中國的科學們所組成的團隊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認為這種影響力會隨著自己開始擴散自己的交友圈,而這種交友圈就會越形壯大,因為共屬同一個社交圈,因此,這種擴散集結的方式更容易連結熟悉的朋友,他們同時也算出,連結法的分散有多廣佈。我們已經知道,人的關係是由交情來連結成不同的關係圖,把同樣的關係圖再一次拆解,再一次集結,你都能發現,如魚骨圖那樣分化出去,可以影響下一分隔的朋友,而朋友之間,如朋友的朋友都是再一次影響朋友的朋友的關係。我們這麼看吧!你的朋友分化出去到另個朋友圈,而他的朋友圈再分化出去,再成了另個社交圈,而你集結成的社交圈與他的一定有些重疊,而他的朋友圈與你的朋友也有重疊部分,因此,社交圈的日形壯大不是沒有原因。


而就如此,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才會該由自己來創造這些分界圈,也就是不同的社交圈。 Google+ 是由不同的社交圈來分享該社交圈可以觀看此消息的人,同樣的,人的熟悉程度不同,所以每個自己之間—也就每個人之間的單一個你,都有不同的連結程度而定,就是自己的影響程度有多大。我們沒有辦法觀看別人在想些什麼,但是從許多那些自戀都很類似的人都可以看出,我們想要的其實都已經寫在臉上:微笑、歡樂以及成功、幸運。我在〈快樂的意義〉以及〈成功的意念〉已經說得很明白,那就是我們沒辦法不想要快樂與成功,快樂與成功是讓人生獲得有意義的唯一模式,因為我們一直寫入大腦的唯一原始碼就是我要快樂,我要成功,所以每個人就應該去努力獲得快樂的意義以及成功的道理,可是問題是,就屬我們單一個人無法獲得全方位的快樂與成功,因為人是社會性動物,人不可能與社會脫節,除非你本身獨居也很快樂,不感到寂寞與孤單。人唯一獲得支持的動力泉源就是關係的影響力,就是交情範圍,多半的那些很自戀的人,動不動都要自拍的人,拍也要美美的人,內心通常也都很需要情感的相互扶持與關心,而自己的號召力往往就開始反應他們自身的寂寞感,就是沒有扶持無法凸顯我的存在,因為我需要朋友,朋友是讓我有信任感,看著自己可以很多影響力的範圍存在下,自己才有存在的價值。

自戀文化會因此流行,是因為社交網站的氾濫以及分享的影響見證下才開始,一個消息就要讓朋友知道,重要的只有密友才知道,所以關係的影響是由自己開始。我們為什麼這麼容易受到臉書的影響,美國密歇根大學的妮可.艾立森(Nicole Ellison)認為因為可以它可以讓我們開心做自己,提高自己的自尊,達到宣傳的效果。波士頓大學的心理學家史特凡.霍夫曼(Stefan Hofmann)認為這些是需要滿足自己的歸屬感。我們沒辦法放下對自己的依賴,所以才要去做自己,找到自己的存在的目的,問題通常脫離不了快樂與成功兩大方針,因為快樂是讓人向上的唯一力量,就像減肥,當你孤單的時候,就是憂鬱寡歡的時刻,所以需要朋友提高你正面情緒的時候,因此我們要正向,而不是負向,同樣的道理,也一再讓我們得知,正向昏頭的年代,都是要相互激勵才能達到成功的時代,就是屬於我們的時候,因此,我們就沒有辦法脫離那些正向的念頭。我不是說正向很差勁,而是正向並非就是向前的方向,有時候反向或者轉個彎,甚至暫停才能看清我們並不急著躲雨,而是需要知道我們的還能怎麼做,才能苦盡甘來,自己才有生活的意義動力?

對於現在的亂糟糟的正向思考,自己又是唯一的思考念頭,我們似乎異口同聲認為自己才要先改變,才能改變世界。事實上,就算一個再怎麼了解自己的人,也不能百分百口口說聲我非常了解真正的自己,因為人太多未知面,況且,不了解現實環境的時事變化,你就真的能夠看見烏雲上的銀邊嗎?我實在很懷疑,自戀到無可救藥的人士,真正知道理性與感性佔據各多少成分也不會迷失嗎?當一個人或兩個人以上在深山迷路,能夠不慌不亂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並且也不喪失求援信心?多半的都是我們被要求來配合他人,因為他們希望請你尊重,可是自戀文化告訴我們,請你來配合我們。因此,人人被要求處處自己是對的時候,請問我們還能分辨真正的是非對錯嗎?

我不是不喜歡正向,而是正向一直在我們腦中被洗腦,成了傀儡娃娃,我們都以為很瞭解自己與正向,就能操控著正向—事實上,我們還是被控制著。

美國密蘇里大學的一項實驗發現,當心理學家肯農.謝爾頓(Kennon Sheldon)與研究人員要求一百名學生停止使用臉書兩天時,然後再恢復使用,這些人會無法感覺與他人有親密的親屬感。,也平均改變不了他們感覺孤獨的部份,他們需要花費較多時間找回那種感覺。臉書的影響很深,對吧?但自己存在的感覺更深,也對吧?因為我們紛紛要求去尋找做自己有什麼樣的歸屬感,然後告訴自己說:「我就是我,誰也奈何不了我,只要好朋友才能了解我。」因此,我們就無法拋開對自戀的感觸,也就放棄不了自己的靈魂該流向何方,因為我們都要帶著自己跑。

當我們自己帶著自己跑時,才有前進的動力,因為我們本身不是殭屍,不是沒有想法的人士,而是自己能夠追尋快樂成長的原因,我們只想能夠獲得小確幸,每天多一點收穫,就已經開始告訴我們,唯一能追得上的只有自己。沒錯,大多數激勵的書籍,天天在說明要了解自己,可是看了《我是誰》(Wer Bin Ich?und wenn ja, wie viele?),就不代表我真的是那個誰,或者應該會是誰,誰也沒有深入說明,我唯一的那個部分,是個拆不開的玩具零件,還是大有驚奇的俄羅斯娃娃?

人從來就不會好好說明自己的每一個部分,但我會,不過我現在賣個關子,保留對自己的內心每個部分。我一直想說的是,處處講求對錯、不抱怨、意志力、快速有效率、快樂、成功的年代,充滿著五花八門的正向、吸引力法則的現代文化,我們就很少細心查看真正的另一面。我不是不喜歡正向,而是正向一直在我們腦中被洗腦,成了傀儡娃娃,我們都以為很瞭解自己與正向,就能操控著正向。事實上,我們還是被控制著,人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早就天下太平了!可惜的是那天不曾到來,反觀的是看著那些活死人的我們,以為不會變成他們的一員,事實也潛移默化著我們每個意識。

沒錯,你被催眠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